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捷運推手-馬俊雄(下)

編輯部 2020-03-31

歸隊

68年端午前,馬俊雄回到熟悉的中華顧問,繼續扛起招牌往前衝。一方面擔任重陽大橋興建主辦工程師,另外也扛起環河南路快速道路的主辦重責,幾乎想得到與橋梁、交流道有關的結構案子,都有他的身影出現。想當然爾,正是火紅到不行的南向印尼外派任務,他也沒被落掉。前後去了兩次印尼,第一次去兩個半月,擔任印尼東爪哇泗水收費公路橋計畫裡的橋梁結構工程專業顧問;兩年後,又去了第二次,專門負責橋梁設計。

70年馬俊雄第二次到印尼泗水擔任橋梁結構工程師時留影。(翻攝耆老憶往)

「第二次去雖然是負責所有橋梁設計,但是卻比第一次輕鬆,因為我有買了一台德州儀器掌上型電腦,把所有的橋梁地工等設計都寫成程式變成磁卡,帶去印尼後,原本要半年的設計時間,我一個月就好了。」言談中略有點小得意,更像是一個推銷業務員,訴說著有了這台電腦後,可以讓你工作效率突飛猛進。原本預計六個月的出差時間,一下子工作就做完,剩下五個月時間馬俊雄除了按時上班外,另外在假日也常一個人開車出門,體驗許多印尼當地風情。「他最喜歡去峇里島」,「我在台灣上班帶三個孩子,他要為國家做事,但是家裡的事情都是我做,所以公公婆婆沒有兒子,孩子沒有爸爸,我沒有老公,成就了馬俊雄對中華顧問跟中華民國在工程上面的願望」聽到這段過往,馬太太忍不住插話,也間接點出了馬俊雄一生勇往直前義無反顧的堅毅個性。

圖為馬俊雄為了工作順利所購買的德州儀器掌上型電腦同型機。(翻攝網路)

聽到太太抱怨,馬俊雄趕緊澄清說,68年第一次去的時候剛下飛機就想回台,不論是語言還是習慣都跟台灣有很大的不同,不過待了兩個半月後反而覺得印尼很好,加給後的薪水在當地可以過上很好的日子,若是帶家人一同前往,還配車配房,因此70年第二次去是馬俊雄主動爭取前往,並有計劃帶著妻子一同,不過這次反而是馬太太因為考量到孩子的教育,也不太想離開,就只能再次單身赴任。

在印尼當地的日子雖然過得不錯,但是隱含的危機卻不時出現,那就是「排華」。中華顧問名聲在先後到任印尼工作的同仁們銳意經營贏得口碑,但排華的效應卻不時發生。「在泗水也有遇過(排華),我還有開車出去看,讓張步陵十分緊張,但是出去兩次後就不敢了,因為實在是很恐怖」。提到當年親眼看到排華的抗議活動,縱然過去了數十年,依舊讓馬俊雄後怕不已。

 

“台北捷運系統之所以可以快速發展,首先要感謝的就是王章清

高雄其實很早就有捷運的可行性研究,高雄運量其實撐不起來營運

 

投身捷運,打開捷運之門

半年的印尼生活結束後,回到國內,立即投入新的專案裡面,包括民眾已經習以為常,成為大台北地區大眾交通主力的台北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可行性研究,隨後又參與設計台北車站、台北鐵路地下化土木與機電細部設計專案、台北車站鐵路地下化隧道主體工程結構工程師、北二高細部設計等,讓馬俊雄如陀螺般的忙碌。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捷運淡水線與新店線(舊稱)的規劃,就是出自於馬俊雄與同仁之手。五年之後的76年,新店線開始動工興建,馬俊雄擔任該線162標專案計畫的計畫副理,負責新店站、新店市公所站、七張站三座地下車站與明挖覆蓋隧道等,內容則是五花八門,凡舉土木、結構、大地工程、建築與機電等細部設計,都是負責的項目。

這一條捷運路線,也是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立以來第一條的捷運路線專案,並未參與我國第一條捷運木柵線的專案。馬俊雄回憶,當時中華顧問有與美國西屋公司合作,但是沒有標到,而是T.Y. Lin拿走。至於新店線的專案則是與法國SOFRETU大眾運輸顧問工程合作拿到,由該公司進行領導,馬俊雄協助推動。

「原本淡水線與新店線在可行性研究時與現在實際路線是有所不同」馬俊雄想到突然說了這一句話出來,掀開了當時為人較不知的過往。「當時淡水線原本要走中山北路,而新店線則是現有路線到公館後,改走高架到新店」。「其實南港線後段也是高架」馬俊雄再補了一句。

「淡水線走中山北路?」著實引起現場所有人的好奇心。馬俊雄解釋,主原因就是出在台鐵淡水線路線要的價格很高,所以一直談不攏,後來幾經折衝後,還是走台鐵淡水線原有路廊,然後到圓山那邊改走高架方式通過。至於新店線因公館以南(往新店方向)民眾抗議,南港也是因為抗爭,因此才改為全線地下化。

馬俊雄也透露新店線鐵道當年路廊決定的原因,就是在旅客人數。照道理講,新店線應該與淡水線一樣,走當初台鐵鐵道,一方面可讓施工交通影響降至最低,二來利用既有路廊可以減少經費支出。不過最後還是改走羅斯福路往南,主要原因就是在旅客人數上。「羅斯福路上的乘客比較多,就是這著原因」馬俊雄回憶說。另外一個重點則是萬新鐵道(萬華到新店,台鐵新店線)53年就拆除改成汀州路,要重新改回成為新店線捷運用,包括路軌、車站等可施作的空間不夠,再加上緊鄰住家會造成干擾,總總原因之下就選擇羅斯福路地下化路廊。

76年馬俊雄與(右四)SOFRETU公司人員於捷運新店162標工地合影(翻攝耆老憶往)

聊到捷運,馬俊雄滿肚子故事,他認為,台北捷運系統之所以可以快速發展,首先要感謝的就是王章清。王章清於高玉樹擔任台北市長時是工務局局長(57年左右),他在局長任內就曾提出台北應該要有捷運系統(當時稱為地下鐵),但是因為費用過高,高玉樹不點頭,整個計畫就只能喊停,並離開台北市府職務赴美進修,回來後擔任交通部次長時,依舊堅持台北市應該要有地鐵,高玉樹還是一樣不點頭,無奈之餘,就成立一個「運委會」,積極推動台北都會區地下鐵。

「高雄其實很早就有捷運的可行性研究」馬俊雄回憶,因為他經歷過台北都會捷運可行性研究,已有豐厚的經驗,就被延請至運委會兼任,在任職一年中的時間針對大台北捷運系統,甚至是高雄捷運系統都曾進行可行性研究。「高雄運量其實撐不起來營運」,這是當時研究的結論。

雖然木柵線並不是中華顧問參與的第一條捷運路線,卻在80年木柵線延伸至內湖的專案中,中華顧問則成為該專案144標負責興建。

從大台北都會捷運規劃到實際參與設計興建,新店線、淡水線、木柵線、板南線、新莊線都有馬俊雄活躍的身影。甚至是新加坡捷運系統103A統包競標工程之隧道與車站設計,都是出自於馬俊雄之手。這些捷運經驗,堪稱我國捷運史上第一人當之無愧。

 

 “捷運工程部還讓人稱「中華顧問裡面的小中華」由此看出同仁間的感情有多濃密”

 

中華顧問裡面的小中華,捷運工程部

為了讓捷運相關專案能夠順利進行,再加上捷運專案越來越多,累積的能量已經足夠成立專屬部門進行推動,一方面會成立捷運工程部其實也有台北捷運局的要求,直至85年,捷運工程部終於正式成立。雖然只是中華顧問的眷屬,馬太太對捷運工程部成立的前因後果卻是十分熟悉。她說,原本捷運的案子都是任務編組的方式組成,學會了卻又都各自歸建回原部門,到另外一個計畫開始,再重新找人重新訓練,這樣的狀況如此反覆,並不是一個好方式,因此才有想到成立捷運工程部。

捷運部正式成立後,業務大幅度拓展,北、高捷運都看得到馬俊雄的忙碌身影,包括當初木柵線帽梁補強工程都是馬俊雄帶著中華顧問捷運部同仁一起努力,提出解決方案並且付諸執行完成,才讓木柵線結構穩定下來,免除拆除的命運。部門同仁的觸角更延伸到海外,包括印尼、馬來西亞、越南等的初期捷運或現在捷運建設,都有CECI的參與。

提到木柵線帽梁補強的過往,馬俊雄又說出了當年不為外人所知的故事。他說,當初木柵線帽梁出現問題,程度都不一樣,經由土木專家進行調查評估,只有少部分恐有安全疑慮,但是專家並沒有提出解決方案。此時,結構技師公會與結構工程師協會以及台大學者,皆認為要拆除較為妥當。但是中國工程師協會認為可以補強方式來增加強度,司內橋梁專家執行副總經理林樹柱認為就以補強方式進行,並強調中華顧問可以接下這個案子,整起案子最後指定馬俊雄負責。「不過當時外界並不看好,認為中華顧問還是不要接下這個案子的傳言很多」馬俊雄搖搖頭,思緒又回到那段頂著鋼盔向前衝,使命完成木柵線帽梁補強的日子。

為了讓補強專案順利上線,馬俊雄自請擔任指揮官,並找同仁擔任計畫經理,為了增加自己的專業知識,還請資訊部同仁透過國家圖書館的協助,找到美國國家圖書館,將所有帽梁補強相關的書籍、期刊開好書單,派人到美國通通買入手,也收集日本資料研讀;另外,為了確保資訊一致,凡事相關訪談、民意代表資料需求等,通通由馬俊雄來處理。

為了讓專案能夠完美達陣,馬俊雄帶領捷運工程同仁沒日沒夜的努力進行著。馬太太笑著說,當時超過加班時數是沒加班費,捷運部同仁不以為意,熬夜做到天亮是常有的事,馬俊雄是主管沒有加班費,而且還常掏腰包請加班的同仁吃東西慰勞,甚至還擔心女性同仁加班下班後的安危,親自開車送她回家,當自己到家後已經凌晨一點多,家人早已入眠。

努力的結果得來帽梁補強工程順利推動並完成的果實。為了讓資訊透明,不因媒體、民代誤解而產生不必要的困擾,因此面對記者、學者等質疑時,都是由馬俊雄出來面對,他屢屢拿出清晰的邏輯與專業知識回應,此舉不僅讓中華顧問在捷運更站穩腳步,馬俊雄的專業更贏得大家的尊重。這一仗打得漂亮,捷運工程部還有著「中華顧問裡面的小中華」稱號,由此看出同仁間的感情有多濃密。

如今,搭著捷運穿梭在雙北,已經成為許多人習以為常的通勤模式,問馬俊雄自已的感受呢?他沈默了一會:「很感動,當初的堅持是對的」一如土木人般的惜字如金,他的所有貢獻,成就了許許多多的人。

 

落日條款

中華顧問工程司轉投資並成立台灣世曦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後,進而轉型成為具有非營利性質公設財團法人性質。在這個轉型過程前,曾經經歷一段動盪,一直不為外人所知,也因有馬俊雄愛妻的協助下,才讓中華顧問得已順利轉型並維持營運至今。

國內顧問工程界一直有著「三中」的稱謂,所謂三中即為中華顧問工程司(交通工程相關)、中興工程顧問社(水利工程相關)以及中國技術服務社(石化工程相關),每個法人機構專長的工程皆有所不同,但都是為了促進我國重大工程建設,由政府等單位捐助設立的法人。

但是法人機構依規定是不能有營利行為,但是就成立以來,所有專案都是屬於「收錢辦事」的作為,尤其是在標案競爭因經驗豐富,接到的案子又不用繳稅,所以讓其他民間工程顧問公司頗有微詞,因此想透過立法的方式,讓這三間法人能夠回歸法律限制,亦即非公司形態的法人機構,不能承包公共工程,這樣民間工程顧問公司得以有案子可做。為了這個目標,民間成立工程顧問事業協會,積極在立法院內運作,要讓「工程技術顧問公司管理條例」案子過關。

 

“只要條例過關,三中馬上就沒案子可做”

 

提起當時的嚴峻情勢,馬俊雄眉頭皺了一下。幸好馬俊雄有一個賢內助,在立法委員關中辦公室擔任助理的馬太太,在當時中華顧問工程司董事長,兼工程顧問事業協會理事長石中光的請託下,為了丈夫與中華顧問積極奔走,才讓這個案子有了轉圜的餘地,「我太太常半夜到故宮那邊石董事長的住處拿他親筆寫的資料,然後隔天到立法院跟委員遊說,最後才有落日條款出現,也就是十年之內要完成轉型,不讓中華顧問一下子就被消滅」回想起當時的種種情形,那種動蕩不安,不知前途為何的惶惶心情依舊彌新。

話題提到石中光董事長,馬太太內心充滿欽佩推崇之意,也透露出許多不為人知的過往。她說,因為這個案子,讓她跟石董事長成了忘年之交,也因為這個案子,她才知道石董事長拿出許多自己的私房錢捐給關中先生所成立的基金會,就是希望藉關中先生的影響力,救一下中華(顧問)。如此大義的石董事長感動了馬太太,讓她在這個關鍵時刻沒日沒夜的進行協調,石董事長也放下董事長身段,到立院跟立委助理搏感情拜託,終於保住了中華顧問工程司,也才有後期百分之一百轉投資台灣世曦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出現。

因馬夫人的協助,讓中華顧問工程司得已順利轉型,此事情也見證了馬俊雄夫妻的深厚感情。圖為兩人83年於美國白宮前合影。(翻攝耆老憶往)

我看見沈默,但是堅毅的土木人

從中華顧問退休後,馬俊雄卻是退而不休,除了受邀到各大專院校擔任客座教授授課外,也持續將自身的經驗分門別類進行文章撰寫,希望可以出一本書進行技術經驗傳承。

兩個多小時的訪談過程中,馬俊雄的說話方式,一如他的溫溫個性,不喜歡爭,只做好份內的工作,但也因為這樣的個性在歷任專案中贏得了許多的敬重,更與許多人成為好友,不論對方當初的立場為何,可能是質疑,可能是支持,甚至是記者、民代等,最終都與馬俊雄成為要好的朋友。

一個站在淡水河畔,看著橫跨淡水河上的台北橋,發誓要設計出比日本人更棒作品的小伙子,到經歷生死交關,終於戰勝病魔的高中生,再到面對誘惑正直不阿的老師,直到終於達到心願,為國家建設盡心盡力的工程師。

他的身影,沈默,卻是堅毅。

「我以他為榮」,馬太太最後下了這句註腳,一切的一切,都在這句話裡。


275

延伸閱讀

  • 「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俠氣挑起建設大業,遠赴海外 打響CECI名號—李杉

    民國58年,中華顧問工程司成立,海內外的眾多優秀工程人才,為了一句「國家需要你!...

    2019-04-18

    看更多
  • 「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大地專業 戮力以赴-周功台(下)

    關渡大橋及高雄過港隧道工程之設計工作告一段落,緊接著民國72年,周功台又馬不停蹄...

    2019-05-14

    看更多
  • 「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用雙腳走出的高速公路-林松茂(上)

    某知名的貨車電視廣告:「一台車『兔』全台灣」,意思就是買了這台車可以順暢的台灣頭...

    2019-06-17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