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識人如伯樂,待人如家人-范大陵(下)

編輯部 2019-07-09

服務期間:民國59-91年
學歷:成功大學交通管理系
經歷:專員、組長、副理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管機器是技術,管人是藝術”

“我沒有派系,中華也沒有派系
我們這裡只有中華幫”




人事管理彈性兼顧情、理、法
進入了中華顧問後,必須要在繁複的人事作業中快速理出頭緒,畢竟中山高速公路的建設已經要展開,聘用的人員也要快速的派上崗位。范大陵以無比的耐心與細心,將一切打理得清清楚楚,讓中華顧問的所有同仁無後顧之憂。之所以讓同仁們打心裡佩服的作法就是「公平」。

「我沒有派系,中華也沒有派系」官場打滾多年,看多了派系傾軋,因此來到新的環境,作為堪稱中華顧問開司元老,負責人事管理,范大陵秉持一點就是絕不結群成派,雖然中華顧問成立之時人員來自於許多單位,甚至是歸國專家,都在中華顧問這個大家庭中互相合作。「我們這裡只有中華幫」,范大陵比著手勢強調。德不孤必有鄰,當年的董事長與總經理也堅持相同的理念,讓中華顧問開始由一間沒沒無聞初出茅廬的工程顧問小伙子一路成長到現在。如今,不論是在中華顧問或者是子公司台灣世曦等,依舊沒派系之分,就是源自於創司時形成的無形規律。

面對超過700位員工,要管理好並非易事,尤其在還沒有電腦可以輔助的情況下,范大陵自己就要像電腦一樣記住每位同仁的專長與特點,並把這些人擺在最合適的位置。因此,想讓公司和諧成長,人性化的彈性管理自然是不可或缺的關鍵,適才適所更是能讓人們發揮最大工作能力的作為,換句話說,范大陵與部門同事就要發揮「伯樂」的眼光,發掘出不同員工各自適合的位置,並把他擺上去,這可不是看書面的年度考績就可以看得出來,而是要深入了解,多做觀察。范大陵把這個能力歸功於上帝的賜與。

「人才濟濟」、「適才適所」是中華顧問能成為今日工程界龍頭的主因。范大陵說,人事工作是要滿足所有同仁的期待,例如有人想要外派,有人不想,有人想在家裡附近的專案就近上班...等等不一而足,都考驗著他與同仁們的智慧。

例如有些同仁被別的部門相中,代表這個人的專業與能力是值得肯定,但是往往原部門的主管都不太願意放人,這時候他就跳出來進行協調。范大陵說,方法也沒多特別,就是「升職、放人」。所謂的「升職」、「放人」,就是被點名被要的那個人到新單位職務要晉升,這樣原單位也不好意思不放人,皆大歡喜。

人事按照規章辦事,法總是優先考量的部分,不過管理是一門藝術,人事管理更是藝術中的藝術,往往很多時候也是要把情放在第一位,但不是濫情,濫用。

「舉例來說,某部門的同仁即將外派,一般情況下,公司默許該同仁出國前一天在家整理行李、準備東西。但若有主管堅持要同仁寫假單,那也沒關係就寫,假單到我這來,我會當著出差同事的面撕掉;兼顧兩邊的『需求』,彈性地調整做法,是當時我在中華顧問做人事管理時因應情勢的基本態度。」范大陵說。

不過,范大陵也再三強調,當時中華顧問上下一心,即使有諸多因時、因地制宜的彈性做法,在大夥共同為公司打拚的氛圍感染下, 用現在眼光來看,超時工作、賣命付出是令人不可思議的工作樣態,在那個經濟快速蓬勃起飛的年代,卻是中華顧問的「主流」辦公室文化,而且是人人都有的態度。



“中華好我就好,中華不好我就不好,我跟中華是命運共同體”



中華好我就好,中華不好我就不好
雖然只是擔任人事行政管理工作,卻在許多方面范大陵也會主動協助,既使不關自己部門的事情。多年前的一個清晨,一台偉士牌機車在人車稀少的中山北路上,排氣管噴著青煙呼嘯而過,騎車的是范大陵,把手與坐墊之間則是他年幼的兒子。半夜出門就是為了趕上午夜12點松山機場落地的飛機。「這架飛機由沙烏地阿拉伯過來的」范大陵眼光朝向27樓高的窗外看著藍天想了想說:「那是因為要把沙國回來的圖在早上交給業主」。



早期松山機場樣貌(翻攝松山機場/國家文化資料庫/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

看著機翼兩端左右交叉閃著紅綠燈號的客機緩緩下降,機輪在機師巧妙的操作下頓了一下的觸地,青煙揚起,機師收回油門讓引擎反轉,轟轟的引擎聲加上煞車造成的機身顫動都看在范大陵的眼裡。客飛機在機師的細膩的操作下順利地停妥,拿著設計圖的同事出現在眼前,范大陵立馬接過設計圖,一轉頭快步走向機車停出處,發動引擎快馬加鞭趕回中華顧問辦公室。
 

1976年的松山機場,范大陵就在這裡接過設計稿後直奔公司。(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


這樣拼到底有什麼意義?許多人在工作時總不免會浮起這個問題,對於范大陵當時的作為來說,卻是有其意義。他說:「我沒申報任何費用,因為中華好我就好,中華不好我就不好,我跟中華是命運共同體」就是這樣簡單的理由,就是因為對中華顧問的感情,所以甘願付出無悔。

這種心態不只在范大陵身上出現,幾乎所有同仁都是如此。

「更何況有些傑出人才就是會有某些特別的堅持,只要在做法上做些調整,讓他們有被尊重的感覺,那麼就算讓他們付出再多,也都是二話不說,絕不皺一下眉頭。」從十大建設南北高速公路、中正國際機場到六年國建、二高、高鐵、捷運等等建設,范大陵自豪地說,哪一項沒有中華顧問全體員工的付出與心血結晶,中華顧問為了這片土地的貢獻是眾所周知的。

從司內走向司外
從中華顧問創立開始,范大陵一直都是在司內負責人事行政相關工作,以現在的角度來說就是內勤為主,只是他知人善任的才能只用在人事管理上就顯得大才小用。因此司內觀察人事制度上軌道後,1984年,將范大陵由內勤轉往以外勤為主的業務部擔任副理。

為了國家建設所成立的三間工程顧問公司—「中華顧問工程司」、「中興顧問社」、「中技社」,經過了十多年的歷練已經可獨霸一方。在此同時,國內中小型工程顧問公司也紛紛興起,工程顧問市場成為群雄爭霸的戰場,只是國內重大工程需求在十大建設後開始萎縮,如何鞏固既有市場,又能創新局面,成為中華顧問業務部最為吃重的任務,而調任到業務部擔任副理的范大陵就與中華顧問的長官們、同仁們一起肩負起這個不可能的任務。

他回憶,對內的統籌由他自己來,畢竟熟悉所有同仁特質與專長,調兵遣將也較為方便,對外則是由賴芳雄運籌帷幄。

畢竟國內有十大建設的經驗,加上海外業務累積的實力,中華顧問在這段時期上下一心穩住陣腳,對於高品質的要求與如期如質的作業態度,讓業主更為信任,也造就了卓越的口碑,業務也推展順遂。



“我何其有幸參與中華顧問”


念舊
見證中華顧問的誕生,參與中華顧問的人事行政 管理,再到業務部於商場上征戰拿案子,退休後回想這一切,范大陵拉高了聲調說:「我何其有幸參與,對台灣有貢獻」,見證十大建設、見證台灣的成長,見證中華顧問的茁壯,見證邁向第50個年頭。這一切一切都是甜美的回憶。

上了年紀,人總是念舊,范大陵也不例外,除了持續保持與中華同仁的聯繫,一方面也忙著宣道,當然也持續關心中華顧問與台灣世曦的大小事,生活一樣忙碌,一樣充實。

只是他也有小小遺憾,范大陵說,記憶中在大陸大樓努力工作之餘,路邊有一個小攤子,賣的是可令人提振精神的小米做成的蛋餅,如今已經遍尋不著。「那是代表那個年代的記憶」,范大陵微笑的說著。

回首過往,那個牽著母親的手,因戰禍離開老家,搭著船一路顛頗的來到台灣,沒有父親陪伴,在僅有一點外援的那些年努力成長,雖然中間差點走岔了路,卻在同學的帶領與宗教的感化中浪子回頭,就此邁入新的人生道路。也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為我國的建設貢獻自身始終不渝。


採訪後記

我彷彿看到星夜中疾駛於中山北路的堅毅漢子
訪談前準備資料時,跟中華顧問退休聯誼會的幾位老大哥聊天,就聽聞范大陵是虔誠的基督徒,不論在職得閒時或退休後,都積極參與教會的佈道工作,不諱言的腦中總會不時浮起一個兩個老外騎著自行車沿街傳遞福音的那種樣子,雖然台灣宗教是多元化發展,但是對於受到傳統道佛教影響至深的我們總會有點揣揣不安「該不會採訪變成佈道會吧?」。


採訪當日終於到了,見到范大陵的第一眼,訪前的憂心全部一掃而空。一個體型壯碩聲音宏亮有著一顆大光頭的老大哥,笑容滿面地坐下來開始與我們聊在中華顧問的那段經歷,從頭到尾都沒叫我們信教,也沒有像宗教電視台佈道大會上那種讚揚神蹟的激動表情,只有在一些回應用了感謝上帝的安排這種對外國人訪談時較常聽到的詞彙。


時而溫柔,時而堅毅,時而激昂。看著個頭依舊碩大的范大陵背影,我彷彿看到星夜中,為了中華顧問工程司,努力轉動油門疾駛於中山北路的堅毅漢子。
 


148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