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因橋結緣-鄭明源(下)

編輯部 2019-07-25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畫圖是一回事,執筆設計又是另外一回事,畢竟是真刀實槍上陣,設計出來的東西可是會產出實品,這可不只是單純的畫畫圖,套用學校那套理論而已。同仁的協助讓鄭明源並無後顧之憂,就如同許多過往受訪的前輩所說的一樣,只要有需要,只要你講,自動就會有同仁上前幫忙。


前後兩次與不同國家的工程顧問公司進行合作,所學習到的不僅在專業的工作態度,更多的是中山高的工程的經歷讓他在工程技術上紮下了深厚的技術基礎,也因為有這段經歷,加上之後海外工程回來後,加入台鐵縱貫線全省老舊橋梁改建結構設計與線型調整,造就他成為全方位的橋梁工程師。


每每提起這段過往,他也不忘感謝提攜他的中華顧問結構部創始人林樹柱先生、美德兩間工程顧問公司的共事夥伴,更未忘記「以事為師」這些經歷過的海內外橋梁設計經驗讓他成長。



“「想家嗎?」「想」,
臉上掩飾不了當年在異鄉想念家人的情緒”



漫天黃沙沙烏地
旅遊廣告中,常出現的沙漠風情不外乎一隊駱駝隊行走於沙丘之上,夕陽在黃沙上拉出長長的倒影,不時傳來混著駝鈴與風吹動沙粒摩擦而生的聲響,一種蕭瑟又浪漫的異國風情吸引著旅客的心。


但是,夢想中的旅遊是一回事,現實的工作又是一回事。風卷滿天的黃沙加上乾燥,熾熱的陽光動輒40、50度以上的高溫,沒有三兩三的適應力恐怕是沒多久就想要捲舖蓋逃離。對於曾經在沙烏地阿拉伯從事工程的中華顧問同仁們,完成既定計畫是首要,其餘將就可以過就好。

七個多月的沙烏地工作,讓鄭明源開了眼界,尤其在當年出國不易的年代,能夠踏出國門看看世界,總是令人雀躍的一件事情,縱然是去工作而非旅遊。


1978年,鄭明源承公司之令,收拾好行囊,拜別家人,搭著10多個小時以上的飛機,由亞熱帶潮濕溫暖的台灣,來到了陽光毒辣彷彿要把人燒穿的沙烏地阿拉伯,到了下榻處,行囊還未好好整理,立刻就投入設計工作,同時也兼著做電腦運算輸入後得到的數據再進行設計。


沙烏地的生活有多辛苦?鄭明源不好意思的著說,自己是在有冷氣的辦公室內做設計,而不是像測量隊一樣在大太陽底下工作所以還好。沙烏地的氣溫有多高?簡單用一個例子來說就知道:「在大太陽下溫度計顯示50多度,車子底下是40多度」。


中華顧問所負責的兩條公路是沙烏地通往伊朗的快速公路等級的道路,兩條加起來全長900多公里。雖然當地環境較為辛苦,不過由於道路位處沙漠處居多,因此設計規劃比較簡單,不用考量太多的條件顧好排水跟線型就好,唯有就是滿天黃沙大風一吹會淹沒公路這比較令人傷腦筋,因此這兩條公路都是採路堤方式進行規劃。

車外最高50多度,車下最多40多度,在戶外要涼爽一點就只能躲在車下納涼。放眼望去盡是黃沙滾滾。(賴愈聰提供)

 

沙烏地的沙漠特性,建造公路可不是開了路鋪上柏油就了事,為了不讓黃沙因風吹覆蓋,路堤是最常見到的設計。圖為中華顧問於沙烏地進行道路建設的情形。(賴愈聰提供)


在當年沒有行動電話、沒有視訊,打一通國際電話貴得要命的那時後,思鄉是最讓人難受的。提到阿拉伯生活與家人時,臉上的神情瞬間黯淡了下來,略帶哽咽的語氣道出當年思鄉想家的心情,「會想家嗎?」「想」,霎時現場無語。

經歷一整天忙碌燒腦的設計工作,下班後總是要找點樂子舒緩一下工作壓力。看看書、打打橋牌等在當時是較為常見的娛樂,至於國人習以為常的酒,在伊斯蘭國度裡可是大忌,但是從台灣來的人們輕鬆時喝喝小酒聊聊天是常態,。


喝點小酒同事之間天南地北聊一會,總可抵一下思鄉之愁。沒酒?那就自己釀。可是原料哪邊來?「沙烏地沒葡萄,那就用當地的棗子。」鄭明源透露了當年的小趣事,說完還不好意思的大笑了一笑。也曾在沙烏地待過一陣子的賴愈聰俏皮的補充,都跟他們(沙烏地人)說是果汁...。語畢現場笑聲不斷。

我國派駐沙烏地的醫療團也趁休假日前往中華顧問所在的工區參觀。(賴岳聰提供)


雖然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人說不能喝酒,其實也會喝,只不過都是偷偷來。套句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蠻誠實」。鄭明源回憶有一次休假跟同事在市集逛街,遠遠就看到一間店的老闆向他們偷偷招手,一行人腦袋滿是問號後進去,走到店後面才發現,居然是老闆自己有釀酒要他們來消費。

成長來自於不斷的磨練
半年多的沙烏地駐外生活告一段落,回到車水馬龍的台北,略作休息後,再度投入工作中。忙碌的身影不只出現在建國南北路高架橋的現場,也負責跨舊高雄火車站軌道的公園陸橋的兩邊引橋、縱貫線鐵路橋梁改善設計工作,整個日子忙碌又充實。


提到台北市最重要的建國高架橋,鄭明源眼睛就亮了起來,畢竟整條設計都是出自於自己之手。建國高架道路也稱建國南北快速道路,是新生高架道路後第二條高架道,動工於1978年,採分階段通車方式建設,全段於1989年通車。

建國高架道路也是出自於鄭明源之手。圖為建國高架穿越仁愛路路段,可見到已經拆除蓋成豪宅帝寶的中國廣播(左)公司以及空軍總司令部(右)(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農復會)


這條道路於日治時代就已經有規劃,不過只是如敦化南北路、仁愛路那種林蔭大道,而非現在高架道的樣子。1977年時時任台北市長林洋港決定放棄林蔭大道計畫,改成高架(快速)與平面(一般速度)並存的道路。經過評選後,由中華顧問工程司拿到整起規劃案,並由鄭明源與同仁們一起進行設計。


細數經手過值得紀錄一筆的國內橋梁,有許多已經是成為國內知名地標,例如橫跨基隆河的民權大橋,是他還在電腦輔助運算還剛起步的時代設計的,除主要部分外,細部都是用計算機加上紙筆一筆一筆手算設計出來,到後期電腦輔助設計開始普遍,國道3號關西服務區附近的牛欄河橋(關西大橋),以及開著車走南二高進入國境之南前並定會經過的斜張橋,也就是跨高屏溪的高屏溪橋都是經手的案例。


南二高的斜張橋一出現在眼簾,南下的用路人就知道已經進入高雄即將到屏東,這座橋是台灣第一座大型的斜張橋,也列為亞洲最長的非對稱型單橋塔斜張橋。鄭明源略帶點驕傲的神情透露,當初的起造業者要求要由國外顧問公司進行設計,卻沒想到最後還是採用鄭明源初步的設計方案後提出來的橋型,這次的經驗也證明了中華顧問同仁在橋梁設計上的實力已經獲得國際認同,


他更感謝當年的長官林樹柱對於同仁的要求讓他有所成長,不過他也笑笑的說,做鐵路局橋梁改善工程時就很辛苦,因專案需求要先到現場了解狀況,每次都是搭著火車南來北往東西鐵路,自己也不知道搭過幾回,里程數恐怕已經破萬公里以上,但也看盡了台灣鐵道兩側的不同風景,也是一個十分難忘的回憶。

華光成立扛起大責
因財團法人法的關係,中華顧問100%轉投資成立台灣世曦,4年後,台灣世曦再把材料實驗相關部門獨立出去,2011年7月,成立華光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CECI NOVA“,鄭明源扛下重任,擔任首任董事長。


華光的主要任務就是承繼台灣世曦原有的材料實驗相關作業,包括混凝土實驗、鋼筋實驗、橋體乘載、瀝青實驗等,初成立時就已經有70多位同仁,分佈於台北、楊梅與高雄,相較工程顧問業平均20多人的公司,已經算是大型且具有規模的工程顧問公司。而華光也不負當年的設立的期望,這些年來年年業績皆呈現成長態勢。

華光工程顧問公司成立時的合照。(翻攝台灣世曦網站)

回首從前,無悔
1972年進入中華顧問,41年的職涯生活,回首從前,看著父親忙碌的背影,心想未來不要如此焦頭爛額的生活,天命安排下還是走上了土木這條路。在中山高時期低頭在昏黃的檯燈下繪圖桌上忙碌的畫圖,在窗外黃沙卷狂的沙烏地阿拉伯埋首圖卷,在人來熙攘的市集中綴飲一口異鄉酒思念著家人,在吊扇呼呼轉動的藍色台鐵車廂中看著窗外連續不斷的台灣風情,在豔陽下走在筆直寬闊剛成形的第二高速公路,仰頭看著五楊高架一段段接起來,寒風蕭雨的加班夜裡在辦公室指導後進同仁...一切一切就在華麗轉身後退休成為人生中的過往。


「當一個土木工程師,我很幸運」臺灣的重大建設,都有鄭明源的足跡,那些工程由無到有到成形,可以驕傲的在家人前說「這是我做的」這種成就感難以言喻。「至今,無悔」這四個字對人生、對土木、對中華顧問下了註解。
 


113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