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我是土木人-堵一強(下)

編輯部 2019-08-20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要想富,先開路“

“能參與十大建設這個工程很榮幸,雖然辛苦,但是值得”



初上7標
進入了中華顧問,由於在極東公司已經是負責中山高的建設,因此幾乎可說無縫接軌的上手,只是這次並不只在辦公室內,而是要親上現場,駐守在7標這裡,負責排水與人車通過用箱涵工程的監造作業。


在極東公司是內業工作,但是在中華顧問卻是直上現場,這兩點有什麼不同?又會不會不適應?堵一強回答倒是很簡單:「年輕人適應力強,而且現場比較自由,不過要能處理突發狀況就是」。


7標的範圍由內壢到楊梅,這段路說長不長,說短用走的還是會累,因此當年黑狗兄一定要有的標配“野狼125”也全面配置在負責監造的同仁上,堵一強想起當年騎著機車在現場悠晃的時光,臉上滿滿懷念。野狼雖然好,但是遇到中壢工地現場的黏土可是讓堵一強吃過幾次虧,摔了幾次車,還好有戴著公司配發的安全帽,他也曾被排氣管燙到,直到現在疤痕依舊。「就當是中山高工作的一個標記吧」他笑笑的說。

堵一強與在中山高時期的愛駒野狼125以及同事合影。(翻攝耆老憶往)


「只要按照DCI設計的監造規範流程來做就好,有事就到定點去」雖然看似自由的工作內容,不過有著負責個性的他,每天還是按照DCI所設定的施工規範進行,人都會到現場,而且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他說,DCI所設定的規範,讓大家都養成了一個良好的工作習慣,也算是另外一個收穫。

堵一強於中山高工地中留影。(翻攝耆老憶往)


在7標的日子看似輕鬆,其實壓力也不小,隨身都要帶著高速公路施工規範以備隨時查閱之需。當年還是週六要上半天班的日子,不過因為工程進度不能停的關係,週六變成上整天,然後假日加班成為常態。堵一強還記得一次星期天加班監看鋪柏油,中午回到工務所吃便當(現為楊梅埔心農場),就遇到當時的高公局局長胡美璜先生巡視進度還現場隨機考試問他鋪柏油的規範;不只如此,老外同事還曾遇到過行政院長蔣經國數次,足見當時政府對於這條高速公路的重視。

蔣經國蒞臨高速公路工地慰問工程人員(翻攝大道之行中山高速公路驗社人員口述印記)


兩年的時光匆匆而逝,7標的工作也告一段落,該是驗收的時候。這時候來驗收的不僅僅是高公局,還有空軍。當時由桃園基地起飛的T-33教練機、F86軍刀機兩架戰機,就降落在中壢段戰備道,停機後引擎未關車,飛行員下來跟包括堵一強在內的現場人簡單打聲招呼,還稱讚這段跑道十分平穩,未多久就再度登上戰機,帥氣的起飛消失在視線外。「這才是中山高真正第一次飛機起降,也很自豪當時工程的品質」堵一強強調。


重回校園留學美國
1976年,中山高速公路三中段完工通車,緊接著又被調派加入”西新段監造計畫”,由北台灣的桃園南下進駐嘉義水上2年,負責嘉義交流道的橋梁監造等工作。因為工作無法天天返家,甚至錯過次子的出生,不過堵一強面對這樣生活,他還是以樂觀正面的態度領悟出自己的調適之道。他認為,透過不同地方的派駐,反而可以了解當地的風土民情,這樣的機會可是一般人少有的。


1978年堵一強再回桃園工務所擔任桃園機場聯外道路橋梁監造與中油桃園煉油廠消防蓄水池監造作業,直到2年後任務結束,調回公司內擔任設計工作。


提到在外監造與在內設計這兩種不同工作模式,堵一強說比較喜歡監造,因為比較自由,設計一來關在辦公室,二來沒事做時就很無聊。比較監造與設計的關係,他則認為,先有監造的經驗再回頭做設計,比較容易設計出正確的規劃。


持續在工作崗位上奮力向前的堵一強,內心一直有著一個夢想,就是出國進修以提升自己。提到出國進修過往,堵一強陷入深深的思緒中。他說,退伍之後就參加留學考試,也通過了,但是因為經濟狀況不允許,也才剛新婚不久,縱然通過了留學考試,還是無法成行,所以出國留學的夢想就此深埋。只要有夢想終究會實現。1982年,略有點積蓄的堵一強,就在妻子的支持下終於得以成行,實現海外留學的夢想,工作辦理留職停薪,然後隻身前往美國北卡州立大學攻讀碩士。


兩年的美國學子生涯,以攻讀結構為主,他自認對於土木專業並沒有太大的助益,畢竟實務工作已經做了十幾年,不過重點在於海外的生活造就了他寬廣的國際視野,而非只在國內有著坐井觀天之嘆。也因為留學中所見習到的知識以及外語能力的增進,讓他由土木跨域到捷運工程新的領域


史上破天荒,9家專業顧問公司合力打造高雄捷運
有了美國兩年的學業歷練,加上外語能力,讓堵一強雀屏中選,與美商DCI顧問公司一同肩負台北捷運中、高運量系統整合專案(木柵線、淡水線、板南線),當時DCI主持這項計畫的經理,剛好是當年建設中山高時負責跨淡水河橋的George  Moore。有曾與中華顧問共事的經驗。相隔十多年再度合作,任務推展十分順利。堵一強回想起當時一段小插曲,也證明了山不轉路轉,路不轉腦筋轉這種中華顧問人的特質-「靈機一動」。他說,當時捷運板南線要通過北門,但是無論怎樣閃上下行的路線都無法避免會有一邊會碰觸到北門的地基,這時候他建議說:「可以兩線上下相疊而不是左右相錯」,就這樣的一個念頭解決板南線最大的問題。


有了台北的經驗,1988年高雄加工出口區發展到顛峰,進出口貿易暢旺,高雄市府眼見未來交通將成為當地居民移動的痛點,因此決議仿北市一樣興建捷運以滿足當地與遊客的交通需求。高雄市捷運規劃之初,就由他主持籌備計畫,並全程經歷整個專案,包括可行性研究到細部設計。這個專案讓堵一強印象十分深刻,尤其是9大顧問公司聯合作業為高雄捷運打拼的那段時光。

高雄加工出口區當年樣貌。(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農復會)


「高雄捷運對我來說是一個十分難得的經驗,可行性研究通過後,確認可以蓋捷運,1991年進入第二階段,也就是總顧問階段時,國內外9大顧問公司能夠秉持無私的原則共同合作,更是不易」。他指出,當年國內顧問業彼此競爭十分激烈,高雄要做捷運的消息傳出,國內頂尖的顧問公司都想當總顧問。當時中華顧問負責可行性研究的謝大墉帶著他與劉國偉,前往高雄捷運工程局去見黃水泉局長共同商量,大家討論時認為,台北捷運也如火如荼進行中,若只選一間顧問公司當總顧問,約需2百多位人力,扣掉外國顧問約50人,剩餘的人都要由國內顧問公司承擔,若只找一間當總顧問,人力上恐怕難以支撐,因此建議由多間顧問公司調派部分人力共組總顧問。


就這樣,國內四間大型顧問公司在此時捐棄成見,推出具有台北捷運經驗的優秀同仁南下加入團隊,並由中華顧問當Leader,外商顧問公司帝力凱撒也同樣由5間外籍顧問公司遴選具有捷運經驗的資深人員,加上部分華裔工程師秉持著回饋鄉里的熱忱貢獻所長,共同組成「國際捷運顧問公司,ITC」。在這個共榮共存的氛圍下大家上下一心,兩年時間內就完成規劃工作。「不過不諱言地,一開始大家還是有點心結,就在不斷的溝通協調中最終取得共識,一同為高雄捷運打拼」。當年的點點滴滴,至今依舊讓堵一強懷念不已。畢竟國外多家顧問公司共組一隊是常有的事,在國內則是破天荒頭一遭。

高雄捷運R3開工典禮(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農復會)


內部穩定了,相關作業也持續辦理中,但是沒想到風波由外而來,1993年,因高雄市議會質詢導致高雄捷運局片面認定ITC違約,且鬧上法庭,這場官司的出現,重重打擊這群熱血顧問,卻在堵一強平常要求所有工作資料皆留存的習慣,讓ITC在法庭上陳述時皆有所本,最終持證據理力爭下,持續兩年多的官司終於落幕,還給ITC一個清白。


這次的風波,讓他深覺企業管理是未來公司營運最重要的基石,因此調回台北後,再次拾起書本重回校園,於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及企業管理教育中心研習相關知識,所學到的也應用於後續中華顧問業務與營運管理上。


“幹才與才幹,如何把才幹變成幹才,取決於經營管理者的能力與員工的工作態度”



才幹與幹才
由小工程師一路往上,隨著經驗與實務的累積,堵一強走到了副總經理這個職位。由身負公司期許受令前行的基層員工,變成高階管理職,讓他深深體會到經營管理的深奧與不易。


中華顧問人才濟濟,每個人都是在專業領域上有著一片天,如何讓這些有才幹的人變成幹才,不僅考驗著上位領導者的能力,也考驗著員工的能力。堵一強認為,進入中華顧問後,如何把才幹充分的發揮,能夠變成一個幹才這是有很大的差別,「最重要的就是一個工作的態度」堵一強強調「對於這些同仁的專業我不見得懂,但是做出個成果後,身為主管就必須有能力去判斷(正確與否)」。


就是秉持著我並不一定懂,但是要有能力去判斷的精神,在高雄捷運一次外包給小顧問公司的案子裡,調查報告層層上報最終到堵一強這一關時,就讓堵一強抓到有問題的地方,縱然他不見得懂交通流量調查這方面的專業,但是他卻馬上抓到重點,並且在隔天跟負責審查的同事嚴肅的說:「尊重(小顧問公司)的專業,你負責把關還是要很仔細的做判斷」。這份調查報告最終結果是怎樣?堵一強比手畫腳的說,被退了3次,因為每次都可以抓到報告中不同問題的地方。由此可見,堵一強對於細節的重視以及同仁的要求。
 



“我們這一行就是路上的船員,哪邊漂泊哪邊去。一語道盡土木人的生活寫照”




工程到哪,我就在哪
做土木營建工程的人,是如同遊牧民族一般,逐工程而居,或者可以說像船員一樣,停泊不同的港口。北起台北、桃園,南到高雄都有堵一強的身影出現。這種敬重工作的精神,也深深的影響所有中華顧問的同仁,更讓堵一強接續完成影響國內經濟民生大事的多項工程。對於這樣的角色,他認為就跟船員一樣,隨著工程四處漂泊,短則半載,長則三年五年,也因為這樣的工作性質,讓他錯過了參與兒子的誕生。不過他也半開玩笑的說,兒子出生是我生日當天,兩人同一天生日也省下了一個慶生蛋糕。雖然玩笑話如此,但是在言談中,還是透露著些許遺憾。


這些工程成就的背後,總會有一個人在背後默默地支持著,從事土木營建的工作特性,就如在部隊的職業軍人一樣,長官要你到哪去執行任務,二話不說去就對了,堵一強在賢內助扛起打理持家的責任,讓他在職場上能夠毫無懸念。


「只是很少在家裡,跟孩子們總是有點隔閡」,他幽幽的說。這時的堵一強拿掉老花眼鏡,快速的抹了一下眼角以免被我們發現淚光。「這種情況是不是就像您父親當年跟您的相處模式翻版?」他的感嘆讓我們不禁聯想到沈默寡言,不擅於表達感情的堵爸爸對堵一強的情感,就像是又回到當年帶著堵一強前往中原大學的那段過往「我想是吧?」堵一強臉上一抹微笑,輕輕地回答我們的問題。

對於父親,堵一強有著滿滿的思念。

我是土木人
他說,就如同前董事長鍾正行先生曾對他說:「中華顧問這間公司真好,有什麼想法只要交待下去,就能做出成果來。」,這短短的一句話不僅肯定了中華顧問所有前後同仁對於公司、對於國家的奉獻,更是他這一生土木人生涯中最高的肯定。


回首年輕時由甲仙鄉到三民鄉,親手動工讓碎石泥巴路到柏油路;騎著機車奔馳在未完成的高速公路上,烈日下大雨中,看著一段段通往未來的中山高、捷運由荒草到成形,一幅幅的畫面如電影般不斷呈現。


開車行駛在平坦寬敞的高速公路上,台灣的經濟就此起飛;美國的學習、台北、高雄捷運、史瓦濟蘭的國際機場建設等。不論工程大或小,都是該地、該國民生的大事。他說,雖然跟家人聚少離多,工作甘苦參半,但能夠參與其中並做出貢獻,是學土木、做土木的人最有成就感的時刻,也以身為土木人為榮更是一生的驕傲。

「若回到從前重新選擇,我還是選擇當土木人,因為土木工程師就是大地的雕塑師,大地因著我們能夠更加的美麗」

 


104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