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親力親為身先士卒,女性也有一片天—何兆齡(上)

編輯部 2019-07-02


服務期間:民國68—94年
學歷:台北工專土木工程科/亞洲理工學院電腦應用系
經歷:正工程師/主任工程師/副理

文/張聖奕
攝影、錄影/張聖奕、張育彰


中華顧問能立足台灣工程顧問業50載屹立不搖,歸功於所有中華顧問前後任職過的所有同仁。雖然工程顧問業一直多以男性為主,不過中華顧問的女生卻也是猶如鬚眉,不論在工地現場還是面對業主或包商,總能以女性特有的溫婉與專業調和一切。


訪前整理何兆齡副理過往經歷時,最吸引我們的莫過於前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先生對她的知遇之交,她的優異表現,當年讓張榮發先生開出誘人的待遇希望延攬她進入長榮。昔日的故事令人難以無視,就像貓抓一樣撩人心癢,因此訪談一開始就立即切入這個話題,而何兆齡還是維持一個恬淡的笑容說:「因為中華顧問成就了我,所以我沒打算離開」。簡單的幾個字,串起與中華顧問25年難分難捨的情誼。



“當時父親的眼淚就這樣流下來,我還回頭跟媽說他哭了」

何兆齡描述當年骨肉重逢的場景恍如昨日般歷歷在目”



經歷動亂,逆境中成長

這一切的人生故事要從小開始說起。說話溫柔婉約的何兆齡,訪談時的回應方式就跟外表一樣,給人一種如沐春風鄰家大姊般親和的感覺,讓人難以想像的,她出生在一個動盪的大時代—國共內戰,對日抗戰的陪都重慶是她的出生地,幼年童年在武昌,開門抬頭就能看到崔顥所寫七言絕句「黃鶴樓」所描述的黃鶴樓。


對日抗戰結束,國共內戰又起,民國38年底她的父親在政府遷往台灣時最後一批負責護送國家資產來台。父親長官體恤孕婦和孩子搭船辛苦,安排何媽媽帶四歲的何大姊和腹中的何兆齡到重慶準備搭機飛台,因機隊變節投共,從此何媽媽母女與何伯伯失去了音訊,民國39年初,重慶沙坪壩竟成了何兆齡的出生地。何媽媽考量夫婿身分,為免麻煩,在何兆齡出生後,就帶著兩姊妹和勤務兵到人生地不熟的武昌,定居於蛇山山麓,謊稱自己不識字,丈夫的一切都不知曉,勤務兵也報為何媽媽的外甥,生活就靠母親為人打毛衣和勤務兵到工廠做工,在武昌度過了7年的童年生活。「我是看著老黃鶴樓被拆除,原址建了武漢大鐵橋,現在的黃鶴樓是後來重建的」何兆齡說。

何兆齡(左一)與母親、姊姊於大陸武昌合影。(何兆齡/提供)


團圓之路也是如此奇妙,何媽媽在路上遇到何伯伯昔日屬下羅伯伯由香港到大陸辦貨,由他口中得知父親在台灣。回到香港後羅伯伯發了一封信給何媽媽,偽稱何兆齡父親在香港生病,要何媽媽前往照顧,何媽媽思緒周密智慧過人令人佩服,在申請出境時特別央求政府代為照顧小姊妹倆數日,待她把丈夫接回武昌,承辦人建議何媽媽帶著孩子們全家一起去,再全家一起回,因為政府不可能有閒人照顧小姊妹,於是何媽媽順利申請到核准出境,民國四十六年五月帶著女兒們搭粵漢鐵路從武昌到廣州,轉船到澳門,再換船抵香港等候台灣入境證,約兩個月收到台灣入境證後再搭四川輪,經歷三天的海上航程,於基隆港上岸全家團聚。


基隆碼頭上陪父親接船的叔伯阿姨十數人,幾乎都為何媽媽而來,七年的離散,老友相見恍如隔世,七歲的兆齡不曾見過父親,眼前身高181公分的大男人抱著她,卻不知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當大家問她來幹什麼?她說找爸爸,但有人指著父親問是誰抱著她時,她搖搖頭說不知道,然後看到父親兩行眼淚掉下來,「我還回頭跟媽媽說他哭了」何兆齡描述當年骨肉重逢初見家人重聚的場景恍如昨日般歷歷在目。

變故發生前,何兆齡(右一)與父親、母親、姊姊還有年幼的小弟於台北家中合影。(何兆齡/提供)


故事雖不若龍應台所著「大江大海1949」這般顛沛流離動盪不已的大時代故事,卻是她個人成長經歷上難以抹滅的痕跡。來台後,生活日趨穩定,父親已經由軍職轉文職,隸屬台灣省政府會計處,派在花蓮工校(現花蓮高工)任職,隨父親回到花蓮,父親堅持七歲應該讀二年級,於是請老師惡補了兩星期插班考進花蓮師範附設小學由二年級開始就讀。人生中最歡樂的時光就在花蓮的群山大海陪伴下成長,直到初三時因父親調職而全家遷居台北。


命運總是多舛,一股無形的風暴隱然成形,白色恐佈時期,一向與人無爭的父親卻無端失蹤達半年,念景美女中高三的何兆齡與台大四年級的姊姊,不畏辛苦四處奔走探詢父親下落,企圖營救父親,或許為早期的人生困境,造就她在工作上遭遇困難卻無所畏懼的精神力量。


提到父親的遭遇,何兆齡有些心疼父親,但也為父親的寬容忠恕而欣慰,他的父親年輕時為國家主權征戰無悔的與家人離散,好不容易全家在台團聚,還多了一個弟弟,卻毫無根據的又被誣陷而受冤。何兆齡記得很清楚,何爸爸被帶走的那一天的下午,先是上午母親被請到調查局問話,高三上學期期末考考完回家,還見到父親正在廚房炒菜準備晚餐,調查局兩名探員來家,稱母親不舒服要請父親前往接回。何爸爸隨調查局的人離開後就此渺無音訊達半年之久,隔日清晨何媽媽回來,兩眼暗沉,形容憔悴,顯然受過不少折磨。


何爸爸失蹤約半年後,一天中午在學校教官的陪伴下,何兆齡前往現為景美人權園區的秀朗橋軍事看守所內見到父親。她還記得當時兩人隔著一層玻璃,個人面前一具電話,兩人哭得跟淚人兒一般,幾分鐘就被哭掉了,還好一位軍官又給了一次機會,何爸爸殷殷囑咐:「這是時代背景,國家需要,我們做國民的只要配合,不要怨,也不要恨」。何爸爸在判受感化教育三年後移往土城清水坑的生產教育實驗所接受感化教育,三年中每逢假日何媽媽就做些爸爸愛吃的菜,全家在生產教育實驗所高牆內(現新北市後備指揮部)團聚一整天。

何兆齡回憶何伯伯那三年多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圍牆內環境寬敞清幽,設施在當年算是很先進的,猶如一座大學,除了不能隨意外出,課餘時間是完全自由的,父親說很多想讀而沒空讀的書在那段時間都完成了,也算禍福相依吧。何爸爸在期滿後復職教育部,直到六十五歲退休,在1998年,終於平反洗刷當年冤屈,並冤獄賠償,只是何爸爸於1997年離世,沒有親自見證平反之日,不過從父親一直到離世前每天仍要閱讀中央日報、特殊日子懸掛國旗、相信老人心中是無憾地的。




“進入台北工專就讀的那一天,揭開了她人生中職場中土木工程人的舞台序幕,人生職涯就在台灣的土木工程場域中留下一座又一座經典的作品後華麗轉身完美謝幕”



半工半讀立志土木人

家中變故發生後,何兆齡與姊姊共同扛起家計,為半工半讀在考上台北工專土木科(三專部),他要求到夜間部就讀。進入台北工專的那一天,揭開了她職場中土木工程人員的舞台序幕。


何兆齡在畢業前就有幾個工程單位相邀,在老師的建議下,進入聯勤總部工程署(簡稱聯工署)擔任繪圖設計,同時晚上到張德霖建築師事務所做結構設計兼職。聯工署工作穩定但不是何兆齡所要,兩年約滿,她接受張建築師之邀專職於張德霖建築師事務所,配合建築結構設計。在張德霖建築師事務所參與榮總中正樓(如今的思源樓)、癌症中心、第二門診大樓、精神病房等以及馬偕醫院、中國醫藥學院、陽明醫學院等建的結構設計。


由張德霖建築師事務所累積的醫院設計經驗,在中華顧問建築部為徵招醫院設計人員時,何兆齡徵得張建築師諒解離開了熟悉的建築師事務所,投身中華顧問,何兆齡是當時中華顧問中少數專精此領域的專家,因此得以參與許多至今依舊屹立於這片土地上的工程專案,例如花蓮監獄、憲兵司令部、公務人員訓練中心、華航生活區、電信機房的設計,到後來榮華計畫、中鋼擴建、地鐵、高鐵、捷運可行性研究專案等。提到憲兵司令部,何兆齡回想起一個也是中華顧問第一的案子,就是憲兵司令部內的「中正堂」,這是第一個無樑柱結構全用RC牆支撐的案子,十分的特殊。


學業完成再回CECI,嬌小身軀扛大責

1981年有機會到泰國理工學院電腦應用系進修,重拾學生生活,也讓何兆齡在個人電腦尚未開端前先行接觸到電腦輔助設計,對日後部門內人工設計繪圖轉型到電腦作業有莫大的助益,對電腦設計繪圖作業模式的導入與推廣。何兆齡憑藉著女性溫柔有耐心的特質,引導同仁對電腦設計繪圖產生興趣,怯除電腦作業時的憂懼心態,終究達成目標,讓所有設計、繪圖、數量計算等輸出作業全面電腦化。


何兆齡說,當初進入中華顧問是因有醫院結構設計經驗,卻與榮總新的中正樓興規劃設計錯身而過,因為當時她被派到中鋼第三期擴建工程,在南台灣的高雄與中鋼、中興、中鼎、富台等工程人員為擴建趕工。就此揭開南台灣兩年的派駐生活。(待續)

1982年完工的花蓮監獄(翻攝法務部矯正署花蓮監獄網站)



 

中華顧問導入AutoCAD電腦繪圖作業模式,節省不少時間與金錢。(示意圖/翻攝A Brief History of AutoCAD網站)

 

 


1551

延伸閱讀

  • 五月三十日 台灣工程之美攝影比賽得獎者出爐 CECI大賞由「工業尖兵」獨得

    中華顧問工程司為慶祝成立50週年,特別舉辦「台灣工程之美」攝影比賽,經過激烈的評...

    2019-05-31

    看更多
  • 「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用雙腳走出的高速公路-林松茂(下)

    時光快轉兩年,1977年時,中山高速公路也已經開始分段通車。家裡生活狀況也穩定,...

    2019-06-17

    看更多
  • 「CECI經典50系列人物誌」親力親為身先士卒,女性也有一片天—何兆齡(下)

    中鋼專案告一段落, 何兆齡北返後又投入其他專案裡。其中最令人注目的莫過於長榮航空...

    2019-07-03

    看更多