「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俠氣挑起建設大業,遠赴海外 打響CECI名號—李杉
/
:::
 編輯部
2019.04.18

服務期間:民國59-80

學歷:成功大學水利工程系/亞洲理工學院系統工程及管理碩士

經歷:副理/雅加達代表處主任/主任工程師

文/張志康、張聖奕
攝影/張聖奕、張育彰

回顧台灣發展的歷程,從二戰結束後,以農業為主的小島開始,一直到現今的現代化國家,最重要的轉型關鍵,就是各項重大基礎工程的推動。隨著民國58年,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立,海內外的眾多優秀工程人才,為了一句「國家需要你!」即使已在海外領有優渥高薪,仍毅然決然地拎起行李回國,扛起台灣的重大基礎工程建設。

在一個冬陽暖暖的午後,採訪小組一行驅車來到擁有人文薈萃老街與新式建物交融的三峽區。乾淨整齊的街道矗立著一幢幢新穎高聳的住宅,彷如來到了國外。穿過碩大高聳的門廳後,迎面而來的是一位身材削瘦外表斯文又神采奕奕的老者。他穿著合身的西服腳踏著皮鞋,拿著一個手拿包,彷彿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他的笑容讓人如沐春風心生好感。初見面的感覺讓我們如同回到小時候在和藹的爺爺身邊那般令人安心。

曾與李共事過的退休聯誼會同仁就直說:「他這樣的氣質真的是與生俱來,也因為這樣溫潤與剛毅兼具的個性,讓中華顧問工程司當年在印尼僑、政界往來順遂,更是當年一同駐外的同仁最可靠的依託」。

訪談一開,彷彿現場回到了四十年前的臺灣。李那時候在國外領有三倍於臺灣的薪水,只要工作五個月就可以在台北買一間房。但是他強調:「金錢不過是身外之物,有什麼比為國家做事還更重要的呢?」半個世紀後,聽著這番鏗鏘有力的話,李的親切笑容下目光依然堅定。這樣為國奉獻的精神也讓我們這些後生晚輩汗顏。之後一連串多位退休同仁的訪談,這種精神原來不是他一個人獨有,而是遍佈於當年的中華顧問工程司同仁身上-「為了國家、為了中華顧問工程司,個人則是放在最後」。

 

一手教科書,一手武俠小說,另類讀書法

在那個求學就該「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年代裡,李杉從小就不是長輩口中會念叨的那種「好孩子」,他念書時總是一手拿教科書、一手拿武俠小說,他開玩笑道,這是預防讀書疲憊打瞌睡的最好方法,也是增強記憶力的「武功祕笈」,即使旁人不認同,他依然故我。不過,他也讓長輩無話可說,在求學期間,一路從師大附中到成功大學水利工程系,畢業後就職,他更是表現出色。

畢業於成功大學水利工程系,畢業後,他進入台灣省水利局服務,先後參與過白河水庫、淡水河整治、台北市防洪等建設工程,後來又到中國船舶協進社擔任工程師,參與基隆造船廠80萬噸級造船塢及80萬噸級修船塢建設工程。其後,後再受聘於美國賴恩(Lyon)公司,因美軍越戰後勤維修所需,先參與興建當年亞洲最大的台中清泉崗空軍基地,後又遠赴日本、韓國等地做琉球潛流給水系統以及南韓兩處海軍基地建設工程。基本上人生前段的工作經歷先是水利相關,然後再與美軍合作成為土木專業。他說,受僱賴恩公司時,學習到許多國內工程所還未有的經驗與技術,對他日後工作上幫助很大。

回想當年,李不後悔毅然回國的選擇,只因為國家需要我!這樣的豪氣至今猶存。

“初生之犢不畏虎,工地現場衝第一。一場白河大地震改變了他的思維「此後,我一直謹記著教訓。做任何的工程,不管是自己或是對別人,都會特別要求注意工程安全,譬如在工地,應隨時留意空中、身旁及地面潛在的危險。”

思慮縝密,工程安全最重要

或許是年輕思慮不周,也或許是受到武俠小說的影響,李杉年輕時,顯然並不是個循規蹈矩的人物,但在工作上,李的「俠氣」則體認在他的實際投入上。民國53年,李杉正參與白河水庫的興建工程的某一天,突然間天地搖動發生芮氏規模6.1的大地震。他心懸已經完成的工程安危。地震後隔天一早馬上跑到工程現場察看,並沿著二十多公尺高的邊坡上來回巡視,查看有無損壞、需要修補之處,滿腦子工程狀況的他,壓根沒有想到會有任何的危險。回來後,資深工程師詢問起他的去處,並予以訓誡,他才知道之前的行為有多魯莽。地震後土石鬆動,陡峭的土坡可能隱藏極大的危險,在沒有確認安全前,貿然行走其上,如果有個萬一,數以千噸計的土石若滑動崩落,人將如螻蟻般被吞沒。

雖說當時全身而退,但也學到寶貴經驗。他說:「此後,我一直謹記著教訓。做任何的工程,不管是自己或是對別人,都會特?要求注意工程安全,譬如在工地,應隨時留意空中、身旁及地面潛在的危險。」此事讓李杉自詡為俠客般豪爽的行事作風得到了沉澱,內心仍是那個熱血男兒,但在行事上、工程上,多了些考慮、多了些縝密,不敢疏忽任何的細節,包括日後駐外擔任主管,都秉持著這樣的心情做好工作並照顧好同仁。

 

“根本不會想太多,反正公司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嘛!李杉淡淡的說道。就這樣扛著一卡皮箱單身赴任到印尼,雖然屢屢被通知延長派期,卻也不抱怨。”

遠赴印尼,銜命中華首發海外工程

大學畢業後數次的工程經驗中,李深覺得所學有所不足,因此毅然決然前往泰國亞洲理工學院攻讀碩士,取得學位回國後,李杉再度回到中華顧問,並擔任水及環境工程部副經理,參與大臺北區污水處理廠的建設工程。

對此,他特別提及陳章鵬經理,「他真的很棒,不僅很早就倡議訂立工程繪圖準則,而且預知到環境保護及改善是工程建設中極重要而不可或缺的,因此建議在中華顧問設立水及環境工程部,將環保及環評理念融入工程建設和規劃設計之中。」思及在中華顧問風雲際會的眾多傑出夥伴和工作環境對他的助益,李杉總是滿心感念。

十大建設重大工程告一段落,CECI的收入銳減,急需新的業務市場以維持營運能量。民國66年,CECI接到大量的海外建設工程專案,當中的灘頭堡就是東南亞的印尼,急切需要有海外工作背景工程師,李杉自然成為CECI交付任務的首要人選之一。這次的任務交付,也揭開他長達20多年駐外的職業生涯。

在民國66年到68年間,他擔任CECI派駐印尼的水利專家兼行政主任,參與印尼中爪哇400公里及東爪哇1,200公里公路的改善工程;後來,更在68年到79年期間,升任雅加達代表處主任。「第一次公司派我去印尼時,只說去四個月,回臺灣原部門工作兩個月後,結果受令再去印尼,這次就待了半年,後來又再銜命前往,真可說是以印尼為家了。」

表示,當時的他,懷抱著一腔熱血為CECI盡心盡力。因此,不管公司吩咐什麼,他只知道,拎著行李就出發。「根本不會想太多,反正公司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嘛!」。這樣的現象跟思維不只出現在他身上,而是許多外派過的CECI人都有的共同經歷。雖然屢屢被通知延長派期,卻也不抱怨,而是知道當應把任務完成才能劃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那時候,我每天要看很多的報告和資料,除了需要掌控工程進度之外,還要注意各組的協調,包括所有的財務、成本支出、開銷也都要——核算,所以剛開始的幾個月真的很痛苦。”

由工程到管理,盡心做好每一份事

剛開始赴印尼工作時,李杉負責自己所熟悉的水利工程,為了求好心切,非常在乎工作時間的調配。李杉解釋道:「每一次工作時,我會先列出工作項目,每一個項目訂定好需要花費的時間,只要決定好,就一切按表操課,十分精準。這麼一來,工作效率提升,品質也能掌控」。

隨著實際業務的需求,他的工作逐漸脫離傳統的「工程人」的範疇,進入管理領域。「那時候,我每天要看很多的報告和資料,除了需要掌控工程進度之外,還要注意各組的協調,包括所有的財務、成本支出、開銷也都要——核算,所以剛開始的幾個月真的很痛苦。」李杉說,那段時間他每天都忙到不可開交,除了業務上需要熟悉,調整原有的腳步外,更大的挑戰是需要主動出擊,為中華顧問開拓新的業務。

隨著工作壓力愈來愈大,李在那段時間的飲食,顯得格外不正常。最後,他罹患了胃潰瘍,除了食不下嚥,更是喝水就吐,嚴重到整個人虛軟無力,情形十分嚴重。為了醫治病情,在公司的協助下李杉回台就醫,胃部經過開刀並療養好幾個月後,他身體才慢慢康復。「現在都好了,就是飲食上要比較注意。」對這樣人生中的大困境,李衫在我們面前提及這件事時,彷彿只是人生中一個小逗點,雲淡風輕的感覺彷彿是別人的故事。

在李與當地同仁的共同努力下,印尼的業務開始茁壯起來,也讓CECI的營收開始往上攀升,甚至占了一半的營業額。可見國外工程當年對CECI的挹注有多重要。看到成績開始顯現,李雖壓力頓減,但也有新的責任必須要扛起來。他回憶當時的心情說:「慢慢地,我開始發自內心喜歡印尼的工作。在同事的積極配合下,協力將中華顧問在印尼的工程業務,從印尼公共工程部公路廳擴展到該部三個廳,另兩廳為水利廳及都市工程廳,並進而擴展至移墾部。尾期還致力於擴展業務到海運廳、漁業廳、大鋼廠等。」

還沒20年前,中華顧問工程司只是一個剛成立,缺人缺錢的工程顧問公司,為了國家也為了成長,如海綿般的吸收各種經驗。20年後,在印尼卻已經可以開班授徒傳授經驗給他國的工程顧問公司。李在印尼雅加達期間,就曾因世界銀行與印尼政府的要求,對該國的工程顧問公司開班進行授課教學。他說,在教課時其實有種回到當年CECI受到國外顧問公司教導那樣的情形,往事歷歷在目就像昨天一樣。只是沒想到,當年需要被扶持的顧問公司,如今已經有能力當老師教學。他強調,這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而是所有CECI同仁共同努力下的成果。

 

夫唱婦隨 兼任台灣外交推手

現在台灣民間企業流行「隱形冠軍」,在當年台灣外交圈裡流行的則是「隱形外交官」。不論是外派的農耕團、醫技團甚至是榮工處等單位,在國外不僅代表自己的單位,更代表了中華民國。東南亞的印尼,CECI同仁每個都是隱形外交官,以民間的身份協助我國外交工作。這樣的現象李也很認同。他說,CECI同仁經過長時間的努力,甚至也利用一些辦法協助印尼政府官員解決私人困難並贏得信任,成果就是可以直接與印尼高層接觸。他笑著說:「自然正在規劃或未來有什麼工程我們也會知道」。

在此同時,為了全心在工作上奮鬥,李的另一半不僅辭去工作,一起到雅加達,還經常親自下廚烹飪,招待路過雅加達的CECI同事,讓他們在滿足口腹之欲的同時,也感受到家鄉的溫暖。此外,李夫人也積極參與我國駐印尼官員眷屬間的活動,並與印尼官員的夫人來往,協助李杉進一步拓展海外業務。當時他在工程和國民外交上的努力,有口皆碑,甚至還曾受到印尼總統蘇哈托先生親自召見表揚。

李杉強調,從十大建設開始,大家的愛國心都很強,工作熱忱也高,不會計較個人利益,總是上下合作。彼此專業在受到尊重和充分發揮的狀況下,自然是充滿了前進的動力,也造就今日以身為工程人為傲的他。

 

退而不休 發揮長才助公司

即使他早就離開中華顧問,但他仍參與中油高雄廢水處理系統及屏東養豬廢水廠的建設工程,並前後到中國大陸負責南京市麒鱗新鎮開發,與寧滬高速公路的建設工程、金光集團造紙廢水處理系統統包工程、西爪哇Indah Kiat造紙廠50,000 CMD給水廠及64,000 CMD廢水處理廠建設工程,並協助印尼國家發展統籌部辦理全國地方政府改革計畫、全國縣市政府工程人員培訓計畫,還有參與馬來西亞投資的印尼西爪哇Cikampek-Palimalang(全長115公里)高速公路規劃設計,退而不休持續貢獻所長。

金庸筆下《射雕英雄傳》的主角郭靖曾說:「為國為民,俠之大者。」很難說李杉是不是受了這句話的影響,但綜觀他一生的職業生涯,「俠」的定義早就不是「快意恩仇」,而是全身心靈投入手中的工作,不管是民國59年,放下海外的高薪,回國加入中華顧問,抑或是在數十年的職業生涯中,在台灣、在海外,為工程奉獻自己的智慧、青春與心力,都體現了他心中的「俠」之道。這樣的精神也持續在CECI中傳承。「在國外做再多,也是為他人作嫁。既然有能力,國家又需要你,當然要為自己的土地盡份心力。」這番話,道盡了當時多少海外工程人員的心聲,也在那一年,匯集成中華顧問一股向上提升的巨流,引導菁英紛紛回國,進而成為今日中華顧問深厚的基礎,台灣經濟繁榮的景象。

 

 瀏覽人次:
回上頁
回上頁
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