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工程的守護者-王潤台(上)

編輯部 2019-07-31

服務期間:民國61—102年
學歷:逢甲工商學院(逢甲大學)水利工程學系
經歷:監造專案計畫經理/協理/顧問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一個工程得以完工使用造福社會大眾,由可行性研究、規劃、設計、施工、驗收每個程序間都是環環相扣缺一不可。在其中,「監造」更是考驗著一個土木技師的本職學能是否到位,工地現場狀況瞬息萬變,能否當機立斷解決突發的問題,能不能控制時程與經費,等等諸如此類事情絕對會在興築的過程中接踵而來。監造者,堪稱是工程鉅作的守護神。在中華顧問超過兩千位的同仁裡,有這麼一號人物,以監造為己任,視監造為志業。現在就來看看王潤台的故事。


故事的開端,就在那個烽火滿天的赤焰燎原的國共戰爭裡。1948年,出生才剛滿三個月還在強褓中的王潤台,因父親被派往到台灣接收日人在台產糖事業“台灣製糖工廠 台北製糖所”,種下了他與台灣的緣分。長大後才得知,那是雙親小心翼翼懷抱著他,離開江蘇崇明島老家,度過台灣海峽這條“黑水溝”,由基隆港上岸後,一路往南,最後落腳於寶島台灣台北市萬華區,也拜他父親當年被交派任務所賜,才有幸逃離中國赤化之劫,否則人生際遇將大不同。


王潤台從小生長的萬華第二故鄉,現在還看得到,就是位於台北市萬華區大理街底的“糖?文化園區”旁邊(舊地名為“綠町五丁目”),當時周邊原都是從事糖業的相關人員居住,王潤台父親來台接收日人留下的糖產業,並參與台糖的成立,自然是台糖員工,因此就被安置在此。現地目前僅保留幾個倉庫作為台灣糖業歷史展覽之用,倉庫外也保留當年運糖的五分仔車跟鐵路支線等。


王潤台在這邊居住了16年,直到1964年才搬離,雖然1980年曾有機會回去看過,但不只人事已非,連景物也物換星移,僅存當年的倉庫還矗立在那裡,兒時的一切記憶,就此走下舞台成為歷史。


兒時的王潤台,我們原以為他小時候的生活跟印象中眷村一樣,畢竟台糖員工一開始的成員許多都是大陸轉進台灣的人,來自大陸大江南北,話說的是南腔北調,因此應該也會有那種相汝以沫緊密相連的情誼,結果王潤台潑了點冷水出來:「那裡跟眷村很不一樣,最大的不同就是爸爸天天會回家,跟軍人家庭是有很大的不同」。因此當地雖然都是台糖員工,不過感情沒這麼緊密。



由1957年台北市舊航照影像可以看到“糖?文化園區”當年的樣子(圖左側紅色區塊)王潤台來台就在此安居落戶。圖片也可以看到台灣製糖工廠連接萬華車站的鐵道存在。(翻攝台北市歷史百年地圖)

 


當年的台北製糖所照片(翻攝網路)



“一場隧道抽坍事故,人生際遇就此轉彎“



西門國小、萬華初中第一屆、建國中學,十六年的時間都在台北市萬華區與城中區(現中正區)一帶活動,生活圈也大都在這裡,直到大學考上逢甲工商學院(現逢甲大學)水利工程系,才離開成長的台北,負笈到台中唸書。念水利工程系並非王潤台人生計劃中的事。他說年輕時也不懂,反正考上那裡就去念哪裡,就連水利工程系是做什麼的也搞不清楚:「只知道是念工程的」,王潤台笑笑的說。


水利工程系就這樣悶著頭唸下去。不過因為一件事情卻讓王潤台的職場道路轉了個彎,成為專業的監造職人。「大三的時候暑假去翡翠水庫通水隧道實習一個月,實習結束後就發誓再也不進隧道」。


翡翠水庫興建前,需先建立通水隧道,當時有兩處隧道同時施工,一處工程進展十分順利,一處則是阻礙連連,抽坍是家常便飯,一天能前進一公尺就算成績很好。王潤台臉色凝重的說:「在我實習結束隔天大抽坍,一下走了七個人」就因為這件事,讓他再也不進隧道。話說如此,中華顧問歷年參與許多重大工程建設,尤其是道路或鐵道,大都會遇到隧道,例如第二高速公路、台灣高鐵、台鐵改線等等,那該怎麼辦?王潤台有點賊賊的表情回答,只要是遇到隧道工程都不會自動請纓上陣。
 


翡翠水庫興建時的樣子,可以看到王潤台當年最為擔憂的通水隧道。(圖片來源:翻攝翡翠水庫管理局網頁)

四年的大學生涯匆匆而逝,退伍後,再次面對人生抉擇。照道理說,念水利工程的大都會選擇與水利相關工作求職,但是王潤台卻選擇了中華顧問,這個抉擇點讓人十分好奇。王潤台透露,當時有人介紹兩份工作,一個是榮民工程公司,另外一間就是中華顧問,其中只有中華顧問有面試,面試結束當下就被應允隔日上班,回到家後卻收到榮工的錄取通知,幾經思量後,還是選擇中華顧問,就此與CECI結緣40年。


隔日,王潤台依照約定到中華顧問報到後,立刻被派往南部,與德國道基配合,共同參與中山高嘉義-新市段設計繪圖工作。王潤台說,當時的工作是一年一聘,約滿後回到中華顧問,原以為工作就到此告一段落,沒想到被派到工業區開發案兩個月,然後又回到中山高上,負責三中段中桃園到楊梅的監造工作,只是上面的合作夥伴換成帝力凱撒。就此開始,王潤台一步步在監造的路上奮力前進。


一年與道基的配合工作,雖然只是做設計繪圖的工作,卻讓王潤台學習到很多。德國人工作態度嚴謹是世界出了名,包括負責台灣的中山高速公路依舊一絲不苟。王潤台舉例,在他的工作上級是一位繪圖工程師,這位工程師不管設計,只管圖面能不能正確銜接起來,設計者的圖面若沒他(繪圖工程師)的簽字,就代表不過關,就不能拿出去用。這個務實的做法給王潤台很大的衝擊,更影響到他這輩子的工作態度。他略帶惋惜的說:「不管是中華顧問還是台灣世曦,就是缺了這個(審圖),不時會出現圖對不上的窘況」。


他站在長年專業的工地監造角度與數十年的經驗強調,圖面不對,到工地一定會出問題,雖然他已經退休了,但也希望台灣世曦還在工作崗位上的同仁們能夠正視這個問題,進而解決,讓整體的效率能夠更為提升。


三年的帝力凱撒的共事期間,王潤台如海綿般不斷的吸收,包括監工的原則、監工的流程等,如電玩打魔王一路闖關,他的監工實力不斷的向上提升,看他這麼拼,當年的副總經理林樹柱也曾提醒他,若在工地兩年的時間後還沒回到中華顧問(意指總公司內)好的職缺就可能沒有。對此,他倒是不這麼的在意,而且他也認為,工地現場工作沒結束,怎麼能回去?既然如此,就下定決心就往監造業務這方面進行發展。「更何況,工地比較自由,我喜歡自由嘛」王潤台俏皮的眨眨眼,說完如頑童般大笑。


有了三中段經驗的加持,王潤台又回到嘉義-新市段擔任監造工作更是如魚得水,畢竟嘉義-新市段的設計是由德國道基負責,不管是設計或是圖樣都是王潤台之前所熟悉,也放心的作為,因此整起監造工作十分順利。綜觀全貌,中華顧問成長之所以能如此快速,是因參與的員工結和德國與美國兩大工程顧問的專長,去蕪存菁後所得到的結果。當然!更不能忘記的是這一群專業又敬業的前輩們。



“監造要的是通才,不只要精更要通”
 


化繁為簡,效率大提升
雖然營建土木還是有細分各個專業,就像一台汽車有人專修鈑金烤漆,有人對變速箱維修很強,有人則是對引擎系統一把罩。對於土木工程而言也是如此。但是在工地現場卻有一種人,他們必須是通才,看得懂設計圖只是基本,還要了解鋼筋水泥用的規格是否正確,還要依照不同屬性工作調度人員、機具。眼光也要夠銳利,能夠適時地發現問題;更重要的是臨機應變能力要夠強而且一次就處理好,這種人就是天天穿著反光背心,頂著一頂工地帽,手裡拿著手機無線電,身上背著設計圖的“監工”。沒有他們,工程就難如質、如實、如期的完成。


王潤台就是這種人。經過多年中山高工程洗禮,經驗已經到一定程度,加上中間又到工業區工程兩三個月,不敢說已經爐火純青,卻著實可獨當一面。經歷這麼多年的工程監造實務經驗下來,王潤台倒是有點感嘆在監造時往往因為一些行政程序導致進度延遲。


他舉例,與帝力凱撒共同監造中山高三重-中壢路段時,因為現場與設計圖有所不同,美國人的做法就是逕自直接變更設計以符合需求,至於行政程序則是高公局那邊處理,因此工程進度大都能掌握,他強調,當時沒有這種作業模式,中山高速公路不可能這麼快的完工。


但是後續多年的其他工程,則是反過來的作為,就是變更設計時須先提報以進行相關行政流程(包括預算編列),工程往往就停在那邊直到通過後才能繼續,一來一往之間就會耗掉不少時間,讓工程進度延宕。王潤台認為,該有個明確的折衷方式可以兼顧程序與進度兩者。


但也不諱言,在當時的時空環境,美國人畢竟是我國的支柱,他們在台享有的權力真的比較大,「當初也是因為是美國人的Power夠,所以才有這種先變更後行政程序的做法,後續的作法當然也是為了防杜弊端,但卻也容易造成效能不彰,導致工程嚴重落後,更影響到完工期程,也會大幅增加預算。」王潤台正色的補充。


提到工程效率,王潤台不禁回想到2005年中部科學園區(中科)當時工程作業的點滴,那是他監造職涯中十分過癮的一次經驗。前面提到,王潤台在中山高興建的時候,親眼見過美國的顧問公司於現場臨時變更設計以符合現況,而高公局的承辦人員在事後進行程序追認,讓整體的作業速度順暢無阻,進而縮短了中山高的完工期程。中山高結束多年後,王潤台參與中科的監造,如美國人在中山高工程變更設計的處理方式復刻版,不只如此,是更加順暢。


中華顧問由北到南與中部,前後參與許多科學園區與工業區的規劃興建,這些科學園區與工業區也為我國經濟成長有著不可抹滅的貢獻,其中最為人所知,也是將台灣一舉推向科技王國的「新竹科學園區」。


「當時的工作狀況跟我在中山高時一樣」提到中科的那段往事,王潤台顯得眉飛色舞。中科雖不是王潤台一開始就參與的專案,但是在參與時,他深深感受到園區管理單位對這個園區的期望,因此規劃與興建時都積極配合中華顧問,站在工程現場第一線的王潤台感受更深。


他說:「當時大家的合作十分緊密,大家一條心,只要會勘現場遇到臨時要變更設計,都放手讓我們去做,他們(中科籌備處)都配合,積極性非常高,所有需要的行政流程都是他們去處理,讓我們沒後顧之憂」。就是這樣眾志成城的氣氛,中科很快的由一片黃土到陸陸續續越來越多廠家進駐,範圍不斷擴大,最後成為中部無法忽視耀眼的科技重鎮。但是兩年後因為中科管理局成立,「如此效率就不復見,南科的狀況也是一模一樣的轉折」,王潤台臉色一沉惋惜的說。
 



“雙向的誠信是重點”


“你要能引導這些承包廠商”


“我的責任就是把工作做好,不要讓長官煩惱”



監造人如武學高手,18般武藝都要會
上有業主,下有承包商,再往下還有各種技術工人,監造者就是名副其實的「夾心餅乾」,如何在這些人之間還能做到運維籌握並順利達成任務,沒有三兩三,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本事無疑是不可能的任務,尤其是剛出社會的小伙子要在這個大環境中掌握住要點,更是難上加難。


王潤台之所以能在監造工作上擁有一片天,初發心就是「搏感情」。在中山高三中段工程時,負責施工的是榮工處,王潤台負責管涵與回填作業的監造。當年榮工處的組成大都是退伍軍士官兵為主,成員來自中國大陸各省,公餘之時常喝喝小酒聊天。為了讓工程順利推動,20郎當的王潤台也跳下去一起,他笑著說:「人家是喝高粱,我們喝紹興,而且還喝不過人家」,雖然喝酒過量傷身,王潤台卻知道分寸不會過量。


他也與同仁常在工程現場親自示範教導他們如何使用機具,技巧在哪邊;因為他負責願意放下身段的態度讓榮工弟兄欽佩,自然工程上就大力支援,最終讓嘉義-新市段順利完工。「這些弟兄其實很單純,只要教導到會了,順利把工作完成有成就感,也可以賺到錢,他們就好高興」王潤台回憶起當時那些並肩共同在工地揮灑汗水的榮工弟兄們,臉上有著滿滿的回憶。

王潤台與桃園工務所同仁合影。(翻攝耆賢點滴)


王潤台從帝力凱撒那裡學習到監造的技巧,加上自身坦蕩蕩,願意傾聽外界的建議,並且以實際行動去做給業主與承包商看,因此在監造這一行裡面王潤台的聲量十分高,也十分受到中華顧問後進的尊重。「我的責任就是把工作做好,不要讓長官煩惱」這是王潤台對自身工作專業所下的註腳。



好氣又好笑的可愛原住民同仁
隨著中山高的完工以及桃園機場外環道路也順利完成,王潤台所處的桃園工務所照道理要解編歸建,並有大多數的同仁由查巴禧帶領下改派駐點印尼。「那你怎麼沒有去印尼?」聽到這個問題王潤台哈哈大笑的說:「我躲過了」。四個字“我躲過了”看似輕鬆,其實面對的專案更為艱鉅,那就是中油桃園煉油廠的興建案,因為這個案子以及中壢工業區污水系統興建需求,桃園工務所繼續保留,不過換了一批人。(待續)

 

中油桃園煉油廠。(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黨史館)

 


173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