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識人如伯樂,待人如家人-范大陵(上)

編輯部 2019-07-08

服務期間:民國59-91年
學歷:成功大學交通管理系
經歷:專員、組長、副理


文/張聖奕?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一件事情的發生得以改變世界,有時候初心僅只是一個想法,一個想要改變的缺點,或是靈光一現的念頭。最常為人舉的例子莫過於蘋果公司。iMac的出現顛覆了電腦設計美學;一台iPod把CD隨身聽打到趴在地上就此無法翻身。最經典的莫過於iPhone,推動了手機市場進入可連網智慧型手機的世代,也間接地催生行動通訊所衍生出來未來的人工智慧世界。
中華顧問的誕生對於台灣這片土地而言,雖不是驚天動地徹底顛覆既有生活,卻也不諱言,中華顧問這50年來在許多領域上著實讓改變了大多數人的交通行為,例如中山高速公路、高鐵、第二高速公路、捷運、輕軌等。


這一切的發生,源自於一個「國內也要有自己的工程顧問公司」,中華顧問就在這個念頭下萌芽、成長乃至於茁壯。中華顧問前後同仁數千位,但能全程見證中華顧問由無到有的誕生過程,則首推擅長於發掘千里馬的中華顧問伯樂—范大陵。

初見范大陵,令人仰視的身高第一眼會讓人以為是山東籍這種東北大漢,不過他可是道道地地的廣東客家人,除了國語外,還說了一口漂亮的客家話。在當年從大陸、台灣四面而來的各路英雄英雌薈萃的中華顧問裡面,多聲帶的能力,拉近了不少來自於五湖四海同事的距離,也讓他在負責中華顧問人力資源作業與後續對外業務推展更為順利。



“翹課逃學不算什麼,揮舞著碩大的拳頭將憤恨發洩在打架鬧事上則是家常便飯,直到在同學的帶領下信了教,讓他人生就此轉彎,成為一個誠信待人以愛待人的教徒”



叛逆的年輕,頓悟的青年
話題一開,就是經歷東征、北伐、抗日與剿匪那些中國歷史上熟悉的大事紀,全都有參與,且令人肅然起敬的「黃埔一期」四個字。范大陵的父親就是黃埔軍校第一期五百多位之一的范漢傑。他回憶,在六歲時,父親已經當到了熱河省省主席,同時也曾擔任過國防部參謀次長、徐州剿匪總司令部副總司令,只是令人感嘆的是於1948年10月錦州之戰中與林彪交手,但不幸被俘,關入黑牢十多年。

因為父親身份敏感,為了保護年幼的孩子們,范伯母帶著十多個小孩(10男2女),包括排行男生第九,才8歲的范大陵經由福州渡過黑水溝來到台灣這個陌生的地方,落腳於台北和平東路,直到范大陵的父親81歲高齡過世前都未能見上一面。

英姿煥發的范漢傑中將樣貌,他當年以少將之姿就讀黃埔軍官學校第一期。畢業後投入北伐、抗戰與剿匪,戰功彪炳(翻攝網路)

「不是有開放兩岸探親,為什麼沒有機會跟您父親見面?」。1987年開放兩岸探親,許多國共內戰導致家庭分離的親人們都可以團聚。「因為家父過世前還未開放探親」,就是這樣的12年時間差,成為范大陵全家一輩子的遺憾。未開放探親期間只能利用書信往返,內容卻有所限制,書信文中部分詞句被剪掉已經司空見慣(俗稱:開天窗)。細數踏上台灣土地當天到今日,范大陵已經在這片土地生活了70年,台灣反而成為故鄉。

北師附小、師大附中一路念到成功大學交通管理系航運組,范大陵憑藉著自己的努力一路往上走,雖然想起父親的遭遇總是會嘆氣怨嘆,也曾因為這個傷痛自暴自棄,翹課逃學不算什麼,揮舞著碩大的拳頭將憤恨發洩在打架鬧事上則是家常便飯,直到在同學的帶領下信了教,讓他人生就此轉彎,成為一個誠信待人以愛待人的教徒。


小時候的范大陵與家人合影(翻攝耆老億往)


范大陵與其兄長共5位都是成大人,其中4位是成大土木系,唯獨他是交通管理系,問起緣由范大陵很無奈的說,當初哪有辦法選系,分數到哪裡就到哪裡。不過追根究底而言,也因為有著交通管理知識背景,日後才與中華顧問這個交通工程專業的產生密不可分的人生連結。

自小看著原本都沒有工作經驗的母親,在沒有父親,僅有少數的政府補貼下,「食指繁浩」這句成語充分體現范伯母當時的處境。為了10個嗷嗷待哺的小孩,她辛苦的工作著,范大陵大學畢業入伍當兵,一年多的軍旅生涯結束後立刻找工作,就是要讓辛苦多年的母親可以喘息一口氣。

 



“一根腸子通到底的范大陵,去了第一天還未做滿就跟長官槓上,名聲傳到交通部內,人生際遇就此轉彎”



槓上長官際遇大改變
如果不是因為宗教改變了范大陵,人生際遇可能就只是單純的看火車直到退休。

退伍後的范大陵,參加了「台灣省經濟建設人員甲等考試」,看似是公職人員考試,卻非如此,而是資格考試,考取了只是一個資格,但是並不會向今天一樣後續有分發作業。直到1974年這個考試才演變成基層公務人員考試,納入公務體系中。通過了考試取得資格,范大陵第一個工作就是到鐵路局擔任副站長。只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范大陵,去了第一天還未做滿就跟長官槓上。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鐵路局工作在當年雖說不是金銀飯碗,起碼還有鐵的等級,不能賺大錢卻勉強可讓一家溫飽。范大陵卻因為不想拿不屬於自己的「出差費」,直言若逼他就告到監察院去。回想起當時,范大陵依舊不改辭色說:「我是一個基督徒,在我的信仰裡面是不能拿這種錢」。行正之人上天會給眷顧。


鐵路局舊址樣貌(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


時任交通部長沈怡(任期1960/07/23~1967/12/10)得知鐵路局有這麼一號正直的人,恰巧身邊機要秘書空缺一直未補,就找了范大陵入交通部當機要秘書,就此正式踏上仕途。范大陵說:「當時我30不到,由簡任十級跳到薦任四級,普通人要熬14年」。
 

交通部長沈怡博士(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中央日報)


在交通部前後經歷沈怡與孫運璿兩位部長,歷練越來越多的范大陵對於既有的官場派系紛爭十分厭惡,正好行政院人事行政局成立,將原本的銓敘制度資格制考試改成任官制考試,范大陵順利通過高考,正式取得國家公務員資格,經過四周的訓練,以第一名成績畢業。



“過往協助台灣建設的外國工程顧問公司,來台進行工程顧問的三部曲就是「工程」、「收錢」、「走人」,技術則一點都沒留下來,這樣的現象對於我國未來重大公共建設的發展十分的不利”



此時又是抉擇攤在眼前,到底要去招商局還是中央銀行、經合會(行政院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在多方打聽與評估下,選擇了經合會交通小組任職,就此奠定與中華顧問的緣分。十分巧合的是,中華顧問近日上任的董事長林陵三先生,人生第一份公職也是在經合會,擔任下水道小組智囊人員。兩人於經合會就是舊識,後來職場道路雖都在交通部,卻是一個為業主,一個為廠商,最終於中華顧問重聚,成為中華顧問人。

 


范大陵參與第一屆高考及格人員訓練留影(翻攝耆老億往)


人生再轉彎,結緣中華顧問
當時的經合會交通小組兼具兩個單位的幕僚身份,一是「交通部交通技術室」,另外一個則是「經合會交通小組」。范大陵在此發揮管理專長,也經手過不少國家大型專案,包括十大建設。

范大陵於經合會任職時,時任經合會主委蔣經國先生聽取經合會報告留影。(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

正此之時,他親眼見證改變國家交通行為最大的建設逐漸成形。經合會評估十大建設,認為我國也須成立自主的工程顧問公司,而不處處受國外工程顧問公司制肘。很直接的說,就是過往協助台灣建設的外國工程顧問公司,來台進行工程顧問的三部曲就是「工程」、「收錢」、「走人」,技術則一點都沒留下來,這樣的現象對於我國未來重大公共建設的發展十分的不利。

因此,中華顧問工程司就在這個契機下開始籌辦。范大陵也在中華顧問籌備之時,由當時經合會執行秘書樊祥孫先生指定負責,並於成立後到中華顧問任職,擔任人事管理相關工作。他回憶當時的籌辦過程時,指出關鍵點,他說:「財團法人要有捐助,因此由經合會、交通部、郵政總局(現中華郵政)、電信總局(現中華電信)、民航局等12個單位共同捐助成立」。

范大陵回憶,當時成立的作法也很簡單,彈性的作為可讓我們自由的用人,可以吸納更多專業的人來到中華顧問為國家建設盡一份心力,同時在國外顧問公司來台進行工程顧問工作時需簽訂合約,由我方派出對口單位一起協作,希望透過這個機會進行技術轉移。中華顧問工程司1969年11月22日於台北市南京東路再保大樓正式成立,費驊擔任第一屆董事長,樊祥孫先生為總經理。

扶持國產自有的工程顧問公司,可不是成立一個中華顧問之後就了事,而是從各方面著手,決心排除任何萬難也要將這顆幼苗養成大樹。范大陵拉高了語氣強調:「政府當時規定外國公司,要做交通一定要跟中華合作」。不過,雖然有各單位捐助基金,但是眼前還是沒有錢可以做營運。因此就拿著拿到的合約先跟多個單位借錢來營運與發薪水,等到合約完成拿到了費用後再償還。中華顧問就是這樣一步一腳印的直到台灣世曦乃至於後期成立的華光工程顧問。

「當時有沒有考慮留在經合會,繼續當公務員?」這個直球對決的問題不見范大陵皺眉思考,而也是很直率地回答:「當公務員因法令、經費與任用等關係常綁手綁腳」他甚至俏皮反問:「到一個新的單位機會大不大?規章可是自己定,我也有幸制定(中華顧問)人事規章」就這樣一問一答一問間,輕鬆的交代當年轉換跑道的心境。(待續)

 


198

延伸閱讀

  • 二月十一日 CECI 50週年慶祝系列活動正式起跑

    108年為中華顧問工程司CECI成立50週年,我們回顧過去更展望未來。透過CEC...

    2019-02-11

    看更多
  • 二月十二日 中華顧問工程司陳茂南執行長接受DIGITIMES專訪

    由財團法人中華顧問工程司、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共同主辦的「2019智慧城...

    2019-02-13

    看更多
  • 三月五日 2019智慧城鄉論壇圓滿落幕

    智慧城市是要給民眾更好的生活,而智慧運輸則是根基,如何讓我們獲得智慧,共享、共創...

    2019-03-06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