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創意滿點的工程師-黎兵年(下)

編輯部 2020-03-09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沒人做過機場,那我來!

第一次派任到印尼工作暫告一段落,黎副總工程師回國,先進行中山高高雄屏東延伸段的設計(後來未施工)後,接著又被指派進行恆春機場規劃工作。恆春機場專案,是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立以來第一個與航空站有實質有關的案子。放眼過往,雖然中華顧問工程師在十大建設的時期就參與國內外重大交通建設,但著限於海(港灣)與陸(高速公路、高架道與鐵道等),空的部分勉強沾得上邊,就是進行桃園機場(中正機場)聯外道路工程。因此實際進行機場場域內設計則是後期的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的設計與監造。因此,黎副總工程師是中華顧問工程司第一個進行機場整體綱要計畫(Master Plan)的人,恆春機場也是中華顧問工程司真正第一個機場專案。

日治時代恆春五里亭機場空拍照(翻攝網路)

1950年代蘇聯所繪製的二十萬分之一台灣恆春機場地圖,可以發現機場旁邊有一條鐵道,如今已經消逝不見。(翻攝百年歷史地圖)

1981年,在中華顧問內無前人經驗可取,機場設計經驗值為零的情況下,黎副總工程師眉頭沒皺一下就接下恆春機場規劃專案,這是讓恆春機場由軍用機場轉民用機場的一個重要計畫。接下任務後,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收集各種相關規範進行深入了解,不論是ICAOFAA出的機場規範相關書籍他都收來看。他強調,機場可不能亂設計亂蓋,必須符合國際民航組織的相關規定,大至跑道角度、長度、寬度、材質、燈光、氣象等等,每一個環節都要一絲不苟。「就是猛K相關書籍資料」黎副總工程師說。甚至還跟當地的空軍氣象聯隊要來連續五年每小時的天氣狀況紀錄作為設計的參考資料。並且撰寫電腦程式利用上述氣象資料製作風玫瑰圖(Wind Rose)以佈置跑道方位。

他說。只是唸書是要求甚解,但是書本的知識絕大部分還是遠不及實務經驗,中華顧問工程司請來具有多年經驗的前民航局工程師,在他的協助下共同進行規劃,終讓恆春機場規劃專案順利完成,但是恆春機場到底要不要改建一案,中央與地方都有意見,紛紛擾擾多年加上調整設計後,直到2004年才完工啟用。

福衛二號衛星於2005年所拍攝恆春機場空拍樣貌。(翻攝百年歷史地圖)

「在中華顧問工程司的很多沒做過的專案,都是我第一個做的。」言詞於此,黎副總工程師露出有點靦腆又帶著得意的笑容。事實上他也該有此驕傲,畢竟承接前人經驗只是延續,真正開創新局才能另有一番天地。中華顧問工程司以及後來的台灣世曦、華光工程顧問之所以能夠傲然於世,創新領先的基因早就深植於所有同仁內心。

 

設計完了但是沒有施工

為什麼?

不知道

 

二度南洋再到沙漠,再到海邊、山上

雖然中山高延伸段與恆春機場都是規劃之後未有立即動工的後續,不過一次次的經驗讓黎副總工程師練就了一身好武藝。原以為從恆春回來後,就可以安穩一點。工作內容轉換,新的挑戰又來,而且是要遠颺到異鄉,執行榮華計畫。

當時我國還與沙烏地阿拉伯還有邦交關係,兩國不論經濟、軍事與政治上都有十分深入的往來。中山高上的「中沙大橋」就是沙烏地阿拉伯金援協助我國中山高建設所命名的橋梁。而我國日後協助沙國相關建設中,知名的則是高速公路,較不為人所知的則是由國防部主導榮華計畫。「我記得當時是在利雅附近的Al Hazi那邊一塊900公頃這麼大一塊地,要蓋一個軍事技術學校」黎副總工程師手比了一下。中華顧問工程司負責整個校區的規劃設計。

「當時裡面想得到的想不到的設施都有,就像一個小城市一樣,跟美軍類似,不過全都是回教的規格。」回憶起榮華計畫的點點滴滴,黎副總工程師話夾子一開停不下來。「榮華的榮是榮工處,華是中華,所以是榮工處興建?」我們自作聰明的拆解榮華計畫的名稱背景,插了這句話,卻被黎副總工程師一句:「No!」給堵上了嘴。

榮華計畫為當年我國協助沙烏地阿拉伯興建軍事技術學校的大案子,在裡面除了純技術服務外,還有檯面上與檯面下的政治、外交等人物也穿梭其間,畢竟當時國際情勢對我國越來越嚴峻,國際政治風雲詭譎,而遠在中東的沙烏地阿拉伯還是情意相挺台灣,自然這個專案就要辦到好、辦到完美

Al Hazi空拍照(翻攝Google)

「當年這個案子是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委員吳經國先生,帶領三位老外建築師與中華顧問工程司共同合作,我自己擔任土木組組長,負責這個案子土木組作業;為了這個大專案,成立大型的專案辦公室,就在光復大樓後面的光復大廈,佔地一整層」。

打掉了原本是民宅的隔間後,經過簡單的裝修,辦公室落成,所有專案成員立刻進駐進行作業,不眠不休的規劃與設計。初步設計完成後就由邱總帶隊,帶著他與建築組組長曾兆麒、機電部許副理等人赴利雅達,與沙方軍工局人員進行初設審核會議,彙總沙方意見返台積極展開細部設計作業,然後由沙方人員來台進行最終審查工作,等到成果好了立刻透過航空提送沙國軍工局,未料這長期忙碌的成果,卻在該國土地上連個影都沒有,著實令人氣餒。

「設計完了,但是沒有施工」。聽到黎副總工程師這樣說,現場所有人嘴巴張得大大,「啊?!」。「為什麼沒施工?」,「不知道!」黎副總工程師回答的倒是很乾脆,就是一個工程師個性,直來直往簡單不二的樣子。

言談中,黎副總工程師也露出些許無奈的表情。畢竟這是許多人花了很多時間與精力所規劃設計出來的案子,像他就是每天7點進辦公室,晚上11點多才下班,最後卻沒有辦法落實也實在是讓人無言以對。「為了這個案子還做了現場模型耶」黎副總工程師感嘆的說。

雖然榮華計畫並未落地實施興建,但是印尼與沙烏地的經驗,讓黎副總工程師學到很多,不論是管理或管制都有很深的體會。也感悟到一點,「在國外技術上會退步,因為不在國內」,也就是說,在程度高的環境裡,本身會受影響,技術能力會隨高水準的環境而提升,前面短短的幾個字,行間中道出了中華顧問工程司人員的本職學能雖只在國內,卻已有世界一流水準。

在外面歷練過這麼多個國家,最深的印象是什麼?講工程總是很枯燥乏味,在單身赴任的異國時光中,哪些是讓他難以忘懷的?短暫的沈默,黎副總工程師突然冒出一句話:「底下唱梅花時,你會想哭」。黎副總工程師來台前的日子,雖不能說如大江大海1945書中描述大時代的顛沛流離,卻也經歷過現在許多人難以體會的辛苦日子。「有一次在印尼,那年是蔣經國先生當選我國第六任總統(編按:1978年)的雙十節,印尼僑社邀請我們到一間學校聚餐,整批人被請上台介紹是台灣來的,現場掌聲不斷,爾後底下唱起『梅花』這首歌時,你的眼淚會不禁流出來」,這是一種在外漂流遊子的心境,也是經歷過大時代的動盪才會有的體會。

榮華計畫結束後,又接下了觀光局於全台主要觀光遊憩景點的規劃工作。於是他與同組的同仁們的身影出現在北海岸、鼻頭角、澳底、墾丁甚至是退輔會所屬現在十分熱門遊憩點清境農場。

接了觀光局的案子,也算是變相的遊遍寶島台灣,在當年旅遊風氣還未這麼興盛,也唯有中華顧問工程司的同仁們因為工作的關係全台跑透透,也體驗到許多與台北不同的風土民情。甚至是遠渡重洋才能享受到到異國風情,在當時,國外觀光尚未普遍,商務人士與國外工作的國人們才比較有機會出國看看,另外,也只有早期的中華顧問工程司派外人員,才能在未開放出國觀光時能夠有機會出去走走,縱然派任出國是工作。其中,就包括黎副總工程師。

 

土木人,藝術夢

自身熱愛藝術,不管是年少時的美術研讀,或者是大學時的樂團,藝術的DNA早已深植於離副總工師的骨子裡,誤打誤撞下投入了土木工程的行業裡,但是天生一股藝術氣息卻依舊發散。在中華顧問工程司任職的歲月裡,對於「設計」依然未曾忘情。

他舉例,同樣是設計,高速公路設計的概念就很簡單,只要線型抓好,該有的周邊設施上去就好。但是只要關係到有建築景觀的設計,就會引起他十分大的興趣,不只帶著同仁鑽研這方面並做出成果,更多的時候是自己挽起袖子親自下去設計,包括人來人往,有著濃濃客家風情的國道三號高速公路關西服務區就是出自於他之手。

關西服務區現今樣貌。(翻攝國道高速公路局)

另外南台灣的東山服務區也是源自於他的創意。東山服務區的設計理念不止於是一個長途行車的人車休息區,而是一個兼具生態、觀光、景觀、休閒、休息的多功能服務區。

將景觀融入自然的藝術呈現,也是黎副總工程師的拿手好戲,例如現在常見到的植草磚拼成的停車場地面、枕木做成的台階或擋土牆等,都是出自於他的點子,如今已經廣泛的應用於景觀方面的設計。

雖然自己未走上藝術相關工作,疼愛的掌上明珠現在卻是室內設計師。「算是女承父願?」對此黎副總工程師認為也不是這樣,就是尊重女兒的興趣與意願。除外,寫得一手好毛筆字與篆刻,成為黎副總工程師退休後最大的消遣。

 

“這個不是我給你的,也不是公司給你的,是你自己賺來的。這是你的存款,年底提款,你能領多少,看你這一年存了多少”

 

自省與鼓勵

         對於中華顧問工程師這些年來的體悟,黎副總工程師充滿深深的感恩,尤其是許多長官的身教與言教,讓他了解什麼叫做「適材而任」。一路由小工程師到經理再到副總工程師,底下帶過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個性與專長,如何在一個專案中讓這些人各司其位,成為一個領導者必備的特質。

        「邱總(邱洪?總工程師)跟張公(張贊勳經理)是我最欽佩的兩位長官」。細數在中華顧問這麼多年任職期間,這兩位長官給了黎副總工程師很大的啟發,對他在職場上的發展幫助很大。「邱總脾氣暴躁,但是專業能力非常強,就算他不懂的地方,只要提點一二他馬上可以舉一反三,在知人善任上更是無人出其右,在專案Handle十分到位」。至於張公則是一個溫文儒雅,觀察細微的人,他從旁觀察就了解到黎副總工程師的特質。他(張公)曾在一個餐會上,點了黎副總工程師一下,「小黎啊~你啊~為什麼可以當到經理,因為你比別人家優秀……可是你不能以你的標準來衡量別人,你要看他的能力做到多少分」。一段當頭棒喝的提醒,黎副總工程師直言:「這一點讓我受用很大」。也因為這兩位長官的身教下,應對後續的許多專案,黎副總工程師都能秉持同理心以待,讓屬下發揮最大的能力來完成許多艱難的任務。

由小工程師一路到主管職,多年的經驗累積下來,讓黎副總工程師有著十分深刻的體認,也常在應邀對外演講中提到,要當一個好的主管,「英美法管財電」這六個字一定要做到。所謂的「英美法管財電」,就是英文、美學、法律、管理、財務與電腦。這六項技能就是當主管的一個基本功,黎副總工程師解釋。因此在擔任主管時,這六個字一直是他核心推動的業務,也是培養後進十分重視的技能,包括他自己也一直以這六個字為學習管理依歸,例如電腦方面,不論設計及繪圖軟體、辦公室軟體甚至是部門網頁製作,他都是一把罩。

「這也是要歸功於中華顧問工程司的栽培」。為了提升主管的視野,鍾正行董事長甚至派他到中華經濟研究院做了三個月的夜校生,每天下班後就趕去上課,同時期的同學都是各行各業中的佼佼者,讓他在管理上有更多的心得。

他也強調,不同位階主管該有不同的高度與視野,也就是所謂的格局,當主管不是一天到晚瞎忙,而是要抽出時間沈澱,就算是發呆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緒,說不定就會有新的思維與想法。「只可惜很多作為推動只有一半,在我退休後也就無人可以為繼」,黎副總工程師略為嘆息的說道。

金錢的鼓勵是職場上最大的福利。從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立以來,循著政府機關的同樣作為,每年都會發放考績獎金。別的單位是造冊之後上傳到管理單位,然後獎金匯入戶頭,但是黎副總工程師的作為不一樣,他是拿著現金,一位一位同仁進行面談與發放。「我的口號是『劫富濟貧』」,說到與眾不同發獎金的作法,黎副總工程師大笑。

他接著正色地解釋,職位高領的薪水也高,那就不該用規定的比例來發放獎金,而是依照不同的薪資等級給予不同的比例。例如高薪者拿到的比例就低一點,低薪者拿到的比例就高一點,待統計算好後經過管理部核可,把現金放在紅包裡標上名字,再叫同仁到辦公室直接發放,並且告訴他(她),這不是我給你的,也不是公司給你的,這是你的存款,年底提款,你能領多少,看你這一年存了多少,於是「皆大歡喜」黎副總工程師強調。

提到發紅包,中華顧問工程司曾出現過著十分有趣的小故事。在鍾正行先生任董事長之時,每年過年主管都要提早跟董事長一起吃年夜飯,管理部會把主管的紅包準備好。當時除單身外,各級主管會攜伴參加,就是諸位夫人邀請一起與會。宴席中,鍾董事長會逐一敬酒並發紅包,「往往是同仁名字簽好後,紅包直接交到夫人手上,男同事根本沒過手」。提到這段過往趣事讓黎副總工師笑到不行。這背後的意義也是中華顧問工程司之所以能夠成長茁壯,每一位同仁背後家人的支持功不可沒,因此用這個方式來感謝。

 

傳承

雖然已經退休了,但是黎副總工程師依舊心繫中華顧問,對現在的工程顧問業界的環境則是憂心忡忡,「中華顧問工程司最大的資產就是人,技術一定要保持領先」離副總工程師說,「不能老是拿舊的那套來用,美其名是『做慣了』,這樣是不行的」。他也認為,老員工有其優點與經驗,帶領新人能不能成氣候是一回事,而是要讓這個老員工可以發揮最大的價值,但是如何讓資深人員Share Knowledge,如此一來才有傳承,這也是中華顧問工程司乃至於現在的台灣世曦工程顧問公司,身任管理者必須要正視的課題,而不是要事事親為,該有人做的、該有人把關的就是要授權下去,傳承不斷,後才會有廣闊天空。

回首中山高速公路通車至今已經四十多年,印尼泗水樣貌早已經改變。黎副總工程師人生中最精華三十多年的日子,獻給了中華顧問工程司,更獻給了台灣這片土地,獻給了印尼、越南以及沙烏地阿拉伯,無怨無悔。

 


196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