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大地專業 戮力以赴-周功台(下)

編輯部 2019-05-14

服務期間:民國67年至今
學歷:成功大學土木工程研究所
經歷:正工程師/副理/協理/台灣世曦副總經理/華光工程顧問董事長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榮總改建造福榮民

關渡大橋及高雄過港隧道工程之設計工作告一段落,緊接著民國72年,周功台又馬不停蹄的投入榮民總醫院擴建工程。周功台父親是軍人也是醫生,整體形象放大就是榮總那般的樣貌。周功台雖不是如他父親那樣把軍職當生涯,同時還是懸壺救世的醫生。但周功台卻以他的方式,來造福與父親那樣千千萬萬為國付出一生的榮民與其家眷。

榮民總醫院是行政院退輔會下轄的醫療單位,由時任退輔會主委蔣經國先生成立於民國47年。設立的目的是為了照顧軍職退伍榮民與榮眷。但因退伍榮民隨著政府轉進台灣多年後開始增多,原有院區已經不敷使用,所以在成立25年之後進行第一次的擴建工程。

榮總改建前樣貌(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行政院新聞局)
     
「榮民總醫院改建是一個很特別的工程」。他指出,最主要的是工期非常趕,而且還要維持醫院的營運。也就是說,要一邊蓋新大樓(中正樓),地下室挖深約15公尺,另外一邊依舊還有看診與病房。為了將影響降至最低,所以工期就被壓縮。偏偏當地的地質是屬於火山礫及砂泥沖積層含大量的安山岩塊,當時一般傳統連續壁施工法根本拿這些岩塊沒辦法,由於工期要求緊迫,連續壁的工進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於是周功台提出解決辦法,改採施工排除岩塊障礙較易的一根根鑽掘樁,構成連續性排樁擋土壁。但排樁的止水性差,尚須考慮如何處理。
 
辦法雖好,新的問題又來了。因為除了三軍總醫院外,榮總也是達官政要與高階軍事長官包括蔣經國先生看病養病的地方。排樁的止水性差且施工產生的噪音、振動跟灰塵一定會影響到這些VIP,萬一沒處理好,旁邊還在使用的房子垮了事情可不得了。地下室開挖擋土工法的選擇與維持正常營運的要求互相拉扯,讓周功台傷透了腦筋。
 
為了兼顧安全、經費、工期的最佳開挖擋土工法,將影響進度的變因予以有效排除,只能硬著頭皮上,一邊施築樁一邊進行基地中央區開挖工程,同時揚棄外商建築師基本設計時所使用中間柱架設內支撐的方式,大膽地改採地錨加上抽降地下水,透過審慎的評估地下水位降低對鄰近病房建築基礎下方岩塊層的沉陷及支承安全性的影響,並配合安全觀測儀器之密集監測讓後續工程得以順利進行。周功台回憶,透過這些方式,讓整體工程省下了止水灌漿、中間柱施作等過程與花費的時間、經費,讓地下室開挖施築及整體工程進度達到預期。
 
榮總改時樣貌(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行政院新聞局)
 
“「被聲押的那瞬間很難接受,但是一下子就釋懷」,「事實只有一個,據實以告就好」、「不要擔心,就跟檢察官說所做的都是經專案經理看過才出去的」“
 
同事即家人,面對橫逆 問心無愧
在工程業中,尤其是接手國家重大工程,都需經過民意機關的監督,因此只要一有不慎就是動輒得咎,很多中華顧問工程司的同仁都有經歷。對於長年在顧問工程中打滾的周功台而言,縱然再怎樣問心無愧,也還是經歷了一段既驚險終至全身而退的大難關。      周功台雖貴為長官,但卻沒有長官的架子,而是處處為同事著想,不論資深還是新進人員都當成一家人。在這個氛圍下,所有人都全力以赴將手上的專案做到最好,唯恐壞了CECI名聲。
競兢業業這麼多年,還是出了大狀況,讓他身陷囹圄21天。周功台回憶起這段並未有忿忿不平的情緒,而是彷彿在說著別人的故事這樣侃侃而談。言語中有種經歷了大風浪後的船過水無痕感覺。
 
事情就發生在2002-2006年「南科減振」計畫上。高鐵通過南科時,因行駛造成的振動恐影響晶圓廠商生產線,為了讓產能不受影響,因此特別成立專案要解決這個可能會發生的問題。當時高鐵施工已經到了尾聲即將通車,整個專案迫在眉及必須要立刻進行。不過因得標廠商資格與價格,時任國科會的副主委因被懷疑圖利廠商導致下台,負責專案管理顧問的中華顧問工程司也受到牽連,在司內負責此專案就是周功台。
 
由於到底會不會因為高鐵振動造成影響良率,有這疑慮的消息出來後,正反方意見不斷交鋒,因此周功台在執行專案計畫時特別小心。所謂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對於整個專案管理也是如此,不論何時何地所做的任何事,只要是計劃內的事情就留下檔案,寫得清清楚楚。堅持這樣作法後來不僅讓周功台與參與專案的同仁全身而退,也保全了中華顧問工程司的名譽。
 
「被聲押的那瞬間很難接受,但是一下子就釋懷」。被收押禁見是人生中難以忘記的那段過往,周功台卻坦然以對,因為他知道他與同仁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規矩也都合法,問心無愧也根本不擔心會有什麼更磨難的事情發生,只是擔心家人不清楚狀況過於擔憂。走過看守所內長長的走廊,沈重的腳步發出叩叩的回音。看著台北的方向,他猛然想起,當天正好是他兒子推甄台大土木系榜單公布當日,原以為可以由台南回到台北後一起慶祝,但是這個願望在長時間轟炸般偵訊,在看守所大門關上後化為烏有。
 
21天的收押禁見中,周功台細細的梳理這個專案所有大小事情,然後在提訊時仔細回答,甚至清楚說出問題答案在哪台電腦、哪個卷宗裡面,專心一意為自己與中華顧問工程司的名譽奮力一戰。
 
其實周功台的夫人在台大唸書時是法律系高材生,嫁給他之後就洗手作羹湯,但是在法界的關係還是有。周功台說,他吩咐太太不要動用任何關係,因為他知道他與同仁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也很有自信不會被判決入監。果真在幾次庭訊後,最終查無實證,獲不起訴處分。周功台提到這個過往反而哈哈大笑說:「我太太還是動用關係去問,反而被勸告如此作為會讓事情複雜化」。剛好與周功台交代不要靠關係的原因一模一樣「事情簡單化反而容易處理」。
 
 雖然內心篤定,但是聲押的21天也讓周功台領悟很多,不論是看守所的日子與「同學」相處,還是在整個審理過程。最終,在多次交叉詰問下,周功台一併被聲押的同事的說法都一致,在律師抗告下檢方撤回告訴當庭飭回。後續包括他與同仁又被多次找回進行作證,都在周功台支持著同仁共同面對,最終安度過人生中的最低潮。他強調:「事實只有一個,據實以告就好」、「不要擔心,就跟檢察官說所做的都是經他這個專案經理看過才出去」。
 
「做工程的,總不免要面對許多無謂的風風雨雨,只要問心無愧,照著規定走,誰也沒辦法對你怎樣」。這是一個長年在營造業打滾的老前輩面對這麼多年職涯的的總結。
 
周功台於工地現場(翻攝台灣世曦)
 
安然享受隨遇而安
雖然人在台北,家也在台北,不過在這行業中的人都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每天朝九晚五的規律上下班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尤其許多工程都在外地,問題一來也不用多想,就是第一時間衝到現場去解決,外宿是家常便飯,這還不包括銜命前往海外支援。普遍人的天倫樂在CECI所有同仁之間,是想像多於實際的畫面。      只要公餘,周功台就會帶著家人孩子到郊外踏青走走。提到家人,堅毅的臉部線條霎時柔和了起來,如同慈父般的描述與家人的深厚感情。他說:「自己是鄉下長大的,對於大自然有著特殊的情感,也不希望孩子在封閉的環境中成長,因此只要有能力、有時間就會帶著全家出遊。」在野外隨手摘了樹葉芒草,憑著記憶中的技法,摺出草作蟋蟀、樹笛甚至彈弓等小玩具,也帶給小孩充滿創意與無限的驚喜。

受了周功台的影響,加上太太的支持,孩子也走上與父親一樣的道路,台大土木研究所學業畢業後,自己投履歷到台灣世曦,而且是獨自來面試,完全未讓周功台知道,直到通過重重考驗後加入了CECI團隊周功台才被告知自己兒子已經成為台灣世曦的一份子,專業於結構方面的設計規劃。

周功台在這個孩子面前,是父親、是長官、是老師更是前輩,問他孩子會不會有壓力,他笑著說:「多少會有,畢竟不論是大學求學時還是工作上,隨處都遇得到與我認識的人」。但他也強調:「沒有壓力就不會成長」。雖然強調讓小孩自由適性發展,但是聽聞對孩子的成就,望子成龍的心態表露無遺。

 
“碰到問題或任務交代,一定不要躲,勇於承擔,才能成長也才能成就自己”
 
 
 
當事業而不要只是當工作

進入的是中華顧問工程司,由台灣世曦退休。也因為大地專長的專業而被請出再度披掛上陣,擔任華光工程顧問公司的董事長。經歷了這麼多年的職涯,也看盡了土木工程與工程顧問業的變化。他最掛心的還是現在的CECI後起之秀,到底能不能扛起這塊50年的招牌並且讓它再度發光發熱。

 
「專業立場與社會責任一定要有」、「碰到問題或任務交代,一定不要躲,勇於承擔」。周功台細細的思考了一下後,給了採訪小組這兩句話。兩句話,不超過30個字,卻是他畢生土木人生涯中面對工作的堅持,也將此傳給所有在職甚至已經退休的CECI同仁,不論現在是在中華顧問工程司,還是在台灣世曦、華光工程顧問。      「我們做主管的,是提供給你一個舒適的工作環境,提供讓你可以成長、成熟、成就自己的一個場域」,「長官要帶頭做,給同仁一個學習的對象」。周功台想一想後,又補充道。這些作為周功台堅持了數十年,也做了數十年。如今,在土木工程的道路上,一個高大挺拔堅毅的背影持續在這條路上邁進。

213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