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 經典50大事記之一」 中華顧問工程司的誕生

編輯部 2019-04-24

當人們享受著平穩舒適的高快速公路、方便快捷的高鐵捷運,歡樂出遊或團聚的幸福機場;拉近城鄉距離的橋梁道路。50年來,台灣許多角落裡,都有著中華顧問工程司乃至於現在的台灣世曦、華光工程顧問所有同仁們,頂著烈日冒著風雨寒冬,腳蹬著雨鞋,頭帶著工程帽,如小巨人般的身影穿梭於興建中的工地,或者萬籟無聲的深夜依舊埋首於成堆的藍圖裡。這一群人表情是堅毅的,眼神是明亮的,腳步是穩健的。他們在烈日下揮汗如雨,在刺骨寒冬中咬緊牙根不停歇,在黑暗滴水塵煙瀰漫的隧道裡埋頭苦幹,為了就是工程早日完成以便於民用。烈日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了黝黑的英雄印記,完工的工程則是他們的勳章。
 
 
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立的兩大靈魂人物,時任交通部次長費驊(左)與經合會秘書長樊祥孫(右)下為成立時辦公室於再保大樓現況。
 
 
“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立至今,見證了台灣的經濟奇蹟,見證了兩岸親人團聚,見證了南來北往東西交會便利的交通演變,更見證了難以詳述的許多許多。而這一切一切的故事,都要由50年前一個念頭說起。”
 
一個叢薾小島的經濟奇蹟
台灣天然資源匱乏,四面臨海土地面積狹小,早年除了少許煤、林木之外,僅糖、水果等少數幾項農產品可成為賺取少之又少的外匯要角。為了台灣經濟能夠持續發展,同時兼顧內民生需求之際,大開國門從事國際貿易是必須走的一條路,也是中華民國在國際立足最重要的關鍵。賺進外匯除了可挹注經濟成長外,商業的繁盛將造就國民所得提升改善基本生活。同時,在當時反攻大陸的時空背景下,經濟的豐厚也是整武建軍的本錢。只是這一切的願景都須仰賴基礎建設的完備方有可能成真。
 
1950年到1965年因應韓戰爆發,台灣的地位越顯重要,為了支援台灣經濟,美國開始每年撥款台灣一億美金,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美援」。美國此舉讓我國當時近十一億美金的債務赤字得以緩解。長達15年間美援,政府透過貸款、技術轉移等,推動有利台灣的民生工業、戰備物資與麵粉等食品工業,並扶持輕工業工廠、購買工業機具等,一連串的措施推動後,逐漸構築起穩定的經濟體質與基礎建設,台灣經濟與民生狀況大幅改善,國民GDP達到新台幣5,150元,比美援一開始時成長達到一倍。
 
台北市中山南路與中正路(今之忠孝東路)交叉點之圓環舊景。 (馮國鏘攝1966)(翻攝網路)
 

當時推動的作法為「進口替代」,積極扶持國內勞力密集為主的工業,例如紡織、石化等。此時,整體國際民生物資需求大增。台灣有價廉的勞工與密集勤奮的人力,低成本的商品對應到國際需求造就出口暢旺,對外貿易呈現跳躍式成長,每年有10%的成長率。60年代,台灣為了吸引外資來台設廠,台灣正式進入出口導向時期。1966年美援終止的次年,前經濟部長李國鼎倡議的台灣,同時也是世界上第一個加工出口區—「高雄加工出口區」正式啟用。因對外有深水良港高雄港,對外運輸便利,自然吸引眾多國際公司爭相進駐。


有了高雄加工出口區優異的成績,1969年再增楠梓與台中加工出口區;這三個加工出口區成為當年台灣對外出口重要據點。同時間,台灣真正由傳統農業經濟轉為進出口對外貿易經濟型態,學者將這段時期定調為進口替代經濟政策轉向外貿導向的經濟時期,國際貿易興盛,為後來的黃金十年打下了深而有利的基礎。


國內經濟經過全民的努力大幅改善,我國對外貿易由入超逐漸轉為出超,大量的出口賺入大把外匯,國內經濟實力逐年攀升。在可預見的榮景即將到來之際,卻有隱憂必須立刻解決。當中,培育人才是當務之急,但是民生基礎建設包括交通、電力供應等並未能隨經濟成長的腳步而有所並進。

 
   
一句:「現在不做,明天就後悔」,
十大建設就此定槌。完成十大建設也成為中華顧問工程司第一階段最重要的任務。”
 
 
工程顧問自主,方能掌握未來建設
越戰後期,美國已經在其中投入了難以估計的金錢、資源與人力,在面對這些巨額支出,美國決議停止對台援助。時任美國總統詹森派遣由經濟、民生、國防、交通等專業人士所組成的顧問團,並由白宮科技室主任赫利特領隊來台進行為期14天的訪問,並於最後一週向先總統蔣中正先生提出白皮書,並希望政府能按照此建議進行台灣的建設。

「此行主要目的就是要讓台灣能夠逐漸擺脫仰賴他人協助進而自主,老總統就交辦小蔣(蔣經國先生)執行」。中華顧問籌備時就參與其中的退休同仁馬俊雄經理受訪時指出關鍵點。他回憶當時的情形:「白皮書的內容包括環島鐵路電氣化、建設高速公路與新的國際機場、港口(台中港)與中鋼大煉鋼廠等」。

在當時為了擴大內需刺激經濟發展,因應重要工業建設與對外貿易所需,1974年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先生推出各項經建計畫,試圖用公共建設來提振石油危機所帶來的景氣衰退。這些公共建設包括中山高速公路、中正國際機場(桃園國際機場)、北迴鐵路、鐵路電氣化等在內的六項交通建設;大煉鋼廠(中鋼)、中船建廠等三項重工業以及一項能源基礎重要建設核能電廠(核一廠),內容就是由美方為我國建議的白皮書。總括這十項重大工程,也就是後人所熟知的「十大建設」。但是深究其內容,這些計畫部分已經早有計劃可循,部分已經正在進行中。不過為了振奮人心凝聚民意,時任行政院院長蔣經國先生,向先總統蔣中正報告,一句:「現在不做,明天就後悔」,十大建設就此定槌。

 
中山高速公路為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立之後初試啼聲之作,我國工程顧問公司技術能量累積也由此開始。圖為中山高最長的中沙大橋。(高公局提供)
 

只是在現實面上,屬於大型公共工程建設的十大建設並非輕易可成。主要關鍵點就是由國府轉進台灣乃至於美援這些年以來,我國重要公共工程建設大都仰賴外國工程顧問公司予以協助,國內具有專業技術的人能著力的點並不多,更何況技術能力未到位更甚。因此縱然有職校、大專院校普設相關土木、機械、電機、營建、交通管理等科系進行人才培育,卻無太多實際大型工程案例可以參與。

更多的是土建、機電菁英人才為了生活與前途發展,有很多人都選擇在外籍公司服務。現實狀況就是這些外國工程顧問公司前來台灣賺取美金,完成工程後就走人,卻未能將技術留在台灣,如此輪回下去,最終國內相關產業技術無法提升,工程主權更淪為他人手中於取予求般隨人擺弄,毫無自主權。

因此十大建設願景雖美好,卻有陰影揮之不去,最大的隱憂除了錢之外,我國當時技術面上難以與國外比擬,更與國際最先進技術有著難以跨越的鴻溝斷層。另外則是缺乏建設所需本國專業技術人員;既有的技術人員在知識面、技術面水準皆難以滿足如此大型工程所需,若繼續仰賴外國工程顧問公司,雖一樣可讓十大建設順利完成,但是對於未來台灣公共工程發展將有所窒礙,說明白一點就是只能聽令做事,所有關鍵技術都掌握在他國顧問公司手上,我國技術人員就僅只於打下手的工作,更不用說日後期望能獨當一面。「要從事這些大建設,必須要有國際水準的工程顧問公司,但是台灣沒有」馬俊雄直指問題核心。

中華顧問副總經理退休堵一強也看到了這個現象,他舉例說,他當時通過專門人員技術考試分發到公路局擔任工程師,在公路局一年多的日子,大型工程並沒有,都是類似修補道路或者是到偏鄉開路的小型工程。以當年我國專業技術職人的技術面對如此巨大工程有心卻無力。

「我國的土木人才不缺,也有能力,缺的是一個成長的機會」。政府決議趁十大建設這項龐大計畫進行「練兵」。也就是扶持我國自有工程顧問公司與相關產業鍊所需人才,務必日後讓這些人可獨當一面,無需再仰他國鼻息。

 
“必須成立國內的工程顧問公司,但不受公務員待遇跟任用限制”
 

盤點十大建設,占比最多的莫過於交通建設,只因不論國內民生所需、居住所需乃至於進出口貿易,交通胃納量與順暢與否,與未來台灣民生、經濟成長息息相關難以分割。因此政府採部分延續或大幅度調整日治時期的交通規劃作為,更依照未來發展規劃新的交通藍圖,就是為了讓這塊寶島上的人們得以安居樂業,更長遠的則是台灣能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前人們的遠見,最終讓台灣躍上世界舞台大放異彩,甚至成為叱詫風雲亞洲四小龍之首。

台灣在對日抗戰時雖不若大陸戰區因戰火毀壞的這樣徹底,但是日人遠揚後,既有工業無人可以持續維護,更不況論民生之首的交通建設。雖然在當時台灣受了許多友好國家的專業協助下得以讓建設不至於中斷,不過未能培育出我國自有的專業人才,總是一個揮之不去的隱憂。因此當時輿論都傾向籌組屬於台灣自身的工程顧問公司。

為了能夠持續長期支援國內交通與建設並提升我國工程技術,同時協助國內外經濟發展為前提,並讓台灣自主土木營建等關聯產業能夠成長,在當時政府官員中,時任經濟部長孫運璿先生、經濟部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經合會)秘書長陶聲洋先生與交通部長張繼正先生,這三位具有長遠眼光認為我國該有自主的工程顧問公司,以免處處受到外國掣肘。因此三人聯名寫信給蔣中正總統:「建議必須成立國內的工程顧問公司,但不受公務員待遇跟任用限制」。

這類似現在公辦民營的概念,優點就是可讓整個顧問公司發揮最大的彈性,而不受公務員相關任用辦法的限制。在政府決定採取培育本國技術人材與加速移轉國外工程科技兩大作為雙管齊下。行政院於1969年通過以財團法人的方式成立專責於交通、港灣與公路建設為主的顧問公司,由當年交通部次長費驊擔任召集人,時任經合會交通小組執行秘書樊祥孫為籌備小組成員。

 
 
一肩扛起技術移轉、培育人才之要務
中華顧問是民國58年11月22日成立,事實上早在正式成立的兩三年前就已經有了規畫概念,中華顧問退休的范大陵正是親身參與整個籌劃過程的見證人。由規劃之初到正式成立都親身參與,中華顧問成立後,隨即改任到中華顧問擔任管理職的范大陵,對當時的情形依舊歷歷在目印象深刻,他說:「當初我剛到經合會交通小組任職,正好十大建設已經在規劃準備開始」。

范大陵回憶,當時成立的作法也很簡單,彈性的作為可讓我們自由的用人,可以吸納更多專業的人來到中華顧問為國家建設盡一份心力,同時在國外顧問公司來台進行工程顧問工作時需簽訂合約,由我方派出對口單位一起協作,希望透過這個機會進行技術轉移。
 

 
“中華顧問工程司退休員工李杉就是其中一個,放棄高薪回國,他說:「因為國家需要我!」。回想當初投入的壯志豪情至今依舊清晰”
 
不過美好的規劃卻與當年的現實有所脫節,要成立一間公司必須要有資金也要有人,偏偏這兩項在當年都缺,畢竟依照當年的法條規定,財團法人的成立必須要有資金捐助。人的問題雖然也讓人頭痛,但相較之下還比較好解決,錢的問題則由行政院特令交通部及國內各交通事業相關機構,包括郵政總局、電信總局(中華電信前身)、民航局、鐵路局、公路局、基隆港務局、高雄港務局、內政部營建署、台北市工務局、中國工程師學會等共同捐助下,於1969年11月22日於台北市南京東路再保大樓正式成立「財團法人中華顧問工程司」,費驊擔任第一屆董事長,樊祥孫先生為總經理。

扶持國產自有的工程顧問公司,可不是成立一個中華顧問之後就了事,而是從各方面著手,決心排除任何萬難也要將這顆幼苗養成大樹。范大陵拉高了語氣強調:「政府當時規定外國公司,要做交通一定要跟中華合作」。不過,雖然有各單位捐助基金,但是眼前還是沒有錢可以做營運。因此就拿著拿到的合約先跟多個單位借錢來營運與發薪水,等到合約完成拿到了費用後再償還。中華顧問就是這樣一步一腳印的直到台灣世曦乃至於後期成立的華光工程顧問。

耳聞國內要成立自己的顧問公司,許多有志青年一一投入,甚至還吸引已經在國外工程顧問公司任職且享有高薪的人才,毅然決然收拾好行囊回國加入陣容大展拳腳。中華顧問退休員工李杉就是其中一個,放棄高薪回國,他說:「因為國家需要我!」。回想當初投入的壯志豪情至今歷歷在目。另外,為了領這群工程新秀,必須要有具有專業與豐富經驗的總工程師來帶隊,找來找去,找到了一個人,那就是唐山工學院畢業,來台之後創立聯合工程師事務所,並參與過台灣多個重大建設,擁有豐富結構經驗的楊寶生先生前來擔任總工程師一職。而同時正在事務所任職的馬俊雄就一併來到中華顧問,開始一輩子的中華顧問土木人職場生涯。

中華顧問成立隔年即投入十大建設最重要也最受矚目的中山高速公路興建工程。全司同仁上下一心,秉持著學中做、做中學,接手國外技術的積極學習態度,與美國帝力凱撒公司(De Leuw Cather International Incorporated Consulting Engineers)共同合作,由規劃開始,設計到監造,打造出中山高速公路第一條路段—「基隆內湖段與內湖台北段工程」;另與德國道基工程顧問公司合作承辦中山高速公路嘉義新市路段工程設計。
 

短暫的太亞工程顧問公司及營造開發公司
大多數的人都知道中華顧問工程司轉投資台灣世曦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由台灣世曦轉投資的華光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台灣世曦與華光工程顧問,堪稱中華顧問工程司底下的子公司與孫公司。不過甚少人知道,在中山高速公路興建時期,曾有一間「太亞工程顧問公司及營造開發公司」,裡面雖然只有三位由中華顧問過來的人員,卻是與中華顧問有密切關聯的「子公司」。這間公司短短存在僅七年,在中山高速公路中、南部路段興建費用危機解除後不多久就解散,人員歸建中華顧問。

曾在太亞工程顧問公司及營造開發公司服務五年,也是當年中華顧問轉過去的三位同仁之一馬俊雄回憶:「當初中山高速公路北段是亞洲銀行貸款,因此經費沒有問題,但是中南段的經費卻未能籌措到。政府沒辦法,就打算將中南部路段改『BOT』方式進行。然後由美國財團、中聯信託與中華貿易要合組一間公司,當時中華顧問也有加入」。

太亞工程顧問公司就按照這些投資者既定規劃順利成立。就在等待接手中山高速公路中南部路段建設案時,時任經濟部長孫運璿先生,率領農耕團與醫療團訪問沙烏地阿拉伯,在該國全力協助下承諾貸款給中華民國,並於1976年3月10日由我方代表財政部長李國鼎先生與沙國開發基金會副主席Mahsoun B. Jalal簽訂5000萬美金貸款合約。此舉就讓原本要以BOT案進行的興建模式回到原軌,按照原計劃繼續興建下去。

在等待承接中山高速公路的興建案同時,太亞工程顧問公司也不是沒事做。馬俊雄說,當時一邊等待,一邊還接下許多大大小小工程設計案,他自己親身參與過的就有遠東倉儲八堵貨櫃集散場、台灣省鐵路局(現台鐵局)七座穀倉結構設計、遠東倉儲公司高雄與台中港散裝穀倉(SILO)結構設計等案。

揚名國際名列兩百大工程顧問公司
整個營運業務在所有同仁奮力不懈下逐漸上軌道,1971年分別向世界銀行以及亞洲開發銀行合格登記,成為能夠跨足海外國際性工程顧問公司。對內則持續專注於中山高速公路的規劃興建上;1972年樊祥孫先生接任第二任董事長,同年持續與美國帝力凱撒公司合作,承辦中山高三重到中壢段的施工監造工作。

回顧當年成立的緣由對照最終所展現的結果,成績不止超越當年的設想,而是更好。中華顧問工程司在成立沒幾年後已經成為國內首屈一指專業的工程顧問公司,甚至足跡也邁向國外,包括印尼、新加坡甚至是遠在中東的沙烏地阿拉伯都可看到中華顧問同仁的奮力工作的身影,而他們的努力,不僅國人看到,也讓海外國家讚賞不已,讓中華顧問躋身世界百大工程顧問公司之列。

這些當年在帝力凱撒公司學習的中華顧問先鋒們,將工作上所學到的一切毫無保留的傳授給後進,他們也寫下了中華顧問在我國公共工程上,甚至是海外工程上輝煌的第一頁篇章,中華顧問也成為我國公路、軌道等相關建設的人才搖籃。


561

延伸閱讀

  • 二月十一日 CECI 50週年慶祝系列活動正式起跑

    108年為中華顧問工程司CECI成立50週年,我們回顧過去更展望未來。透過CEC...

    2019-02-11

    看更多
  • 二月十二日 中華顧問工程司陳茂南執行長接受DIGITIMES專訪

    由財團法人中華顧問工程司、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共同主辦的「2019智慧城...

    2019-02-13

    看更多
  • 三月二十日 台灣工程之美攝影比賽正式起跑

    期望透過攝影愛好者的鏡頭記錄下台灣工程之美與成果,攝影比賽活動由即日起開始起跑。

    2019-03-20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