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大地專業 戮力以赴-周功台(上)

編輯部 2019-05-09

服務期間:民國67年至今
學歷:成功大學土木工程研究所
經歷:正工程師/副理/協理/台灣世曦副總經理/華光工程顧問董事長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春寒料峭,雖然時序已經入春,天空中不時飄著小雨,走在內湖科學園區街道上冷冽的寒風不時地吹過,路上行人莫不加快腳步拉高衣領抵擋冷到骨子裡的不舒適感。走入華光工程顧問公司,身挺高拔帶著滿臉笑意的周功台董事長迎面而來,屋外寒峭的感覺霎時煙消雲散。看到周功台董事長就像多年老友相聚那樣令人放鬆。一杯濃郁的咖啡,話匣子就此打開,時空一下子回到60年前的台灣最知名也是培育軍官的搖籃—高雄鳳山說起。
周功台於台灣世曦退休後,因大地工程專業,再度被延攬回到CECI集團中擔任華光工程顧問公司董事長
 
後山無憂童年 古都就學成了土木人
周功台自嘲小就不是一個很安分的人,調皮搗蛋闖下令人頭痛的事情一件也沒少,因此未足六歲就被父親送到小學唸書,也因為還未足歲,學校不敢收,但是為了讓周功台學習什麼叫做紀律與自律,就跟學校強調:「沒關係,小學一年級念個兩三次也可以」,就這樣。身為軍人子弟的周功台,只能乖乖的聽話拎著書包就去念書。
 
軍人都是聽令行事,叫你去哪你就去哪,因此輪調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因此周功台小小年紀就住過很多地方,他哈哈大笑的說:「我小學就唸了六所」。「岡山、彌陀、潮州、池上...最後落腳台東」。台東的居住的那一大段時間,也是周功台在人生中無法抹滅的甜美回憶。「因為家父退役後到台東衛生局服務,因此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台東長大,從小學四年級到當兵退伍。」周功台一邊扳著手指一邊算,大約18年,臉上的表情也彷彿瞬間回到無憂無慮的童年生活。
 
後山學子的課業壓力不若西半部這麼的大,但是身為醫生的周老先生也未放鬆對周功台的在學業上的要求,因此周功台的課業表現十分優異。周功台說,其實CECI有很多優秀同仁都來自於台東,包括曾在中華顧問工程司任職,後擔任高鐵公司董事長的歐晉德都是台東孩子。
 
在數十年前,生長在眷村中的二代大部分的人都會隨著父親長輩的腳步將軍旅生活當成畢生工作。周功台並不是在眷村長大,但是周老先生卻是軍醫退役,為何未投筆從戎,抑或學醫濟世救人,而是去唸了土木工程系。周功台哈哈大笑說:「當時聯考也搞不清楚,因為自己的興趣在化學所以念了甲組,但是在填志願時因為成大工科比理科還要好,所以雖然興趣在化學屬於理科,還是把工科放在前面,就這樣考上成大土木工程系,這一輩子就跟土木脫離不了關係。」
 
「不過當時跟本不知道土木是做什麼的,直到大三才下定志向要走土木這一行」他冷不防補上這一句。大學畢業後,周功台繼續攻讀成大土木碩士班,專門研究土壤力學,也就是現在所稱的「大地工程」。
 
初入中華 新技術磨練造就一身功夫
退伍後,周功台一邊計劃著出國唸書,一邊到萬能工專(現為萬能科技大學)教書。在當時認識了現在的太太,原本出國繼續攻讀博士的計畫因愛情的關係而喊停,他自忖擔任教職並不是一條長久的路,考量自己念的是應用科學,應該要走實務界而不是當老師。正好成大的學長周南山在中華顧問工程司任職,因此被引薦進入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為剛成立的土壤基礎部的核心人員之一,時間是民國67年盛夏7月。
 
"當時新的儀器都是在我手上拆封後研讀說明書反覆操作,因為兩個月後就要實際應用。說到這一段過往,周功台彷彿回到當年,像是小男生拿到新玩具般的興奮”
 
 
由看山看海的後山純樸生活,經歷了台南古都六年的高等教育,服兵役時又回到鳳山擔任中正預校老師,退伍後北上到中壢任教職,周功台一直與花花世界的台北有著一定的距離。但是進入了中華顧問工程司,就必須要在這裡打拼,煩心憂勞之際,會不會想著台東的一切?他淡淡的說:「還好,自己是一個很容易適應環境的人,很容易專注在工作上,所以台北的繁華對我來說還不至於造成影響。」
 
「大地工程」就是專門於工程計畫所在地的土壤與岩石等地質條件的土木工程技術,這行業的人每天就是與土壤跟岩石為伍進行探勘、試驗、分析、研究。這種工作型態對於許多人而言可能覺得枯燥乏味,但是周功台卻感覺卻是十分有趣。他說,當時剛進去,正好遇到很多以往沒接觸過的東西,尤其是剛進去頭兩年,新的儀器、新的設備,都是在他手上拆封後安裝並進行操作研究,大多數的儀器讓他成為國內第一位操作使用的人。周功台形容這段過往,彷彿像是小男生把玩新玩具一般興奮的表情。
 
稻穗越飽滿越低頭,這句話形容的是一個人須認知「滿遭損,謙受益」。一切順風順水志得意滿的周功台,因兩句話而有所覺醒。周功台說,曾有一位前輩對他說了這句話:「雖說你可自認世上沒任何事情難得倒你,但不要認為天底下的事情非你不可」;「有這個自信也要有謙遜的態度」。前輩的一席話如冰水淋頭般將周功台敲醒也讓他反省了很久。當年的周功台在中華顧問工程司所需要的大地工程協作上幾乎無役不與,而且越來越上手,再大的困難問題在他手上都可迎刃而解,但也無形中讓他太過於志得意滿。他說,前輩的一席話,讓他受惠了三十多年。
 
關渡大橋當年興建的樣貌,可看到右邊就是通聯關渡大橋的引道。(翻攝文建會國家文化資料庫)
 
淡水河上的長「紅」-關渡大橋

車行如滑冰般順暢的通過筆直的大度路,迎面而來的是矗立在淡水河畔出海口的觀音山,而山下,三個鮮紅色拱形的橋梁橫亙在寬闊的淡水河口,這就是關渡也是淡水河的地標—「關渡大橋」。這座809公尺長的鋼構拱橋,由中華顧問工程司與林同棪國際工程顧問公司共同設計。關渡大橋完工後,除了具有通連淡水河口兩岸的功能外,也兼具休閒與景觀作用,因此也有人稱關渡大橋為新淡水八景之一。

參與關渡大橋的引道工程是周功台到中華顧問工程司任職後(民國67年)第一個接觸的大型專案,也是奠定他日後於工程專業的基石。周功台回憶這段過往印象依舊鮮明。他說當年原本是周南山主辦,他擔任協辦,但是進度到一半因為周南山出國,他接續接手擔任主辦,負責兩端引道的擋土設施設計。

 
“沒想到十多年後遇到當年承辦的人員,他們把這本當成「聖經」在公路局內流傳。”
 
 
綜觀關渡大橋兩端,分別是矗立在小山上的基督書院,另外一端則是觀音山腳下,亦即兩端都是緊靠著山,在這麼狹小的空間中要設計出引道並且可以順暢的讓車流上下關渡大橋,其實不管在設計或施工上難度都不低。為了穩固大度路端基督書院下方山壁的開挖安全,周功台在設計時採用當時還未普遍應用的地錨工法,只是公路局有疑慮,為了讓任務順利進行,就埋頭蒐集資料編輯了一大疊說明針對公路局的疑慮所提出的回應與解答。周功台笑著說,沒想到十多年後遇到當年承辦的人員直接跟他說,大家都把這疊說明當成「聖經」那樣的在公路局內流傳。
 
關渡大橋空拍樣貌。基督書院的那端就是讓周功台傷腦筋終至順利解決的山壁。(陳敏明/攝影)
 
「尤其基督書院下方是一大片垂直的峭壁」,周功台話鋒一轉,如同車上了圓形引道般,又繞回了關渡大橋引道設計的難處,與為何當年工程的難度與地錨施作最關鍵原因。

當時關渡大橋台北端引道共提出三組方案,分別是移動既有淡水線鐵路讓出道路作為引道用,第二則是打隧道的方式通過,第三就是現在的樣貌。不過前兩個方案都被否決;鐵道改線工程浩大,打隧道的方案,當時戍衛台北的關渡師不可能答應,就只能選第三個方案,在有限的腹地裡面進行,並將督書院下方的峭壁透過工程技術進行由上而下逐階降挖並輔以地錨固定以免崩塌,也不影響及阻撓原有道路車輛的安全暢行。「現在那邊還看得到地錨,經過40年後依舊穩固」。關渡大橋引道是周功台初試啼聲之作,也是他十分得意的作品,雖然40年後現地已經被樹叢草木所掩蓋,但是依稀可辨識出來當年的工程規模。

用創意打造高雄過港隧道
聯通高雄市前鎮區與旗津區的高雄過港隧道,是周功台進入中華顧問工程司之後第一個面對的大型工程。過港隧道長約1,670公尺,是台灣第一座海底隧道,也是目前唯一的海底隧道。過港隧道完工後,也讓旗津半島不再孤懸高雄港邊,而是與高雄港、高雄市連成一氣,加速進出口貨運的流通速度。
 
高雄過港隧道是榮工處承包,並由日本熊谷組與丹麥當地承作過海底隧道的工程顧問公司進行設計。在台灣的部分則是找了中華顧問工程司配合,由港灣部進行承接(民國70年)。不過這個三國聯合的工程,初期讓周功台吃了一些苦頭,主要是丹麥與我國及日本的工程規範、評估方式、設計理念、工程技術等都有所不同,光是這個就讓他花了很多時間進行溝通與整合。「但我也學到了很多」周功台強調。
 
興建過港隧道除了水文資料要清清楚楚外,隧道沿線的地質條件也需要一清二楚,這個重責大任就落在周功台身上。周功台回憶,這個工程不僅是國內首開,而且有太多的難處需要克服。例如為了方便作業與減少運輸的時間與交通阻礙,因此進行沉埋管預鑄的基地就設在在海邊,而且要挖深以利製作,只是一開挖下去海水就滲進來根本無法進行作業。他靈機一動,去向隔壁的中船取經,除了參考船塢工程案例外,還翻遍了日本的資料才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高雄過港隧道工程首次完成沉理管海上拖航及沉放結合任務。拖放進行時,裝設於沉埋管上的兩座控制塔及兩座鋼浮台。(中央日報/攝影。翻攝文建會國家文化資料庫)
 
 
“現場找你去,你就要很樂意也很有自信的去,因為現場都要仰賴你的決策來解決問題”
 
 
解決了第一件棘手問題,接著就是引道的開挖要與沉埋管連接。面臨的問題與沉埋管預鑄時一樣,都有開挖滲水的問題,因此只要有狀況,一通電話打到台北,負責設計規劃的周功台就立刻提著公事包,趕搭飛機南下高雄處理,每週往返起碼三次以上,只差沒有天天駐守在現場緊盯進度。周功台說,雖然這項工程遇到很多大大小小問題,但確確實實讓他的底子更為深厚,是一個非常寶貴的工程經驗。
 
多年之後,每每經過高雄過港隧道,看著大小車輛頻繁使用這條隧道,他都會不禁的感嘆,當年30歲左右的年紀,居然也有辦法完成了這個堪稱不可能的任務。雖然很忙,壓力也大到不行,但是回首來看卻是欣慰。這種欣慰,也遍佈在所有當年與現在參與國家重大工程中華顧問工程司所有同仁身上。(待續)
 
 

 


1130

延伸閱讀

  • 二月十一日 CECI 50週年慶祝系列活動正式起跑

    108年為中華顧問工程司CECI成立50週年,我們回顧過去更展望未來。透過CEC...

    2019-02-11

    看更多
  • 二月十二日 中華顧問工程司陳茂南執行長接受DIGITIMES專訪

    由財團法人中華顧問工程司、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共同主辦的「2019智慧城...

    2019-02-13

    看更多
  • 三月五日 2019智慧城鄉論壇圓滿落幕

    智慧城市是要給民眾更好的生活,而智慧運輸則是根基,如何讓我們獲得智慧,共享、共創...

    2019-03-06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