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工程的守護者-王潤台(下)

編輯部 2019-08-02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被點到要去印尼,你會去嗎?」我們很好奇地問”

“「在那時候被點到的都會去吧?」王潤台笑得更大聲了“

 



提到當年有趣的回憶,讓王潤台笑瞇了眼。

話題拉回中油桃園煉油廠。這個廠區除桃園在地人外,甚少人知道或者說關心,除了高速公路北上在林口上坡道一半路途往右邊看會看到外,不太引起人的注意,直到2018年一次重大的工安意外以及隨後又出現油料問題,恐造成車輛損壞而受到外界矚目。


當時王潤台負責的是儲油油庫的基礎建設,看似簡單的工程卻讓王潤台很傷腦筋,主要是油庫的位置就在山腳下,而這個山的邊坡出現順向坡滑動現象大量土石崩落,王潤台推斷是因為現地位處於地震斷層上。為了讓坡壁穩定,現場山壁打了兩萬多隻地錨作為固定之用。「地錨整整打了兩年才穩定住山壁,沒有波及到下方四個油槽」,王潤台回憶。


在桃園煉油廠兩年的工作期間,每天盯著工人鑽孔打地錨外,也發生過許多令王潤台哭笑不得的趣事。當時的負責施工的工人大都是原住民居多,到桃園煉油廠裡還是不改本性,因此有出現上工第一天就抓了一隻狗在水溝裡燒烤,被王潤台告誡不能有火以免危險後,第二天居然抓了一條蛇出現,讓王潤台臉上長滿線。「那時候什麼花樣都有,也有發薪水後兩三天見不到人」想起過往這段令人莞爾的事情,大家都忍俊不住,彷彿就在當時的時空環境裡看到這些可愛的原住民同胞是如何讓王潤台傷腦筋的樣子。



中油桃園煉油廠油槽樣貌。(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陳敏明)

監造不是如外人所看到的,手上拿著設計圖在工地現場指指點點就好,而是18般武藝都要會。今天工人看不懂設計圖,要用深入淺出的方式說明,包商出問題要馬上解決;機具調度、材料調度、人員調度、進度管控、預算管控等,要能主動發現問題,也要有主動解決問題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要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子,因此能主動發現部屬的專長,並擺在適當的位子也是監造者必修的一門課。


例如他在中科的專案時,雖然工程看似大致順遂,不過也是有讓王潤台先是頭殼抱著燒,後用冷靜以對,終至順理完成的時候,他說,中科進行監造專案時,發現汙水處理廠第一期工程嚴重落後,此時,距離完工期限僅剩3個月。為此,他先是清查現場設備,也因此發現現場僅來了一台國外進口的壓縮機,且承包商完全無法掌握其它尚未到現場設備抵達的明確時間,這迫使他立即指示排定其它設備到場的時程表,並且每日積極追蹤,如此才讓工程得以如期完成。


王潤台強調:所有經驗的累積,都是積極投入參與而獲得,越是難纏的挑戰,所累積的經驗與成就感越是巨富。以監造汙水處理廠的經驗而言,一個24,000噸汙水量的汙水處理廠,整體含系統功能試車,約需24個月的工程期,然而一般業主大多只給20個月工程期,如此尚須扣除4個月的試車期,還要預留土木工程完工後,機械設備要進行安裝試轉,因此又必須將土木工程期提前至11個月,如此才能預留5個月裝機做單體測試,4個月試運轉。如此緊湊的時程,一旦有所疏失就無法如期完工。為此,他時常強調監造工程師對於流程必須有高度的掌握力。

 


“一年365天我只休春節5天,一直持續10年都是這樣“

 


深耕機場28年
在多年的監造生涯裡,王潤台見證了我國交通事業的起飛與蓬勃,除中山高速公路不算,桃園機場是王潤台在職涯中接觸最深也是經歷最久的一個地方。所負責的項目從焚化爐開始。


「桃園機場也有焚化爐?」這點很多人都不知道,包括採訪小組也是第一次聽到。「因為機場有檢疫,檢疫未過的就要就近銷毀,也包括飛機上的垃圾、機場內的廢棄物」王潤台解釋。桃園機場的焚化爐由第一航廈開始中華顧問就參與其中,王潤台所參與的是第三代焚化爐,至於最新的第四代焚化爐中華顧問就沒有參與其中。


焚化爐的案子對王潤台來說還算是小CASE,在職涯中又一巔峰代表作就是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的興建案。桃園機場第二航廈其實早在興建桃園機場時就已經納入規劃,不過暫時未啟動,直到第一航廈已經超過容許的飽和能量,才於1989年10月正式動工。


一個航廈可不是主體建築好了就可以,包括人與物的動線、免稅店、貴賓室、廁所、辦公室、水、電、電梯、照明、航空公司櫃台、網路到裝置藝術,全部都要容納在內,因此如何分配進場時間,如何在不讓不同的施工互相影響而是相輔相成,全都都要靠監造者統籌分配。我們可以說,監造的人如同戰場上的指揮官一樣,統合好前線與後勤,哪裡要配賦戰車,砲兵要在哪個角度可發揚最大火力,哪裡要有重機槍,通訊指管要擺哪裡,然後作戰時誰先上,誰當後備,側翼如何支援前鋒等等,都要一併考慮,十分的複雜。王潤台揮舞著手說:「一個航廈裡面的東西千奇百怪,什麼都有,不過二航廈還算是按部就班,只是建置流程很繁雜」。
 


桃園機場空拍樣貌,第二航廈現地還是一片空地。(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農復會)

 


桃園機場空拍樣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圖左邊正是在施工中的第二航廈。(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陳敏明)

王潤台首在桃園機場前後28年,自嘲天天都在出國,不過卻不是真正搭上飛機衝上藍天到國外,而是通過海關後,立刻埋首於成堆的工作中。「我去(接手)的時候施工進度只有26%,但是執行預算已經逼近60%」,這兩個數字統合後的意思就是,進度嚴重落後,但是預算快不夠用。為了將進度趕回來,由接手的第一天開始,除了立刻重新調整預算,緊接著,一連十年的時間除了過年外,其他日子幾乎無假期可言,把所有的時間都貢獻給第二航廈。


為了使繁雜的航廈工程能順利完成,他希望所屬的工程師以整體系統的思維來自我養成,為了使對接窗口一致,避免與各類廠商發生衝突,只能派一位工程師依據施工流程,整合所有施工作業,專責監造。專責的工程師也能藉此學習如何整併工程,汲取各方施作知識,累積個人實務經驗」,這也就是他為何總是苦口婆心地勸誡公司同仁:「監造必須要有通盤了解」,並以「通才」為方向訓練監造工程師的用意。


雖然第二航廈是王潤台由一片空地經過整地、開挖、做基礎、結構、機電、水然後一步步成形,不過令王潤台覺得遺憾的則是經過這些日子之後,只剩下結構還是維持原樣,其餘的大都改變了。王潤台還記得當初第二航廈裡面有許多花草樹木,營造出場內花園的感覺,只是現在都變成營運櫃檯。畢竟機場要營運、要賺錢,最快的方式就是更多的航空公司設點設櫃,其他的地方也由免稅店營運商進行裝飾,與當初的設計理念有很大的差距。「現在只剩下三個地方還是維持當初的樣子....包括那個球(楊英風設計的裝置藝術)都給我移到外面去了」王潤台感嘆的說。
 


有圖可證,第二航廈一開始啟用時,植栽比現在多上很多。(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農復會)

話題不免提到一直流標的第三航廈,對此王潤台以過來人的經驗並不是很看好。問他若有機會會想去接第三航廈監造吧?他淡淡的微笑說自己年紀大了,不過在言談中依然可以發現老監造的個性依舊存在,對於第三航廈他有許多自己獨到的看法,畢竟在顧問階段時他還被請出來擔任要職。

一把令人安心的大雨傘
外表粗獷,卻有一顆細膩的心,王潤台人生最精華的日子奉獻給中華顧問,也奉獻給台灣這片土地。他帶人不僅只是教導而已,而是帶著心,只要有他在,如戰場的工程現場大家感覺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樣令人安心,只要有困難提出,在他手上絕對可以迎刃而解,因此成為同事中最值得信任的人之一。面對這些讚賞,他不倨傲而是淡淡的說:「有責任,你走不掉」。這樣的態度,正是他這輩子在中華顧問面對工作的最佳寫照,也是監造者最佳的典範。


 


93

延伸閱讀

  • 「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俠氣挑起建設大業,遠赴海外 打響CECI名號—李杉

    民國58年,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立,海內外的眾多優秀工程人才,為了一句「國家需要你!...

    2019-04-18

    看更多
  • 「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大地專業 戮力以赴-周功台(下)

    關渡大橋及高雄過港隧道工程之設計工作告一段落,緊接著民國72年,周功台又馬不停蹄...

    2019-05-14

    看更多
  • 五月三十日 台灣工程之美攝影比賽得獎者出爐 CECI大賞由「工業尖兵」獨得

    中華顧問工程司為慶祝成立50週年,特別舉辦「台灣工程之美」攝影比賽,經過激烈的評...

    2019-05-31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