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CECI電腦先鋒-何金駒(下)

編輯部 2019-08-28

煎熬
4年的業內工作,身為土木人的何金駒最終還是站上第一線。1975年位於高雄的中鋼正進行建廠,由於規模龐大,中華顧問特派司內多位高手南下協助專案,何金駒就是其中一人,負責地下管線工程管理部分。「那些管線錯綜複雜,光是地上與地下的工程協調難度就十分高」,何金駒回想起來印象十分深刻。好不容易熬過這個專案的重重難關終於順利完成,原以為就留在高雄,但是新的任務又來了,這次派到離家更遠的沙烏地阿拉伯,負責該國公路計畫的航測、設計、繪圖等一貫化電腦作業發展與執行。


為了這個專案,中華顧問破天荒買了第一台主機,由台灣HP公司(台灣惠普)出貨並要何金駒負責管理維運。當時何金駒只有跑電腦的經驗,並未有任何電腦管理經驗,尤其是大型主機。為了將工作做好,何金駒請HP幫忙,在每天下班後趕到HP進行學習,因為要學的東西實在太多「常常睡在那邊(HP公司機房)」時間長達數個月,直到一切認為可以了,才動身前往沙烏地阿拉伯。

廣淼無邊際的一層又一層的沙漠中,偶爾傳來幾聲駝鈴,碩大火紅的夕陽懸掛在地平線頭,夜間仰望無垠的星空,很浪漫對吧?這是對觀光客而言,對於在這邊工作的中華顧問同仁們,恐怕都不是這麼想。

 

CECI同仁於沙烏地阿拉伯SN公路工地現場合影。(賴愈聰提供)


當時外派到沙烏地阿拉伯的工作有多辛苦?舉例來說好了,中山高速公路從南到北不過三百多公里而已,但何金駒在沙國參與過的兩條公路,全長達八百多公里。另外,當地的環境特殊,很難適用於原先以德國道基公司為本的HIDES電腦程式設計,尤其是土方計算,必須全部重新變更,彷彿就是在台灣時將所有程式重新翻一次改寫的翻版,包括熬夜加班工作。不只如此,何金駒還必須運用到的航測技術,對他來說,更是一大考驗。何金駒面色轉趨嚴肅說,不只如此,我還要負責整個電腦系統的管理,責任不可謂不重。


那時候中華顧問的辦公室中,航測中心與電腦中心比鄰而立。「兩條長達800公里的路,一定要航測這樣才會快」因此常常是航測中心做完一部分的數據,就馬上送過來讓他處理,數據出來後再交給同人進行定線設計然後繪設計圖,因此隨時面臨時間上的壓力外,更不用說兩個部門之間密不間斷的溝通與協調


「因為去的人有限,所以必須要靠電腦速度才會快」,也是因為這樣的緣故,沙烏地阿拉伯的專案中,中華顧問就花費超過數百萬採購了一台小型主機與週邊跟航測儀器等裝備,協助整個專案進行,何金駒自然就成為這套電腦系統的管理與操作者。


有時候難免工作不順,加上經驗不足,唯恐影響工程進度,還是要想辦法順利化解,盡量保持愉快的心情面對。這段話說來輕描淡寫,但對何金駒來說,卻是一連串艱苦付出的過程,但是再辛苦,因為家人,何金駒咬牙以對,卻在此時,由台灣傳來令人難過的消息,原本期望順利出世的孩子不幸夭折,更讓他幾乎難以承受。


不過,儘管如此,他還是半句怨言也沒有,繼續堅守著工作崗位努力付出,直到工作告一段落,何金駒才踏上回台的旅程。「事實上,那時候也是因為主管考慮到我太太的狀況,藉著送圖回國的理由,讓我可以回家。這點,我真的很感激公司。」沒有考慮到自身狀況,一味以公司的角度、需求為出發點,是何金駒最為人稱道之處。


全面電腦化
電腦可以大幅度加快設計腳步,並且讓整起專案更為順利進行,也可節省人力,更是未來絕對要走的路,這一點不僅何金駒看到了,中華顧問也看到。中華顧問很早就有電腦中心,不過當時並未有電腦設備,而是都跟樓下的財稅中心借電腦來跑,說實話,老是跟人家借也不是辦法,畢竟他們也有自己的工作需要跑電腦。因此擁有專屬的電腦才能稱為真正的電腦中心,在這個理念下,加上在沙烏地阿拉伯專案時何金駒有電腦系統管理經驗,就將何金駒轉調部門至電腦中心並協助進行規劃,讓中華顧問的電腦中心得以真正運作。

何金駒於台灣世曦協同作業室留影。(翻攝耆老憶往)


當時中華顧問電腦中心的負責人原是中華電腦中心總經理退休後轉至中華顧問任職,何金駒加入後,與長官共同規劃,在台灣買一套大型主機提供司內同仁使用,目標是希望由工程管理、設計、繪圖到人事等,通通都電腦化。


何金駒回憶,由於繪圖所佔的時間比較久,因此公司決議先由繪圖這邊開始導入電腦化,然後再慢慢擴展到其他部門。就這樣,揭開了中華顧問全面電腦化的新紀元,時間是1979年。


雖然電腦好用,但是其實操作起來對於從未有寫程式經驗、電腦基礎概念的同仁們有一定難以跨越的門檻,因此何金駒就在既有的同仁裡,先找出懂“電腦應用”與懂“電腦系統”的兩種人才協助其他同仁使用電腦以及協助故障排除等,讓同仁們會用電腦、習慣用電腦。


從電腦中心到資訊部,舉凡電腦中心的MIS、電腦系統、網路系統、應用系統等的建置、維運與推動,以及發展Information On Demand資訊計畫,進行Information Technology的Benchmarking評估工作,建立IT Plan年度計畫制度等,最後協助副總經理督導業務管理群,推行知識管理工作,積極運作計畫管理Web化,並研擬計畫獎金發放辦法等等。


開始推動全公司電腦化,可是遇到不少挫折,也遇到不少同仁的反彈,畢竟學著使用電腦是有一定的門檻,而且當時的電腦性能與操作友善度與現在相比之下更是天差地之遠;而且大家都已經習慣用徒手進行工作,現在還要學電腦,反彈的聲浪其實不少,「當時挨罵不曾少過」,何金駒苦笑的說「當時大家感情都很好,也知道大家是發發牢騷,就不以為意」。


雖然狀況如此,何金駒與電腦中心的同事們並不氣餒,而是持續地與大家溝通,並且設計課程,大家開始熟悉之後,而且發現在電腦幫助下工作進展也更為順利,也就逐漸沒有反彈意見了。不過他還是忍不住爆料,有很多同事說家裡沒預算買電腦、牽網路,結果後續接手的鍾正行董事長就說:「電腦一人一台,網路費用補助」就這樣讓同仁們有需要時在家裡也可以處理公事。

1980年何金駒(左四)與電腦中心經理謝銘怡以及同仁合影。(翻攝耆老憶往)


最早電腦的型態是一台主機,連結幾台有著鍵盤螢幕的終端機;隨著科技越來越發達,微軟MS-DOS的出現,加上竹科與我國科技界快速發展,個人電腦於1978年左右開始普遍。運算速度、記憶體與硬碟容量也逐年提升。此時內部網路也逐漸成形,中華顧問開始進入新一波的電腦世代。


「電腦發展有幾個重要里程碑,一是個人電腦普及,二是網路發展,第三個則是Internet,最終就是在Web上面進行作業,中華顧問的電腦化也隨著這個趨勢共同發展」。1998年,電腦中心改為資訊部後,何金駒擔任協理,任內持續推動知識管理工作,推動計畫管理Web化、並成立與督導電子商務專案與智慧運輸專案,還在當時建置Internet與Intranet、發展公文電子化等,堪稱領先業界。尤其是在Web上面進行作業這個項目上,換個時空來說,就是現在網路協同作業的概念一模一樣,但是這個想法與做法與現況相比,可是早了近20年,十分的了不起。


「個人電腦開始普及時,中華顧問員工數已經超過1000人,原本剛推動電腦作業時大家都不想用,到了後期是大家都想用,因為所有工作都可以在上面完成,不論設計繪圖還是會計人事,計畫管理等」問題就來了,1000人等於要1000台電腦,如何普及到所有人,成為一個困難的挑戰。面對這個艱鉅的任務,何金駒還是維持一樣的工作態度,不曾說不也不曾放棄,就一頭栽下去,從規劃開始一步步塑出中華顧問全面電腦化的樣態,包括初期建置、營運維護、教育訓練、軟硬體整合到後期更新等RoadMap,尤其是經費配置上,讓何金駒十分頭大,還好時任董事長石中光先生十分支持,認為這是百年大計,最終敲定每年全年收益的3%作為電腦系統維護更新與建置之用。


為了讓投資電腦效益最大化,時任石中光董事長建議他,找一間專門進行公司資訊化的顧問公司-”Arthur D. Little,理特諮詢公司”進行評估,標準是建置之後足夠能量與國外相同的工程顧問公司競爭。「當時找了美國、英國、澳洲與日本等國家大型顧問公司進行了解電腦投資的相關項目,最後才拍板定案中華顧問的電腦建置項目」。1995年,中華顧問全面電腦化,後續接任的鍾正行董事長更是大力支持,甚至要求上級主管到新進同仁,全部都要學電腦,還舉辦考試進行考核。雖然當時讓同事們壓力很大,但是順利上手後才體會到操作電腦帶給工作上的進展有多大。「雖然鍾董曾說考不過就完蛋,但是其實沒有,還發獎金,就連司機都來學」提到鍾正行董事長推動同仁學電腦的過往,何金駒忍不住又爆料。


當大家享受到電腦化的優勢時,新的煩惱又出現,原本預計五年才要更換的電腦時程發現太長,原因是當時不論是軟體或硬體更新速度都很快,正在使用中的電腦可能沒3年就屬於落後機種難以支撐大局,同仁不時出現要換電腦的需求。「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經過會計師同意後,折舊縮減成3年」何金駒指出。


“一件事情的成功不是你一個人的能力,
要感謝很多人”


有網路就可以工作
1996年開始,網際網路大量的運用,商機也隨之而來。網際網路是繼行動電話之後,另一個可大幅度縮短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更是24小時不間斷的關係線。


中華顧問自然看到了這個趨勢。何金駒說,最初公司有內部網路,而隨著時間的累積,有著大量的資料庫可以運用;同時,公文電子化之後,伴隨而來的就是長官出差或不在辦公室內,無法批閱公文,要不然就是只能回到以前一樣,在公事包中裝滿公文「但是批完後怎麼丟回來?」何金駒強調。遇到這樣的狀況,就失去了時效性與先機。


網際網路興起後,中華顧問開始規劃電子公文網路化,雖然當時的網路速度跟現在相比連4G上網的速度都不到,但已經足以應用於公文批閱、進度追蹤、管控與預算等用途上,整體而言,當初已經率先導入現在企業廣泛使用的EIP企業管理系統,這也是何金駒的成績。「那些經理再也沒有藉口不看公文了,透過這套系統公司的管理營運才能穩定的在軌道上走」何金駒笑著說。


「在資訊部就是要看資訊未來發展,要思考這些發展將如何影響公司的業務、管理以及公司未來的影響力、發展與競爭力等,有哪一些是有衝擊的地方,要及早進行計畫」,何金駒直指當初在資訊部任職時的工作思惟。當初的構想與想法,如今一一已經成長茁壯,包括GIS地理資訊系統、ITS智慧運輸系統等,都是現在的台灣世曦拿手項目。因此可說,中華顧問,或者說台灣世曦在那個時間點,已經不再是純粹以土木興築為主的工程顧問公司,而是將目光放寬放遠,成為交通全方面的工程顧問公司。


“我不是英雄,但是我與一群英雄共事 -Richard D. Winters from Band Of Brothers Easy Company


交通管理
在中山高速公路興建之前,我國對於交通管理並未有太多的著墨,其一是因為路上車不多,其二是道路系統還還未完全建置,因此作法就是先興築後,管理才跟上的思考方式在進行。到了中山高時期,預期隨著經濟發展,路運將成為主要運輸模式,因此如何妥切的管理國道、國道與平面道路的通暢,成為當時交通管理單位高公局最具有急迫性的專案,而這個任務就落在中華顧問、落在何金駒身上。


「當初的國道交通管理概念其實很簡單,就是一個指示牌說明目前交通狀況給用路人參考」何金駒指出,但是找不到顧問公司願意承接,既然中華顧問承接了中山高的設計與監造,這個責任也就我們扛下來。


扛是扛下來,但是誰來弄?全公司上下所有部門都沒有這個經驗,第一步要怎麼規劃都毫無頭緒,最後就交由資訊部來統籌,這一交辦下來,讓何金駒成為我國國道交通管理建置的先鋒者。


硬著頭皮,資訊部接下了重擔,但同樣也是沒經驗,因此在第一次的專案中,不僅沒賺錢,中華顧問還倒貼旅費學費,由資訊部、機電部等單位,各派出共三位同仁到日本跟日本相關顧問公司學習,時間長達一年,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日本交控的整套方式學回來。台灣的交控才算開始起步。


把握住通訊重點後,接著就是進行可變資訊顯示系統CMS的建置,經過20個月的施工期,1984年11月,中山高第一代的交控正式登場,施行路段為基隆到楊梅之間,透過燈號以及文字方式顯示中山高即時狀況,並將即時路況以CCTV影像訊號傳回交控中心。


有了中山高的經驗,中華顧問將目光放在大台北地區,尤其是台北市的交通控制上。1988年,台北市因廣興捷運造成到處塞車,就是大家口中的交通黑暗期。就算沒有蓋捷運的影響,大台北地區車輛成長速度是其他縣市不知道幾倍,汽車機車為了趕時間爭先恐後,紅綠燈不連鎖的情形下,尖峰時候走走停停成為常態,若是正好是捷運工區更是如停車場一般。為了解決這個沈痾已久的問題,中華顧問與何金駒再度發揮交控專長,為台北市量身打造獨步全台的交通控制系統,就是現在大家俗稱的“交九行控中心”

 

何金駒於交九轉運站下的北市交控中心合影。(翻攝耆老憶往)


何金駒回憶,「當時的台北交通很亂,就算路口派警察,又常因為前後路口聯繫不周,或者是政府長官特勤管制的關係,所以很亂」,「所以應該用電腦管理!」,當時的交通局長陳濂泉也十分重視這個問題。中華顧問承接此顧問案後,不斷與台北市交通局的研究與調整,終於把北市內的超過一千個路口的紅綠燈進行連線,才讓交通順暢。「不過出了台北市可沒有辦法這樣一路長“綠”」 何金駒笑著說。

 

早期民眾交通法制觀念不好,加上紅綠燈放行時間不一致,塞車成為常態。(翻攝國家文化資料庫/中央日報)

 


雖然有中山高的經驗,但是畢竟高速公路與一般平面道路不同,高速公路上沒紅綠燈,但是平面道路一堆。「串連紅綠燈號誌、CMS顯示等,這些硬體技術都沒有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交管的核心,也就是軟體怎麼做,必須要看台北的路況、尖離峰等,有很複雜的邏輯,當然也包括不同廠商的系統要重新統一規格」何金駒比手畫腳的說。還好有各路高人一起下來幫忙,包括現任交通部次長祁文中、王國材兩位,才把所有困難一一給搞定,現在,交九也成為現在台北交控的基礎,「到目前為止依然是十分先進」何金駒給當年所有一同參與的所有人,他們的努力下了這個評語。

他的謙虛,讓我想起了HBO影集” Band Of Brothers“影片中真實主角Richard D. Winters受訪時以他說了一段他跟他孫子對話:「Grandpa, were you a hero in the war?祖父,你是一個戰爭英雄嗎?」他回答:「Grandpa say no, but i served in a company of heroes,不,我與一群英雄一起共事」這段不以己名,不居功的態度。


“有這個公司,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18歲踏上台灣的土地,1971年加入中華顧問以來,何金駒在工作上的傑出表現,備受眾人肯定。只要是主管交付給他的任務,即使面臨再多的困難與挑戰,他也從不說「不!」接受挑戰、勇往直前,就是他唯一的信念。


回首這些年的日子,有著什麼樣的感想?屢屢跟受訪者提到這點,都會有一段短短的靜默,包括何金駒也不例外。他緩緩的說,這三十年來,中華顧問營造出這麼好的環境,也給了他一切,包括家庭,以及信任他的長官以及能與這麼多優秀的同仁一起共事,回顧這數十年在台灣生活、在職場的日子裡,何金駒下了這麼簡單的總結:「真的老實講,所做的事情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公司,每件事情我都覺得很安慰,也有數不盡的感謝。


163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