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迴隧道裡砥礪多年的溫柔力──專訪第一位台灣女性工程處長鄭敬伶

生活譜記 2020-04-16

採訪報導/陳韋蓉 王琳 羅靖婷 陳燕梅 高捷中

       

頭一次拜訪鄭敬伶處長,是在工地旁辦公鐵皮屋二樓裡,時間尚早,她已然埋首於成堆的公文之中。聽到動靜時才抬頭,看到是我們,立即以充滿熱忱與善意的嗓音招呼著我們,而她人生中最要的另一半──郭鑑智協理,也站在一旁帶著靦腆笑容的迎接我們。

互助營造股份有限公司鄭敬伶處長與郭鑑智協理  生活譜記攝


頭一次拜訪鄭敬伶處長,是在工地旁辦公鐵皮屋二樓裡,時間尚早,她已然埋首於成堆的公文之中。聽到動靜時才抬頭,看到是我們,立即以充滿熱忱與善意的嗓音招呼著我們,而她人生中最要的另一半──郭鑑智協理,也站在一旁帶著靦腆笑容的迎接我們。

當採訪器材猶如一條龍般,陸陸續續進入預定訪問的房間紮營,另一組攝影團隊則抓緊時間在門外取景時,赫然發現工地到處都是罕見的異國文字,錯落在告示牌與交通標語之上,這一路走來,工地附近原住民部落林立,暗示著工地人員組成含括了五湖四海。由此看來,除了專業的安全審定,人員的溝通,日常互動和工作搭配,在工地的管理上,肯定也是一場硬仗,更別提在一個以男性為主的工作環境,且受限於迷信,而被工地排擠的女性主管,為了完成她的任務,勢必要付出更多。

 

台9線南迴公路C2標草埔工務所告示牌,標示倒數完工日期。生活譜記團隊攝

 

六年磨一劍 草埔隧道工程甘苦談

「土木工程跟一般你們在都市看到建築案差異非常大,大型工地的生活很長,也很辛苦,尤其是草埔這一段,因地質的關係,事故太多,相當難做。」然而,俐落的短髮配上颯爽的笑容,鄭敬伶處長嘴裡說著辛苦,卻還是輕快的語調,談論著過去幾年深耕工地的經驗。

在南迴改善工程路段,鄭處長所負責的部分是草埔隧道,這個隧道全長 4.6公里,該區域因地質的關係,地底下埋藏著四點五億年前的硬頁岩,硬頁岩含有遇水就會軟化的泥土,鑿穴時,必須小心,卻因地下水層藏在皺摺裡,讓探查儀器不好判讀,因此這個隧道,是最為難預測的地段,時有「抽坍」發生。整個工程開發團隊如履薄冰地歷經六年的開鑿,稍微一個不留神,或錯估力道和角度,就會發生坍方。縱使工程開發團隊已經像走鋼索般地質執行工程,草埔隧道還是有多達 30幾次,因為自然因素而發生突發性的抽坍和湧水。
 

草埔隧道施工  交通部公路總局西部濱海公路南區臨時工程處提供/王富生攝


整個過程之中,令她最為感動的是,開挖人員為了盡早讓這條「回家的路」順利通車,每每堅持到最後一刻,非得等到燈熄了,開挖面滑動,工班才願意撤出,多次來來回回進入、撤出,當坍方處需要再一次噴漿、灌漿、開挖、支保等工程時,工班也默默的互相砥礪,堅持到底,一個腳步也不願意挪開。

雖說,鄭處長會因為女性的身份,受限於工地迷信思維,進入工地時,被工班碎念「拜託不要進去」,或在發生坍方時,被遷怒就是因為有女性進入工地才會發生這樣的災害,因為開朗的性格,當下的委屈隨即得以調整,甚至勸慰自己,隧道抽坍發生無關性別,真正重要的是趕緊把工程做好。

 

草埔隧道防水膜鋪設工程完成後,彷彿置身水族館內景象。交通部公路總局西部濱海公路南區臨時工程處提供/王富生攝

 

除此之外,溫柔的鄭處長也輕描淡寫的提到,自己其實很能理解隧道工程人員的心態,主要源自於工程太過艱鉅而產生的不安感,也能體諒迷信思維,無法真正的被解決,也因此除非出現了與機電與交控等設計介面的問題,其他的時間,盡可能拜託身為工地督導的丈夫──郭鑑智巡視,同時也透過工地主任或工程司協助溝通,讓工班能夠安心作業。

工地督導郭鑑智協理,一直以來,總是在工程處默默支持著妻子,並適時的給予協助。郭協理也坦言,草埔路段的施工,像是一艘海上快翻的船,曾經一週內有三個區域發生抽坍,致使一切重整。不過,為了確保坑內安全,必須等抽坍面穩定,而這一等,往往已經過了一個月。這種挫折感往往讓人產生自我懷疑,到底能不能繼續往前走下去,畢竟自己也從沒遇過狀況這麼多的工地,這一路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撐過來的。郭協理言至於此,鄭處長很體貼的拍了拍了先生的手,說:「辛苦了,加油!」

不過,草埔隧道雖然危險,但卻是臺東通往屏東的唯一道路,鄭處長表示,過去這六年,她們已經看過太多大大小小的車禍,歷經了許許多多的困難,除了感謝工程團隊的勇氣和努力以外,更欣慰的是,這艘危機四伏的船總算要安全靠岸,希望道路完工後,能達到更安全、更方便的目的。
 

鄭敬伶處長及郭鑑智協理接受訪問時,談到隧道工程即將順利完工之喜悅盡在不言中。生活譜記團隊攝

 

工程衍生好交情 在地深耕用真心

     「我同事在說,南迴名字取的不好,因為很難回去,我說不是啦!是地方會黏人啦!」鄭處長說著草埔工程告一段落後,她最為不捨得,莫過於即將與這裡認識的朋友道別,也即將離開這塊具有深刻人文風情的環境。而當天下午,她當帶我們走訪獅子鄉代表李振榮夫婦家時,那種隨興所至,言談間毫無避諱的相談勝歡的盛況,也說明了一切。

    「我們這裡是屬於大龜文王國的後代,以前的老房子都是龜甲屋,可是你現在看不到一個龜甲屋,變成你想要教育小孩,讓子子孫孫了解以前所住的環境,體驗以前的生活是這樣,進而透過文物展示及學習各種傳統技能讓文化得已延續。」李振榮作為當地的代表,希望這段道路完工後,會引來人潮與錢潮,可以留住年輕人,並帶動地方上的產業與經濟發展。他不免也會擔心,這樣便捷的交通,是否更容易讓當地年輕人往外流,他認為偏鄉需要政府適時的輔導,但不是全然的補助,如何行銷當地的農業與文化特色,積極的協助發展當地觀光產業。草埔地區需要建設文化傳承,生活需求供應的面向,在醫療、教育、文化、交通和生活質量上各個點落的經營,讓更多人願意真的留下來。

    李振榮表示,當地人最關心這條路的安全,也相當擔憂,這條道路變成「難回」的路。好比因為橋面改成四線道拓寬,人行道就被壓縮了,就算有紅、綠燈,也不一定能因應增加的車流量和騎快的駕駛,提供車輛方便的同時,卻讓行人出現安全疑慮。對當地居民相當關心的鄭處長,也適時地補述:「這次的安全諮詢會議的時候,有提到行的安全,草埔學小在台九路旁,馬路變寬了車速變快了,小朋友上學有點危險,所以研議做一個行人專用道。」
 

郭協理笑稱李振榮代表(右1)是靦腆的草埔一哥,尤薔惠夫人(右2)是大方的草埔一姐。生活譜記團隊攝


「我們來這裡7年半了,草埔段工程是我先來的,後來她一開始也是支援,可是後來狀況太多了,她就變長住在這裡,小孩也就轉下來念小學3年級。」郭協理回憶起當時,跟擔任草埔社區發展協會的李振榮理事長,因工程跟地方有密切的聯繫而熟悉。訪談間,兩家人常講起小孩同班又玩在一起的情況,李代表是鄭處長兒子的射箭教練,同時協助草埔國小獲得屏東射箭冠軍,鄭處長的兒子課餘時,也總是往部落裡跑,兩家人甚至開玩笑乾脆互作親家。

 

郭鑑智及鄭敬伶陪兒子參加草埔國小射箭比賽合影/鄭敬伶提供


相識多年,已然是彼此重要的支柱。李代表直白的告訴我們,他真的能從鄭處長身上看到她對這塊土地的投入和熱情,部落裡頭的許多事,有時跟工地毫無相關,但鄭處長依然會主動幫忙,例如:開車將孩子們一個個送回家、資助學校的營養午餐,參與教會部落建設等等,所以才會特別喜歡、信任他們夫婦倆。

 

李振榮代表與鄭敬伶處長賢伉儷受訪時提及生活趣事,大夥笑得合不攏嘴。生活譜記團隊攝

 

對鄭敬伶處長來說,之所以能夠在地深耕,主要是因為李代表相當關心地方發展建設,從李代表夫婦身上,也獲得了最真實的意見,以及與當地居民溝通上的協助,他們是不可多得的好朋友,每當工程遇到困難,心情不好時,總是會來這裡聊天,轉換心情,就算現在工程即將竣工,一方面雀躍著自己終於要回家了,同時也真的很捨不得這片土地與這難能可貴的友誼。
 

鄭處長與草埔孩子們的日常互動  鄭敬伶提供


    雖說鄭處長在訪問時就斬釘截鐵的說自己接受這樣的工作並非情願,若能重新選擇,不一定願意接受這份工作,但這段耗時費力的「迴家路」,確實讓她嘗遍了各種酸甜苦辣,也讓他們體會到團隊共同面臨困境,永不放棄的勇氣,以及夫妻和朋友間互相扶持的溫情,感受到能提供用路人一條安全道路的驕傲,更可貴的是,他們也在這六、七年之間,已然將感情和生活深埋在這片土地裡,也因此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個家。

 


62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