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捷運推手-馬俊雄(上)

編輯部 2020-03-27

服務期間:民國58636892

學歷: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

經歷:經理/副總工程師/協理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提到台灣的北、桃、高捷運系統,不僅使用過的國人都豎起大姆指,國際遊客來台旅遊,因便利的捷運系統讓他們更能深入快速的了解這片土地上的點點滴滴故事;更甚者,捷運系統已經徹底改變許多人的出行方式,舒適明亮的捷運系統更成為許多國家爭相仿效的對象。

這斐然成績的背後,故事說不完也道不盡,諸多參與的捷運專業工程師其中一位,就是已退休的中華顧問工程司馬俊雄協理,他堪稱中華顧問捷運第一人。他在職30年間的經歷,恰是我國發展捷運系統的歷史縮影,他更是一位橋梁結構高手,也是藝術熱愛者,現在就讓我們一同來看看這段「捷運緣」。

 

 “長大我就要設計比這漂亮的橋”

 

迪化街的小孩,志氣高的童年,差點殞落的青年

漫步走在現在的迪化街,布商、藥商、南北貨聚集,新舊店面融洽的參雜著。高聳入雲的山門門面訴說著當年的繁華鼎盛,底下開著一間間充滿文青風的小店;長長的風雨走廊,陳列著藥香撲鼻的中藥材;嬉鬧的小孩子追打吵鬧的身影,與拿著相機的遊客客相互穿梭交織,彷彿可以看到當年商賈穿梭在各店面的樣子。

這裏,曾經是台北最重要經濟商品對外門戶,更是商賈名流匯集之地。70多年前的迪化街,旁邊淡水河的碼頭邊停滿了一艘又一艘船支,苦力吆喝著搬著貨物上下船,未來在我國捷運史上佔有一席之地的馬俊雄,就在這邊充滿活力淡水河邊成長。

早期大稻埕碼頭船隻匯集,是當地茶葉等物資進出口最大的集散碼頭。(翻攝網路)

一路念到建中,原本可望保送台灣大學,卻因體育成績不盡人意,加上三年級下學期生了一場重病,偏偏家人相信的中醫又沒看出來是肝炎,病況一天天嚴重,人變得昏昏沈沈,雖有到校上課,卻是無法集中精神,在老師的要求下只能請長假。

老鄰居看不過去馬俊雄的狀況,上門強力勸說,馬俊雄家人只能試著帶他轉看西醫,經歷漫長的療程,好不容易從鬼門關前轉一圈回來,課業進度跟不上的情況,也只能硬著頭皮參加聯考,成績剛好上普成立的省立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只是北中距離遙遠,醫生警告離開台北去唸書,可能會危及生命。個性堅毅的馬俊雄卻堅持要圓大學夢,家人拗不過他,只能點頭答應。

「我還記得當時二弟陪我把住的地方安頓好後,我送他到台中車站搭火車,他在車站抱著我痛哭,就怕這個哥哥再也回不來」

北上的火車長笛鳴響,鍋爐發出轟轟怒吼,澎發的灰煙衝上天際,車輪開始緩緩轉動,馬俊雄目送載著弟弟的列車逐漸離開北上月台直到消失在眼中,他深吸一口氣,縱然有親情與身體的繫絆,馬俊雄依舊朝向目標毫不動搖,毅然決然地轉身,新階段的人生就此展開。

1966年台中火車站樣貌。(翻攝網路)

「那原來的志願是哪間學校?」問了這個當年幾乎只有一個標準答案的問題,筆者自己也覺得好笑。「當然是台大,而且是土木系」。

台灣大學是標準答案,「那麼為何是土木系」?原因要拉回在淡水河畔成長的小時候。從小在迪化街城隍廟附近出生長大,10歲時,每天除了上課,課餘之際就是常沿著淡水河畔散步遊玩,抬頭可看到第三代的台北橋。「當年台北橋是鋼橋(編按:第一代為1888年清光緒十四興建的木橋),大人常說這座橋很漂亮,是因為日本人設計的關係,但是我很不服氣」。馬俊雄揮著手說:「長大我就要設計比這漂亮的橋」。另外則因一位長輩在台北市建管處上班,常灌輸他念書要唸土木相關,就這樣少年時的他人生目標就已經訂好,兒時夢想終於在中華顧問工程司實現,最後還成為捷運工程專家。

 

1957年空拍台北橋樣貌,可以看到是鋼構橋。因為這座橋與不服輸的個性,促使馬俊雄走上了土木人的生涯(翻攝網路)

1925年台北橋樣貌,可以看到底下馬俊雄生活的大稻埕街廓。(翻攝網路)

“一位恩師帶他進入土木世界,並無私的推薦他,一位則是伯樂,慧眼識英雄讓他日後得以在土木工程界大放異彩”

 

差點被丟掉的履歷,土木職涯從此開始

四年的大學生涯如梭般過去,身體狀況穩定,成績也十分優異。四年的大學課堂裡,土木相關課程越念越有興趣,「對土木的興趣讓我書讀得很透,甚至推衍出許多書上沒有的公式,最後還應用在工作中」,興趣使然下,馬俊雄的成績一直維持在高標,套句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學霸」,而這種學習態度,不僅在學校內如此,出社會工作後依舊如此,也奠定了他日後在中華顧問捷運專家的地位。

55年空軍預官退伍,面對社會職場雖然已經有想法,不過卻還沒有找到適合的工作,剛好高中一位同學來訪,提及台北縣立明志中學(現為新北市立明志國民中學)缺一位理化教員,以他的條件可以先在那邊教課,然後再打算未來。

原以為就只是簡單的上課教學而已,沒想到表現太好,到職才兩個月,又先被派任去兼註冊,後又接了設備組長。不過也因為設備組長的工作,種下日後離職的原因。

早期老師的收入雖不很高,但是受日治時代氛圍影響,老師的地位很高。看似穩定的工作,為什麼要離開?「因為我很正派」馬俊雄正色地說。當時上面長官缺錢,腦筋就動到經費多的註冊跟設備組這裡。個性一向奉公守法的馬俊雄當然無法接受,就算對方用升任主任的職位來拉攏依舊無效,教書一年半之後就遞辭呈,離開學校不當老師了。

「其實就算要當主任我的條件也不符,因為不是黨員」馬俊雄補充道。

雖然最終擔任教職短短一年多,不過收穫也不少,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了還是自己班上的學生(初二),日後成為愛妻的馬太太,不過這是後話。

老師不想當,生活還是要繼續,正好看到報紙看到大陸唐山工學院畢業,對於土木營建業中十分有名的結構專家楊寶生,他所開的聯合工程事務所在徵工程師,也沒多想就寄履歷過去,只是沒抱太大希望,畢竟兩百多人要競爭兩個職位,這個錄取率比當時大學聯考錄取率還要低。而且錄取人員的學校要不就是台大,要不就是成大,若是兩位就是台、成大各一位,總之就是這兩間大學的土木系畢業優先考慮。

「為什麼你是中興大學的卻錄取你?」既然校名已經是第一關卡,興大畢業的馬俊雄根本沒希望,卻偏偏被錄取。關於這點楊寶生後來有解釋原因。決定好了面試名單,其餘一堆履歷準備要丟掉,沒想到他的履歷剛好是第一張,就被注意到。楊寶生也注意到馬俊雄履歷上寫著是省立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這點讓楊寶生很納悶。馬俊雄說:「楊寶生以為公立大學土木系只有台大跟成大有,就很奇怪怎麼還有中興大學」。

因為這個疑惑,楊寶生把馬俊雄的履歷抽起來並找了好友,正巧是馬俊雄的系主任趙國華先生問了一下,才知道中興大學早就有土木系,並了解到馬俊雄在校的成績跟表現,趙國華也極力推薦,認為這個是合適的人才,最後決定破格錄取。「這兩個人是我生平最感念的人」,一位恩師帶他進入土木世界,並無私的推薦他,一位則是伯樂,慧眼識英雄讓他日後得以在土木工程界大放異彩。

 

“他甚至自己還花了20多萬買電腦到公司用,替公司賺錢,當時這筆錢可以在鄉下買一間透天厝了”

 

進入中華顧問工程司

土木人的日子就在聯合工程師事務所展開,細數經歷過的設計案不少,包括中山北路四段拓寬工程的細部設計(含通往大直的明治橋拓寬,後改名為中山橋)。29歲時接手主辦穿越縱貫線鐵道的林森北路地下道細部設計、台中忠烈祠細部設計、麥克阿瑟公路內湖交流道細部設計等,林林總總各式各樣的專案都是出自於馬俊雄之手。短時間內就讓馬俊雄扎下了厚實的基礎累積許多經驗,成為後來進入中華顧問工程司工作最大的依仗。

58年中華顧問工程司剛成立時,找了楊寶生先生前來擔任總工程師一職」馬俊雄回憶說道。在事務所任職才一年多的馬俊雄就一同來到中華顧問,開始人生中最重要也最精華的中華顧問土木人生涯。進到中華顧問之後,開始發揮結構設計專長,開始承接許多專案。

 

CECI電腦先鋒

進入中華顧問後,5863年這五年的時間,一方面投入中山高南北路段橋梁結構設計,更是馬俊雄全力衝刺電腦的時期。著眼於未來電腦輔助設計將會是主流,還主動申請參加台灣大學計算機中心電腦培訓課程。

想參加並不等於一定可以去,當時有前瞻眼光的人其實不少。他回憶,各路人馬都想擠進比大學聯考錄取率還低的台大計算機中心課程就讀,他也去報名卻屢屢報不到。眼看別人都要彎道超車了,只能請楊寶生跟公司講,由中華顧問發函給台灣大學,獲得台大方面特許後,馬俊雄才如願進入計算機中心進修電腦課程。

提到這段過往,馬俊雄十分感激當時樊祥孫董事長的幫忙。「原本只是想請中華顧問出函讓我去學電腦,學費我自己出,後來樊董事長知道後說『既然發函上寫派訓,那就由中華顧問負擔學費』,還好不負眾望,兩個月的時間把三個程式語言學上手」。這次的訓練,也奠定了未來中華顧問引入大型王安電腦後的操作種子人員,更是中華顧問推動設計電腦化的幾個重量級推手之一。

台灣大學計算機中心課程順利結業,中華顧問也依照同仁建議,引進大型王安電腦,致次不再需要老是去借財政部的大型電腦跑程式。有了王安電腦,馬俊雄更結合在校所推演的結構計算新公式、聯合工程事務所的實務經驗,發展出多項堪稱重金也買不到的分析設計電腦程式。

「他甚至自己還花了20多萬買電腦到公司用,替公司賺錢,當時這筆錢可以在鄉下買一間透天厝了!」聽到陪訪老婆的小抱怨,馬俊雄尷尬的笑了一下。不過可以理解那種為了公司、工作不計一切付出的胸懷,套句現在話來說,就是有愛,這樣的胸襟,正也是當時中華顧問上上下下所有同仁的心情寫照。

 

差點成為BOT的中山高速公路

堪稱中華顧問的「開司元老」,馬俊雄知道的故事還真不少。坐下來才剛開始聊,他的一句話讓現場人愣了一下,「我在籌備期間就進入中華顧問,知道的事情蠻多的,包括中華顧問工程司歷史上還成立過一間『太亞工程顧問公司』,這段過往現在很多人都不清楚」。

既然已經有了中華顧問工程司,又開始肩負著中山高速公路北段的設計施工與監造工程,哪有人力或是說有必要成立另外一間工程顧問公司?怎麼想就是不合理?

看到筆者臉上滿滿疑慮,馬俊雄淡淡的笑著解釋:「中山高速公路中部與南部路段其實是要BOTBuild–Operate–Transfer),因為沒有經費蓋」。很難想像,當年十大建設之一,也是眾人矚目的中山高速公路興建計畫喊得震天尬響,背後卻是只有北部段有經費,中南部路段興建費用還不知打哪裡來,所以乾脆推動BOT,用民間的錢蓋是當時不得已方法。

BOT的消息傳出,各方人馬都動了起來。美國方面的財團、中聯信託、中聯貿易以及中華顧問合組太亞工程顧問公司,要搶下這塊大餅,畢竟北部路段中華顧問著墨很深,擁有先天上的技術優勢。

聯合許多公司所組成的太亞工程顧問公司,看似是民間方面自己動作要搶食這個市場,但是追其後面的動機,其實還是跟政策有關,而且太亞工程顧問公司其實是政府方面主導成立。換句話說,就跟現行的中華航空等國營事業一樣,自負盈虧,在背後隱含著國家角色,並以民間的身份來進行興建、營運以及移轉。

為了讓太亞工程顧問順利營運,由中華顧問這邊挑選了分別有基礎、結構以及施工等三位專家被挖去太亞工程顧問。結構專家部分相中了馬俊雄,原本中華顧問不放人,畢竟他已經進入中華顧問5年的時間,相關業務都很熟捻,許多專案都需借助他的經驗。

屢次要人無果,最後太亞工程顧問總經理親自到中華顧問找樊祥孫董事長談,幾經折衝後,最終用借調方式才敲定這樁人事案,馬俊雄的工作職場就由中華顧問變成太亞工程顧問,時間為64年。

「我見證太亞工程顧問公司成立,也加入這間公司,不過在我離開沒幾年這間公司就關閉了」。原因就在隨著孫運璿部長前往沙烏地阿拉伯訪問,獲得該國奧援後,興建中山高中南部路段的費用也有著落,政府政策改變,不再考慮BOT,這個為中山高BOT所成立的太亞工程顧問公司自然就走入歷史不復存在。

67年馬俊雄(左四)在太亞工程顧問任職時與同仁於台中港遠東倉儲公司六萬噸圓筒散裝穀倉前合影。(翻攝耆老憶往)

還沒賺到錢就收攤,投資下去的資產就只能盡量再利用。馬俊雄回憶,當時成立太亞後,除了辦公室的軟硬體建設外,還買了許多工程用的機具,例如挖土機、推土機等,與其放著壞,不如租出去,最後用便宜價格租給榮工處以及中華工程,租金收入多少也彌補停業損失。如今還可看到馬俊雄在太亞時期所設計過的專案,例如二仁溪橋、高雄港與台中港遠東倉儲穀倉、台鐵貨列穀倉等設計案。

還沒賺到錢就收攤,投資下去的資產就只能盡量再利用。馬俊雄回憶,當時成立太亞後,除了辦公室的軟硬體建設外,還買了許多工程用的機具,例如挖土機、推土機等,與其放著壞,不如租出去,最後用便宜價格租給榮工處以及中華工程,租金收入多少也彌補停業損失。如今還可看到馬俊雄在太亞時期所設計過的專案,例如二仁溪橋、高雄港與台中港遠東倉儲穀倉、台鐵貨列穀倉等設計案。

太亞結束前,馬俊雄就歸建老東家中華顧問,原以為照舊如常,後來的決定卻讓他愕然。

「這幾年太亞的年資不算在中華顧問裡面,回到中華顧問後薪水卻不升反降,但是他就是要做重大工程,要為國家做事,到現在還是一樣」,提到這段過往,陪著受訪的馬太太不免還是有點小小抱怨。「我要做重大工程,只有中華顧問可以做重大工程!」,遇到這個狀況,看似儒者的馬俊雄,難得以嚴肅的口氣向馬太太解釋為什麼還是願意回到中華顧問,縱然薪水比被借調前還要低,為了自己的目標,就算自己吃虧一點他也不以為意,畢竟重大工程的機會難遇,過了這個村可能就沒那個店,遇到就要把握。

原本情勢看起來沒有轉圜的餘地,馬俊雄不喜爭吵的個性也就默默接受,卻在張贊勳的主動幫助下峰迴路轉。他說,那是同事去拍桌子,才重新核薪後拉回到離開前一樣的薪水。「他在中華顧問就當作是做善事」對於老公這樣的個性,馬太太白了一眼馬俊雄說。不過這麼多年過去,嘴上是這樣小抱怨,但是馬太太對於馬俊雄的決定還是支持。(待續)

ent:33.05pt;mso-char-indent-count:2.36;line-height:22.0pt;mso-line-height-rule: exactly"> 太亞結束前,馬俊雄就歸建老東家中華顧問,原以為照舊如常,後來的決定卻讓他愕然。

「這幾年太亞的年資不算在中華顧問裡面,回到中華顧問後薪水卻不升反降,但是他就是要做重大工程,要為國家做事,到現在還是一樣」,提到這段過往,陪著受訪的馬太太不免還是有點小小抱怨。「我要做重大工程,只有中華顧問可以做重大工程!」,遇到這個狀況,看似儒者的馬俊雄,難得以嚴肅的口氣向馬太太解釋為什麼還是願意回到中華顧問,縱然薪水比被借調前還要低,為了自己的目標,就算自己吃虧一點他也不以為意,畢竟重大工程的機會難遇,過了這個村可能就沒那個店,遇到就要把握。

原本情勢看起來沒有轉圜的餘地,馬俊雄不喜爭吵的個性也就默默接受,卻在張贊勳的主動幫助下峰迴路轉。他說,那是同事去拍桌子,才重新核薪後拉回到離開前一樣的薪水。「他在中華顧問就當作是做善事」對於老公這樣的個性,馬太太白了一眼馬俊雄說。不過這麼多年過去,嘴上是這樣小抱怨,但是馬太太對於馬俊雄的決定還是支持。(待續)


361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