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用雙腳走出的高速公路-林松茂(上)

編輯部 2019-06-17

服務期間:民國59-90年
學歷:成功大學土木工程學系
經歷:計畫工程師/計畫副理/計畫經理/主任/副總工程師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初見林松茂,滿頭的華髮就像是鄰家老爺爺那般,歲月雖然在他臉上留下了深刻的足跡,但是精神卻是如壯年般神采奕奕。談到當年的過往彷彿是昨日的事情,這下又很難想像已經80歲。從小在彰化鬧區長大的林松茂,在家排行老二,小學到初中都在彰化度過,直到大學才到古都台南,進入成功大學專攻土木工程。



“橫貫公路跟石門水庫,這兩件當時台灣最大的土木工程帶給他很大的啟發,立志成為土木人,要為自己的家園、自己的國家完成帶給所有人更為便捷舒適的生活”



問他為什麼會選擇土木工程系?他笑笑的說:「當初大學沒有像後面的聯招那樣分組,而是按照考試學科成績排序」,「當時我的成績可以唸台大商學院、文學院都可以進去」林松茂強調。居然可以唸到台大?為什麼後來選擇成大?著實引起大家的好奇心。

 

日治時代彰化市街道樣貌(現今和平路與中正路路口)/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沈慶芳提供

原來是若按照成績排序,林松茂可選擇台大商學院、文學院是沒有問題,甚至是高雄醫學院都在囊中。但是林松茂受表哥啟發,選科志向以工科為主,因此選擇成大土木系的公路組就讀。林松茂說,選擇土木系就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當時興建的橫貫公路跟石門水庫,這兩件當時台灣最大的土木工程帶給他很大的啟發,立志成為土木人,要為自己的家園、自己的國家完成帶給所有人更為便捷舒適的生活。


進入了成大,可不是像大家想像那種愜意青春揮灑的大學生活,而是為了拼三餐,在工讀與校園間奔波。林松茂回憶,小時候家境其實很不錯,但是政府實施了耕者有其田後,家中田產因政策的關係逐漸減少,全家也只能靠著父親做小生意維持生活,因此讓林松茂小學開始到高中都只能刻苦念書,期望透過念書翻轉人生。他沒有補習,也沒錢補習,就這樣一路往上念到成大土木系。


早年成功大學興建新校舍一景/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農復會提供

林松茂說,大學生活每個月飯錢就要180多元,一小時工讀費才4元。也因為這樣刻苦的生活走過來,林松茂十分珍惜這些年所給予的刻苦歷練,也能肩負起中山高的興建重責,更讓他一步一腳印地走過當年中山高路線而未曾喊苦,這種精神也是推動台灣經濟起飛最重要原動力。


畢業之後,林松茂盡完國民應盡的義務,服完兵役正式進入土木業。在成大4年加上畢業後又多留近1年的時間,林松茂累積了許多土壤實驗的經驗與心得。他回憶,當時工作的公司專長在做基樁施工,正好與他的所學相符,雖然兩間公司待的時間總計5年不到,卻也讓他在土木工程領域的基礎打得更深更穩。



“沒關係,講不出來就寫的,寫不出來就畫的,畫不出來就找人來翻譯”

 


英文太強難過美海關
離開了大中華地基有限公司,經過同學引薦,到協助中華顧問進行中山高速公路建設的美國帝力凱撒DCI面試,希望有機會能夠加入這個團隊,而時間正好就在中山高速公路正準備動工之時。因此林松茂可說是中山高速公路由規劃到施工到通車全部歷程完整經歷的少數人之一。


畢竟是跟老外面試,英文是必備的基本條件,只是林松茂英文閱讀與寫作都有一定的程度,但是在會話上就欠缺了這麼一點點,還好當時的面試官體諒林松茂的難處未要他全程用英文應試。林松茂記得當時的面試經過。他說一位黃協理跟他說,面試過就進來,沒過就只能自己外面找工作。他懷著戰戰兢兢的心到面試點。


當時負責面試的DCI面試官就跟他就說:「沒關係,講不出來就寫的,寫不出來就畫的,畫不出來就找人來翻譯」,還好林松茂在成大專研於土壤試驗相關,因此面試起來得心應手。短暫的面試結束,林松茂也順利獲得錄取負責中山高的地質與材料調查,就在這位面試官的底下土壤材料組工作。這段老美面試的體諒心至今讓林松茂感恩在心。


只是畢竟工作環境許多同仁都是外國人,雖然當時國內由軍方到港口碼頭都有機會與老外接觸,但是在土木工程這一領域卻是少之又少。林松茂到職後發現,在工作上溝通總是要用英文這個全球通用的語言較為方便。因此他下了十分大的苦心在英文會話上,也因為他的堅持與努力,英文會話半年的時間就上手,而且處於英文環境中,有著不同的英文口音,就像在台灣,國語有著南腔北調一樣,他的英文口語甚至還有美國在地口音樣子,令人嘖嘖稱奇。


不過這樣的成績,卻讓他在前往美國出差入關審查時出了點小狀況,海關卡關了兩小時,原因就是「講得實在太溜,而且還帶有美國當地特有口音,質疑是不是之前曾偷渡到美國。雖然最後順利通關,這段插曲也讓林松茂有點生氣,直言以後打死也不去美國,當然這是後話。由這件事情也可以看印證「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的俗話,林松茂的英文會話成果就是他努力不懈所得來的。




“他曾一步一腳印的走在還沒成形的中山高上。提到這段,林松茂的眼神放光表情堅毅,好似回到當年那個扛著器材,在大太陽底下邁出堅定腳步無畏前行的小夥子”



一步一腳印,走出中山高
如願地進入中華顧問,並且前後開始配合DCI所需進行高速公路三重-中壢段設計與施工、新市-鳳山段設計工作。前後5年的時間他都在高速公路上奔波。回想那段日子有苦也有甜,讓林松茂最為值得說的就是他曾一步一腳印的走在還沒成形的中山高上。提到這段,林松茂的眼神放光表情堅毅,好似回到當年那個扛著器材,在大太陽底下邁出堅定腳步無畏前行的小夥子。


林松茂在中山高負責地質調查的重責大任,這也是路線決定後走在設計之前的最重要工作。對此他也很自豪地說:「只要我參與的工程就留下我的足跡」。這句話一點也不誇張。中山高剛開始興建時,中壢到楊梅的初步設計、細部設計都是他一步一腳印去走出來的,甚至是重慶北路到大業隧道、南部的新市到鳳山都可以看到他當年帶著器材徒步行走的身影。對照現代人很多都喜歡徒步行走台灣,林松茂可算是第一代的先驅者,所不同的是他是走在未來的中山高速公路上。
也因為這份工作,他體驗到了許多都市人難以想像的畫面;廣淼的金黃稻穗隨風搖曳,溪溝中潺潺流水閃爍著金色日光,湛藍的天空下是一幅幅老農勤耕的安足樣貌,遠山青翠近景浮雲,讓他對於人生有著許多的啟發,當然,也有遇到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他回憶,有一次走在新市到鳳山路段,當年那裡還是一片廣大的甘蔗田。大家都知道甘蔗隨便都是兩三米高,一個成年人走進去很快地就分不出東西南北,這就是他遇到的狀況。當然,跟郵差一樣被狗追也是常有的事情。


有了中山高的經驗,後來北二高南港到寶山段,也是林松茂與中華顧問同仁的以一個月的時間一起走完。放眼現在或許不是絕後,在當年可算是空前的任務了。


中壢楊梅段挖土工程(翻攝三中中壢段通車周年報告)


離開中華顧問,持續挺立在中山高上
當年進入中華顧問,所給予的待遇是外面平均薪資的兩三倍以上,加上制度健全,而且從事的是國家重大建設,種種誘因因此吸引許多菁英爭相前來。林松茂在中華顧問任職5年後,卻暫離中華顧問近2年的時間。問他原因,原以為他會難以啟齒,沒想到一句「因為家裡需要錢」林松茂很簡單的說出答案。為了家裡,林松茂辦理留職停薪,先把家裡的事情給處理好。


只是解決了燃眉之急,後續生計還是要顧,為了家庭,林松茂選擇到熊谷組擔任副所長,工作的場域還是在中山高上,負責中山高大安溪橋與大甲溪橋的施工監造工作,雖然換了公司,也換了職稱,依舊與中山高有著難解的緣分,更讓他讓橋梁設計產生莫大興趣。


中山高大甲溪橋/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林淑卿提供


興建大安溪橋與大甲溪橋時,我國橋梁工程技術還未能與國際接軌,為了增加自己的實力,林松茂利用自已的時間頻繁的前往日本與歐洲取經,所獲得的知識與技術,就實際應用於國內工程中,光是奧地利就去了14次之多。他回憶,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統一,西德幫東德翻新高速公路,各種新的工法紛紛出籠,他抓緊這個機會,只要一有時間就飛往德國學習。


其中,位於北二高知名的「牛欄河橋」就是他將所習得的知識技術發揮淋漓盡致的代表作品。他強調,東西德合併是當時西德已經預想到的結局,因此就有一個專門的小組預先規劃合併後如何協助東德的交通等生活周遭的改善,高速公路擴寬就是其中一項。


提到德國所見所聞,林松茂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德國嚴謹卻又科學的做法讓他大開眼界。節塊推進工法在當時雖然是新式的作為,但是一般工程師觀念裡大都是應用於直線或是大曲線的橋梁興建上,不過德國卻用於多曲率的橋梁裡。當時他所看到的就是德國人已經開始利用電腦計算,獲得在橋面要通過的相關位置,然後預先作好臨時支撐,然後節塊再依照電腦運算過後的路徑推進。林松茂睜大眼睛的說:「當時看到的橋可不是單向施工,而是雙向向中間推進,最後結合處毫無誤差」,這次經驗讓林松茂開了眼界,更讓他知道工程技術將來在電腦輔助下將無可限量。(待續)
 


167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