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2018,盤點智慧機場(Smart Airport)12大新視野 (三-三)
/
:::
 Ming Stone
2018.08.16

玖、美聯航與被拖拽亞裔乘客和解 新策略改善乘客體驗
就美國聯合航空公司一名乘客被拖拽下機事件,美聯航宣佈推出改變客戶體驗的新政策,包括增加僱員培訓,對安排機組人員登機做出條件限制等。2017年4月19日,國際民航組織(ICAO)就亞太區各機場的推進與落實提出新對策。

在亞太客運營量持續增長,這對安全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對於各個利益相關方,包括各航空方都提出更高的要求。旅客的運營量將以6%在增長。這使得亞太地區成為航空業增長最大的市場。現在航空運輸的需求在這個區域還在不斷的增長,使我們對於空域的使用需求也提出更高的要求。

國際民航組織需要開始逐漸釋出空運量,改善低效的運作,保障航班的安全。運用A-CDM建置,直接推動亞太地區無縫銜接的A-CDM管理系統。未來亞太的空域也會越來越擁擠,我們要平衡航空需求和容量之間的關係,並改善基礎設施,實現更高效的運作,有效地解決空域擁堵的問題,因此需要更好地來解決需求和空域之間不平衡的關係。運用A-CDM建置可以提供更高效的服務,進行更好的規劃,充分運用空域容量,來實現高效的運作。

在亞太地區,我們的框架也是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就是A-CDM系統。我們還在不斷地擴大A-CDM的規劃以及運用,來滿足客戶預期和需求,改善工作流程和工作程式,實現更高效的運行。

我們為什麼要執行A-CDM?因為執行這個項目能夠讓我們更好地實現無縫銜接計畫,並且它也是整個全球航空航行計畫的組成部分。全球空中航行計畫,能夠有效地提升整個ASBU系統,並且通過機場實施A-CDM,能夠使我們提高運行效率,改善機場的運營。執行A-CDM能夠通過協同性的流程,全面地規劃和採取措施來減少運行成本。執行A-CDM專案能夠有效減少在地面和空中的等待時間,減少空域擁堵,減少燃油消耗,從而減輕對空氣的污染。

我們能夠改善機場的運營,通過對機場的運營管理,能夠讓機場方面全面參與到A-CDM系統中來,讓他們掌握更多的資訊,實現更有效的運營。我們需要相應的機場運營中心來進行配合。提高規劃效率、改善機場的運營效率,能夠讓機場更好地參與到A-CDM管理中來。

我們願意和所有的A-CDM合作夥伴合作,共同來完善這一項工作,改善A-CDM管理,改善我們對非正常航班預測,讓所有的合作夥伴,都能夠參與進來。在相互協作當中,提高我們的運營能力,改善整個客戶體驗。我們的合作夥伴,能夠及時分享資訊,通過A-CDM這樣一個網路,説明機組做出最好的決策,減少機場的擁堵,並且解決我們在亞太地區面對的一系列的問題和挑戰,讓我們更好地協調程式,提供支援系統,提供培訓改善人員的素質。

 

拾、沒有智慧機場 哪有智慧城市
隨著社會和機器變得愈來愈相互關聯,智慧城市應運而生。智能交通、智能電網、智能醫療和智能建築等等而成的智慧城市,使基礎設施和工廠智能化,讓工作環境更環保,更安全,更有效率。雲端技術和大數據分析技術可以讓我們對每一個設備有更好的控制和監管,使我們能夠從歷史數據中總結而定的模式,對未來進行預測和規劃。

不少研究均指出,要了解每個城市的經濟發展,看看其機場的情況便可,若然是真,香港便有難了,事關號稱航空界奧斯卡的「Skytrax」,由全球旅客票選去斷定機場排名,剛公布了 2017 年的排名,香港的排名已經今非昔比,幸好還守到第 5 位;相反,新加坡樟宜機場,由 2013 年起已連續五年高踞榜首,他們擴建改善工程可謂一浪接一浪,據了解,他們在 2020 年將會完成建造 Terminal 5,面積將會是現時樟宜機場的一倍。

其實,新加坡樟宜機場跟其他機場大同小異,但只要細心觀察,其優勢便顯而易見,事實上他們運用大數據打造智能機場,到興建新客運大樓計畫,解構新加坡機場如何多管齊下提升服務質素,保持世界第一效率和競爭力,更重要是他們已經銳意投資在資訊科技項目改善服務,發展智慧機場。

所謂智慧機場(Smart Airport)的概念提出已有時日,但目前在其定義方面還只有一些基本理念,尚未在業內達成完全的共識和統一規範;一方面是因為訊息技術的更新換代迅速,不斷有新的理念和技術應用於機場,使得智慧機場的內涵和外延不斷更新和擴展;另一方面,因為機場是一個涵蓋多類人員與空間的巨型複雜基礎設施,不同的從業人員會從不同角度對智慧機場進行解讀。

從建立智慧機場體系的角度而言,智慧機場就是運用訊息和通訊技術手段,對航空公司、旅客、航空器、航班運營、地勤服務、候機樓商業、安全防護、聯檢單位等運營單位的各項關鍵訊息進行感知、辨別、分析、判斷,從而對機場在安全保障、運行管理、物流、服務及商業方面的各種需求做出智能響應。

公平一點,香港的機場並非完全原地踏步,但可惜是以龜速發展,例如香港國際機場已於去年設立創新中心,與本地公司和研發機構合作,研發協助機場運作的創新技術。當中,由香港物流及供應鏈管理應用技術研發中心開發的無線射頻識別(RFID)行李處理系統和回應碼兩用閱讀器系統,縮短了旅客登機登記時間,令旅程更暢順。總結,香港若然要積極發展成為智慧城市,一個智慧機場是不可或缺,重要是需要一套清晰而帶有願景的策略,否則我們不難在 Skytrax 排名跌出十大。

轉載自https://www.pcmarket.com.hk/2017/03/24/

 

拾壹、世界各國都想建「漂浮機場」
機場建設需要使用廣闊的土地,但土地是非常珍貴的資源。為了平衡航空產業的發展以及土地使用,有些國家提出在海上建設漂浮機場的計劃。

1.「漂浮機場」-一艘巨型航空母艦
很多國家利用沿海填土的方式建造機場,這種做法往往會破壞海洋原來的生態。目前全世界最大的海上機場—日本關西國際機場就是用這種方式建造。

為了避免海洋生態被破壞以及減少土地的開發建設,學者提出漂浮機場的概念。具體來說,可以把漂浮機場的概念想像成是非常巨大的航空母艦。目前,航空母艦都運用在軍事上,所以飛機跑道的設計是針對戰機。對於民用客機來說,航空母艦的飛機跑道太小,而且起飛的長度和寬度都不符合客機運作的基本標準。因此,有學者提出,如果建設一個非常巨大的航空母艦,並且將它固定在一個地方,是否就可以在不影響海洋生態的前提下完成漂浮機場的建設?

2.各國都想建漂浮機場,但全都失敗
「漂浮機場」這個概念看似很酷,但實際執行起來卻不容易。過去很多國家都曾挑戰建造漂浮機場,但都失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英國曾經計劃利用木屑以及冰塊建構出廉價的冰塊航空母艦。這艘航空母艦最後完成建造,但卻發現一旦啟動內部散熱裝置,冰塊就會融化,所以最後政府宣佈暫停這項計劃。雖然英國這項計劃最終失敗,但卻延伸出「漂浮機場」這個概念。

1995年,日本政府與17家造船以及鋼鐵公司計劃打造出一個超大型的海上漂浮機場。有4000米長度的跑道,提供大型客機起飛和降落。但後來因為海流以及地震等因素而被迫終止,該機場也被拆除。除了英國和日本,美國的聖地牙哥國際機場也曾計劃將本來在陸地上的機場移動到海上。結果最後卻因為200億美元的造價太昂貴以及技術上存在太多不確定因素而被迫終止。從上述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發現要建造出一個漂浮機場,除了需要大量的人力、資源以及資金之外,還需要有一定的技術。

3.英國想建造一座630億美元的漂浮機場
英國倫敦的希思羅機場是全世界重要的機場之一,關於這個機場的改造爭論已經持續很久。過去曾有著名建築師提出在倫敦市附近的沼澤區建設機場,當時這項提議獲得前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的支持。最後卻在2014年被英國機場委員會以造價太高以及環境破壞為理由否決。

後來,美國著名的Gensler建築公司以及英國泰晤士河的研發公司一起提出在泰晤士河中間建造漂浮機場的提案。這項提案包含建設6個飛機跑道以及建造高速公路和海底隧道將機場與陸地進行連結,預估整體費用高達630億美元。由於英國之前都在處理脫歐的議題,所以這個漂浮機場的提案預計延後至2016年年底進行討論。

4.漂浮機場最大的問題不是技術,是性價比
無法順利建造漂浮機場的原因,最主要的問題並不是技術上的疑慮,而是性價比。從技術層面來看,海上建築物的技術已臻成熟,像是石油業中的海上石油挖掘平台。所以,這並非構成漂浮機場建構失敗的因素。

各國漂浮機場遲遲沒有進度,最大的考量在於這項建設是否可以幫助國家賺錢。拿上述的石油業為例,建造海上石油挖掘平台雖然造價不菲,卻可以帶給石油公司巨大收益,所以這些公司才會選擇建設海上建築。但漂浮機場是否可以幫助國家賺錢?除了需要花費高額的費用建造之外,後續的海上維護費用也高。綜合這些開銷費用的考量,才是漂浮機場無法順利建構的最大原因。

如果可以克服價格上的問題,也許漂浮機場對台灣而言會是一個非常棒的提案。台灣領土不大,卻擁有17個航空站,若能將部分的航空站遷移到海上,就可以空出更多土地來進行其他經濟建設。
取材自http://startuplatte.com/2017/02/22/floating-airports/

拾貳、英國機場引進BLIP Track 有效掌握乘客流動
英國布里斯托機場(Bristol Airport)客運量節節攀升,為了維持良好服務品質,引進丹麥BLIP Track系統提升營運效率。根據IOT Journal報導,2016年布里斯托機場客運量首度超過700萬人大關,因此借重Gentrack的軟體長才安裝BLIP Track系統,以便瞭解旅客的使用經驗,掌握旅客從抵達機場到離開每分每秒的行程。該系統使用WiFi/藍牙感測器以及精密分析平台,有助於機場收集即時和歷史資料,例如旅客的行進路線和出入口,以及在停車場、辦理登機、候機室等區域所耗費的時間,從而思考該如何改善服務。

 

英國布里斯托機場利用BLIP Track掌握各個環節,以提供乘客更理想的服務。法新社

既然BLIP Track會提供即時資訊,機場就可以趁人潮聚集前採取應變措施。對旅客來說,BLIP Track會在螢幕顯示排隊時間,以免旅客有不實際的期待。布里斯托機場營運總監Paul Davies表示,他們引進尖端科技方案,是為了因應客運量增加所帶來的挑戰,所以對這個新系統滿懷期待,試用後也確實不失所望。

BLIP系統行銷經理Christian Bugislaus Carstens表示,為了理解或改善機場個別空間,必須把乘客的旅程視為完整的過程,換言之,每個階段皆環環相扣。Gentrack商業發展經理Ilya Burkin表示,機場排隊問題最令旅客頭痛,但布里斯拖機場採用BLIP Track後就可以即時分析現況,預測任何潛在問題並採取因應措施。

Blip Track已在英國其他機場啟用,包括曼徹斯特機場(Manchester Airport)、都柏林機場(Dublin Airport)和愛丁堡機場(Edinburgh Airport),此外也在英國樸茲茅斯市(Portsmouth)和多佛港(Dover)紓緩交通,全球亦有30多個國際機場採用,包括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機場(Schiphol Airport)、紐約的甘迺迪機場(JFK Airport)等。瑞士、紐西蘭、丹麥、瑞典、挪威、加拿大和愛爾蘭,為了紓緩道路交通紛紛成為Blip Track的愛用者;荷蘭火車站、美國滑雪勝地和英國遊樂園也利用Blip Track來提升服務品質。

轉載自DIGITIMES https://www.digitimes.com.tw/iot/article.asp?cat=158&cat1=20&cat2=50&id=0000492402_oxv3jl9y16ewzh1fbit4g

 瀏覽人次:
回上頁
回上頁
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